个人资料
shparis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阿拉斯加的那两个夏天

(2020-06-19 15:57:01) 下一个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真老啊,跨世纪了! lol),有两个夏天我是在阿拉斯加度过的。机缘巧合,当时的roommate 叫 Mark 有亲戚在阿拉斯加开钓鱼的resort,叫他去帮忙。我这个 roommate 是个四海为家的年轻人,每年都是大部分时间在世界各地边打工边逛,只有几个月住在我当时所在的 Boulder, CO。 他去打工,给我和另一位 roommate (也叫 Mark)寄来明信片问好。后来通电话,我随口开玩笑说了一句,趁他在阿拉斯加在 resort 里有吃有住,我去玩一趟吧?他居然一口答应,说完全没问题。于是我就真的踏上了去阿拉斯加的行程,完全是说走就做的一次行动。

从Denver出发,飞到西雅图,在西雅图转飞阿拉斯加航空到州府Juneau,从那儿乘水上飞机去 resort 所在的岛。那个岛只有用水上飞机进出,一周一班。所以那个resort的客人来钓鱼,都是以一周为一个周期。我记得当时是一个人一周$3,000,离开的时候送一盒真空包装的75磅的三文鱼或比目鱼(Halibut)。这种休闲方式在当时的我的眼里真觉得吃力不讨好还巨贵。$3,000一个星期,包吃包住,但不包来往的机票,包括水上飞机的机票,记得来回好像$450。那时从洛杉矶回上海的来回票也不过才$550。从西雅图到Juneau的机票也很贵,因为没竞争,只此一家,爱乘不乘。在Juneau登邮轮的也是从西雅图乘阿拉斯加航空抵达。

第一年夏天纯粹是玩,在阿拉斯加住了三星期。我对钓鱼不感兴趣,但既然来了,总得出次海吧?想着在船上躺着晒晒太阳看看书,晃晃悠悠的应该很舒服,还有吃有喝。我没想到我晕船,上午还行,吃了午饭后就不行了,整个下午把我晕的只能躺着,还吐了个天翻地覆,恨不得跳海死了算了。晕船的滋味真不好过。从此拒绝出海。这老美度假可真辛苦:一大早6:30就要出海,所以一大早6:00供应早餐;午饭是在海上吃,带着各式三明治、熏鱼、牛肉干、薯片、啤酒,等等。下午要到过了5点才回营。Resort 晚上7点供应晚餐。晚餐是一天的大餐,大客厅里四张大大的木头餐桌,全部坐满。工作人员负责给每个客人上菜。主菜就是当天钓到的鱼,有专业厨师每天变着法儿各式烧法。但没一种是我喜欢的,想着真是糟蹋了这么新鲜的鱼。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留住了三文鱼头,用姜葱蘑菇等一起蒸了,一人独享。把老美看的目瞪口呆。不过厨师到底是厨师,他也尝了,说好吃。后来经常叫我蒸鱼头,这种菜上不了台面,就我俩共享。这个胖厨师人很好,和我成了好朋友,现在都还有联系。他说我是他接触的第一个中国人,印象很好。回了弗罗里达后,他说他开始和中国人交朋友,感觉很好。

第一次在resort度假的最后几天,全部订满,人手不够了。Mark 的亲戚就问我愿不愿意帮忙,每晚晚餐时帮着分盘,上菜,撤盘直到最后收拾厨房。我说行啊,我以前打过餐馆工,小菜一碟。做下来他们很满意,因为一我的确是熟手,不用他们教我就会,二我服务好,笑脸相迎,来客们也没料到在这个旮旯里居然能见到异族面孔,图的不就是个新鲜感嘛。度假结束时我把机票钱赚回来一部分,意外收获,皆大欢喜。

第二年夏天正值我法学院毕业,准备考律师执照。Mark 又去了阿拉斯加打工。一天我接到他亲戚打来电话,问我愿不愿回去打两个月的工,他们提供机票等一切费用。我想了一想说行啊。因为我知道那 resort 里白天没人,都出海了,很安静,我正好可以复习准备考试。也就是晚上忙一阵子。于是我又踏上了去阿拉斯加的行程。

