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居

关了一道门,打开一扇窗。
正文

死后

(2011-05-29 22:30:14) 下一个



昨天看到一篇美文“考古漫谈之当他爱上一个人”,谈生死、合葬和爱。让我重拾过去与死亡话题相关的片断。

女儿4-5岁的时候,我们住在东部。周末去中国店买菜,会路过一个墓地。若不是有一块块墓碑,看上去就是一个公园。草坪细密柔软,修剪得宛如一块巨大的绿绒地毯。去买菜,都是上午九十点钟光景,晨阳斜洒,印象派风景画作一般。

一日,女儿坐在后面的car seat上好奇地问我:妈妈,为什么有一块一块的石头?
我答:是墓碑。人死了以后埋在这里。石碑上刻着他们的名字。他们家里人来看望他们的时候,能找到。
小葛不语。过了一会她突然说:妈妈,你死了,我会把你埋在厨房。想你的时候我就把你挖出来,不用开车这么远。

那是迄今为止我和小葛之间唯一一次关于死亡的对话。

等等吧。
等她再大一些,我会把自己的愿望告诉她。我死了以后,请不要把我埋在厨房,也不要葬在墓园。火化,把骨灰撒在太平洋里。一部分可能会被海水冲到大洋彼岸,我出生成长的地方;一部分散落在这边的海岸线,陪伴继续在此生活的家人。

曾把这个想法告诉葛公。他不允。他坚持要下葬,而且要和他葬在一起。我很想和他说,让我一个人可以吗?我们越过了伤害,代谢了痛苦,把对方变成了彼此的亲人。让这些刻骨铭心的悲欢、感伤和爱恋统统留在这辈子吧。

正如在很多方面我们意见相左。关于死亡我们也有不同的看法。我一直认为生命在最璀璨的时候戛然而止是件幸福的事情,而且我的确希望自己能在无痛无疾的情况下突然离去。当然,这必须是在父母过世而且小葛成年自立以后。

我的驾照上有个粉色的小点点,意味着我愿意把健康有用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那将是此生做的最后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雨夜听琴 回复 悄悄话 我很想和他说,让我一个人可以吗?我们越过了伤害,代谢了痛苦,把对方变成了彼此的亲人。让这些刻骨铭心的悲欢、感伤和爱恋统统留在这辈子吧。
喜欢这一段。
graceus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小泥山的评论:

hug!
小泥山 回复 悄悄话 和阿葛想的一样一样的,咋这么有缘分呢?我围脖里面有记录,证据充分啊~~~~~
graceusa 回复 悄悄话 阿苏,阿松,石姐,盈袖:

我换个话题吧。
盈袖2006 回复 悄悄话 你们怎么回事,想这个是不是早了一点?~

我以前也常常有伤感厌倦,觉得死其实也是一种解脱.信基督以后就没有了,很充实坦然的.以前在遗嘱里写如果成了植物人或者没有正常思维就让我去,现在不行了,基督徒不能自行结束生命.

我本来就是不太在乎死的人,现在好了,那个变成了我回天家的好日子.我从没想过骨灰的事,我女儿想怎样就怎样吧.我只想他们在追悼会上唱唱歌,开心一点,因为我走的时候一定是开心的.

人其实真的很奇怪,什么都有,别人都羡慕的时候吧,自己却莫名地空虚厌烦.还好我现在不这样的,灵魂找到了来处和去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我也在考虑捐器官的事,说明上说无论拿多少,都会将捐献者的身体恢复尊严.我很安慰.因为我的一个好朋友是肾科的,常常会去取肾.听他讲起来,真的是如狼似虎,一拥而上,各取所需,不把尸体当个人,不过中国多数取的都是枪毙犯的.我总觉得对人的身体还是要尊重.
石库门 回复 悄悄话 我们也讨论过此事。村长想和我一起葬在他父母的墓地,我想撒在海里,我们俩谁先走了,就等另一个,然后一起海葬,干净,简单。我母亲也跟我说她要撒在海里,我答应了,但是又有点不忍。今后怎么扫墓呢?
也还没和儿子谈此事,再等等吧。
非常认同你的说法,与其自己痛苦,家人受累,还不如“安乐”死去,一了百了。不过,也同意你朋友的说法,我们还没到那个时候,人都是会变的。看过这样的例子。死,是要勇气的。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诚祝你万寿无疆。 :))--ZT
苏乡门地 回复 悄悄话
不愧是研究生命科学的人! 我没选择捐献。

