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shparis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我大姨夫半个世纪前的故事

(2019-09-15 16:53:43) 下一个

今年914日是我大姨夫逝世18周年。其实,如果不是我表姐在朋友圈发文,我也是记不住这个日子的。毕竟我大姨夫过世时我早已不在国内,没出国前我们之间走动也不算多,尤其是人年轻时对这种亲情并不重视,都在忙于如何安置自己的青春。

 

我表姐发的朋友圈

 

 

 

 

我家当时和我大姨夫家住一起,文革开始时,时任上海市委要职的大姨夫受到冲击。家里来过好几波红卫兵抄家,院子里的一口井被扔进去了不少我外婆从老家带出来的宝物。现在只留下了几幅八大山人的扇面。

 

我家住的是独门独户的花园洋房,有大铁门平时是锁着的,不按门铃、里面人不去开门、外面人是进不来的。我这小屁孩就是人来疯,一听到门铃响就想冲出去开门,也不管、不知是谁。人还没大门锁高,要踮着脚才能够到开门的锁。当时也就一个手手指扳扳都有余的年纪。这就闯祸了!一天,门铃一响,我就冲出去开门,外面是一帮红卫兵,直接问我:XXX(我姨夫)在不在?我嘴快:在!在楼上。一伙人直接冲上二楼,后来据说是把我姨夫从躲藏的壁橱里给揪了出来,一阵混乱后,我姨夫被带走了。以后发生的事我并不知道,当时也不懂。只记得从来疼我疼的要命的我的外婆即时给了我一个重重的毛栗子(用手指重敲脑袋),骂我:叫你跑的快去开门,人家问你你不会说姨夫不在家啊?我当时委屈得很,你们不是一直教我小孩子不要说谎吗?我想不明白了。

 

后来,我姨夫恢复官职,负责外事,经常出国。上海和横滨结成友好姐妹城市时,我应该已经上学了。我大阿姨曾经送给比我大好几岁的我的姐姐一双从日本带回来的拖鞋,黑平绒坡跟鞋底,红灯芯绒鞋面,上面缀着一个黑绒球。我姐宝贝的要命,不准我摸,更不准我穿。这双拖鞋大约是我对时髦物的启蒙,什么是高跟鞋,至今印象深刻。每当我在鞋店看到有小女孩穿着大大的高跟鞋走来走去,我都能感同身受她们的快乐,让我想起这双拖鞋。

 

我大姨家后来搬去了康平路100弄,我也长大了。我的表哥表姐们结婚时去过几次,也跟着我外婆常常去串门。只要我大姨夫在家,他总会出来和我们打招呼,我大姨夫见着我,总是笑眯眯的摸摸我的头说毛毛来啦,然后进他的书房工作。我羡慕极了他的一排有玻璃门的书柜。我现在喜欢书、喜欢大大的的书架,莫非就是当的潜移默化?不得而知。

 

如今,我的大阿姨和大姨夫都已作古。他们革命一辈子,历经坎坷。毛时代的干部真的是清廉,对自己要求严格。他们是真的相信主义真,一辈子为理想奋斗。

 

我在我家旧居大门口留影

 

 

我大姨夫的旧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