回到熟悉的环境中感觉真好。不过我的身份不同了,上次算是客人,这次是雇员了。我就得自觉地以工作者的态度来待人处事了。我是夜猫子,正好不用我早起帮忙准备早餐。我一般8点起床,resort 里已经空了,客人都出海了。resort 里有自己的厨房,储藏室,屋后还有个专门做熏鱼的木头小屋,24小时不断的在熏鱼。这个 resort 全部是木头搭建起来的,是主人一家找了亲戚朋友一起建的。碰到下雨不出海的日子,Mark 他们就会继续扩建和修整建筑。我到了后他们给我加派了活儿,当然工资也是加了一倍。上午我要和另一个年纪大的女士一起打扫清理每个客房。不记得总共有几个了,反正两个人要花一上午整理清洁,从换床单,吸尘,到清洁厕所,然后洗床单。我的洁癖和对清洁的超高标准就是那时被训练培养出来的。resort 绝对是5星级标准。我开始的一,两天都被要求返工,未达标准。后来做熟了,比那老女人(她训练我)做的还好还快,年轻嘛,力气比她大,眼神儿比她尖,手脚比她快。

我很感激这段体验,让我学会不少,小到各种清洁剂和用品,大到了解了自己的忍耐底线。Mark 的亲戚(resort 的主人)后来对我赞不绝口。他们都是动手派,学历并不高。倒不是完全因为见我一法学院出来的人居然愿意干这种脏活累活,而是他们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中国女孩那么能干,能吃苦,他们很佩服。所以他们给了我绝对的自由,只要我上午把活儿干完,下午我完全自由,可以安安静静自己复习考试。厨房和储物间我可以自由进出,爱吃啥拿啥。这可是特例,只有厨师是有权进储物室的。因为岛上所有的吃喝都是靠水上飞机运进来的,必须严格计划消费。只可惜那儿我爱吃的零嘴不多,除了酸奶和熏鱼。薯片之类的我不爱吃。所以,我考律师执照的准备过程中有一段是伴随着阿拉斯加自制熏鱼的味道的。后来有一位客人,是Omaha, NE一家刑事律师事务所的老板,饭后和我闲聊了几次,他说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刑事辩护律师。我说我不行,虽然思路逻辑清楚反应也快,但英语口语是短板。他鼓励我不要怕,熟悉了以后也就那些个词和句子。他要我考完律师执照后去他的所工作,连工资都给我开好了,按当时标准就很高了。我回 Denver后想,妈呀,这Omaha鸟不生蛋的地方,我去干嘛?离哪儿都远。工资再高也不去。赚了钱都没地方用。他很为我可惜的。我们后来在纽约又见过一次,全美律师协会年会。他见我在纽约做的不错,也为我高兴。这都是我去阿拉斯加时没想到过会有的经历。

下午5点过后又会忙起来,先是等出海的回来了,我会帮忙一起洗鱼杀鱼然后马上真空包装冷藏。Resort 有全套设备。鱼处理完了,我和 Mark 会开小船开出去离岛远一点的海面上把鱼杂倒入海里。这会引来鱼鹰追逐血水捕食。所以一倒完鱼杂,我们就得开足马力赶紧离开现场。很好玩也很刺激。

原本是计划两个月,九月结束回家。没想到九月要回家时,阿拉斯加来了大风暴,水上飞机停运。岛上就剩我和 Mark 原本是做收尾工作,然后一起飞回 Denver 的。这下可好,走不了了。在空荡荡的 resort 里就我们俩晃来晃去,窗外是暴风骤雨,我从没经历过那么强的风,根本无法在室外走廊里行走,我是连门都自己打不开。因为每年九月份开始岛上就关闭,所以储存的食品不多,尤其是没有了蔬菜。厨师也不在,我和Mark就只能准备简单的食物。结果有两天我们只吃阿拉斯加大螃蟹和Oyster,因为圈的水域离resort不远,看雨停了赶紧开小船出去捞几个回来。我都觉得自己血液里只剩高蛋白了!还有就是熏三文鱼。害得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包括现在)都不爱吃三文鱼,吃伤了。比原计划在岛上多待了两星期,终于有一天水上飞机来了接走了我俩。水上飞机飞的不高,基本是贴着水面然后是山体及森林的面飞的。真是初生牛犊不怕死,我现在想想后怕。叫我现在再去乘,我大约不敢了。