至于善后的事情,若能有自己信得过的人来处理是最好了。尽可能少给人增添心理或经济负担的走法就好。

如何简约,环保,如何处理:)) 尘归尘,土归土。
graceus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weetie遐思的评论:

我不曾想过是什么原因促成了我性格里忧伤的一面。
这些想法不是一蹴而成,而是慢慢清晰起来的。得到你的认同,觉得欣慰。
写博的真正意义在于在形成文字的过程中理顺思想,进而得同道之人肯定。
graceus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玄米的评论:

我倒没有来生有约。
如果,婚姻注定要让人承受如此多的煎熬和挣扎,那我宁可来世独身。
父亲的事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想得多也没有用啊。兵来将挡。
sweetie遐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graceusa的评论:

原来我们之间的想法是如此地想像,你的每一个念头我都有深刻地体会,赞同你说的“看开了”,我自小就认为是“一种真正的解脱”;而且我也常告之家人让我优雅的活着和有自尊的离去,我会选择“安乐死”。这些都是我真实的思想,也许缘自幼时经历的所谓“文化革命”吧。因此,在我那乐观豁达的心灵最深沉始终占据着那份忧伤与敏感。

玄米 回复 悄悄话 我前段日子正式告诉老公,我死了把我葬到妈妈的墓地,我已经心里想好了不会和他合葬,不过还没有告诉儿子。不过早就告诉儿子,我要是老糊涂了,就把我扔到山里去,我不要那样没有尊严的活,还要考验别人的忠诚。春天儿子在家时,我又说起,话没完,儿子说我知道把你扔到山里去。听了以后有一丝悲凉。
我家现在比较复杂,我都在害怕以后还得为老爸的骨灰打官司,据我妹妹说,国内现在有法律规定,发生争执,各分一半!我的个娘,我妈妈墓碑上是刻好两人的名字的,爸爸的颜色是红的,等到入土时再描黑。
同床共枕说是千年修的,我怎么觉得像是偶然呢。我可是来生有约的,下辈子一定要让那个人兑现承诺,和那个让自己心动的人度过一生,那样才是无怨无悔。离开之时也是开始之时,不怕。
graceus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weetie遐思的评论:

我是看了合葬的文章有感而发罢了。其实这个问题看开了,就没有那么沉重。姐姐可能看出来我偶尔会有厌世的情绪,我不否认。在没有小葛之前我觉得自己是为父母活着,不想让他们承受白发送黑发的痛苦;有了小葛以后我就想我至少要活到她能自立以后吧,我怎么可以生她却不养她?

活着,健康地活着,而且很enjoy活着,当然好;否则,到另一世界去何尝不是解脱呢?对那些自己选择结束生命的人,我不觉得他们懦弱。死也是要有勇气的。他们不是看不开,而是完全看开了。

我一个朋友和我说,人的求生愿望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强烈。我们现在还“年轻”,不懂得死亡意味着什么,所以,才希望无疾无痛的速死。等我们到了老朽的时候可能就不这样想了。

听了他的话,我真担心以后自己会老糊涂了产生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想法。所以,我会在自己还有能力正常思维的时候写下我的真实想法。让家人知道如果我不再有能力照顾我自己,请不要尝试人为地延续我的生命。我不要成为任何人的负担,请让我有自尊地离去。

sweetie遐思 回复 悄悄话 GraceMM 怎么聊起了这个叫人沉重的话题呀?来你家客厅闲坐久了,发现MM你是位思绪活跃,生活有追求,但却常散发着些许淡淡地...... 不过我是能够读懂的,读懂那份情愫,人生就是这样,记住此一时和彼一时,这个话题没什么可怕,但风华正盛的你还是少去想它吧...... 开心地享受每一天 。

诚祝你万寿无疆。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