夏季的阿拉斯加是白昼。两个夏天,我经历了她的6月到9月。两年的7月4号是在那里过的。等到过了11点才放的烟火,仍然很亮。太阳不下山,只有到了半夜2点才算是落山了,仍然是可以读书的光线。不过我觉得那里时光变化很快,到了8月日光就越来越短。见到过三次极光,一次在 resort 后面的山坡上,那儿有一个人工造的温泉池。正在水里泡着呢,有人喊极光来了。抬头一看,一道绿色的透明的帷幕在天际闪现。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极光,当时并无太大感觉。第二次不一样了,是在半夜。被人叫起出海看极光。海水是漆黑的,天空布满星星,看着很肉麻。忽然就出现了极光,先也是绿色的帷幕,这次因为在海上看,360度无死角,就震撼了,感觉人是被罩在极光下。海水反光星星和极光,天水一体。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惧,好像瞬间自己就会被融化消失。后来又出现了彩色的极光,时间很短。这是一次超现实的体验,永生难忘。第三次就是在岛上看见的,时间不长,维度也不大。

当时还用胶片照相,所以好多美景不像现在手机马上可以拍下留存。不过留在脑海里的底片是抹不去的。

这些照片都是扫描或对着纸质照片翻拍的,所以不是太清晰。

Resort 是建在水边的小山坡脚下,只有靠船和水上飞机与外界通行。小渔村在山坳里,从resort过去要开小船。

主楼,我就在这楼里住了两个夏天

山坳口,水上进出都必须通过这个隘口,resort 就在照片的左面。我天天在resort的码头栈道上观察光线的变化,有时也是因为太无聊。远景是雪山,扫描不清楚,和云连在一起了。

这张清楚一点:

这是我和Mark一起驾小船到山坳外的海面扔鱼杂时经过的水道所见的画面:

各种黄昏落日景色:

在外海面的水里

鱼鹰追逐

从山坳外海驶入隘口所见的resort,右面的建筑

各式水上飞机,每周进出一次,运客人,运货物。我有时就像那只狗一样,翘首盼望飞机的到来,并不等什么,就是想每天一样的日子有点变化,尤其是第二个夏天,待的有点久了。这张是在扔鱼杂回来时坐小船里拍的,狗狗每次都等我和Mark乘坐的船回来。

这是从Juneau 出发飞往 resort

在水上飞机上掠过森林和河流

第二年夏天抵达resort的码头栈道,狗狗已经认识我,跑来迎接我

钓到的鱼

捕鱼归来

清理鱼,真空包装冷藏,客人离开时赠送每人75磅的鱼。我也有,带回Denver后分送给我姐,我曾经工作的律师事务所。我因为从阿拉斯加回Denver后马上就离开,开车横跨去了纽约。

7月4日庆祝国庆特别餐

这是7月初晚上9点多的太阳。国庆日,小村的居民聚在一起喝酒玩游戏。这是在一根木头上涂了cheese,很滑,看哪个人可以走的最远。毫无疑问,所有参与的人最后都掉到了水里,很欢乐。

国庆日留影

老板和他的儿子。在水边长大,从小就被训练爱水,爱钓鱼。

闲暇日到小渔村里逛,先开小船进去水湾里,然后就是长长的木栈道几乎把全村连起来。不同天气,不同时辰下的渔村景色:

村公所 lol

水上木栈道

出海

海上所见:

海上落日晚霞

野游, 踏足的地方据说是处女地,千万年没有人迹。捡了根老鹰的羽毛,不准带回。后来偷带了几块鹅卵石回Denver,现在还在我的公寓里放着。

回Denver时在Juneau停了一夜,去万年冰川一游,觉得得看远景比较壮观

融化的冰块

停在Juneau的邮轮

以一张明信片的美片结束,阿拉斯加,何时再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sleepycat 回复 悄悄话 赞! 我在那里呆过9天,有生之年还想再去!
Bordeaux94 回复 悄悄话 格利 发表评论于 2020-06-19 20:17:42
好酷的一段人生经历。
+100
老村 回复 悄悄话 一个子,赞!
塞尚 回复 悄悄话 真棒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beauty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好酷的一段人生经历。
flyingdust11 回复 悄悄话 好牛啊,考bar期间还可以有这么棒的经历!一般都是足不出户的:) 照片很美!
忧国忧民一屁民 回复 悄悄话 好贴子,这样玩才过瘾,可惜我们老了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赞经历!到处走的经历本身就是财富。赞楼主能干。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