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朦胧 索朦胧

秦照的朦胧诗,探索诗。始建于2008。11。26。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种豆(1) -《瓦尔登湖》笔记

(2018-03-11 13:19:56) 下一个

种豆(1) -《瓦尔登湖》笔记

 

已经种了七英里多的豆子

却还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

或许这是因为我爱上了这片土地

或许这是因为我爱上了这些豆子

有时候人会莫名其妙地重复某一种劳作

大概是因为寂寞

 

我的笛声今夜再次唤醒这片湖水的回声

松树还是生长在原地,已经比我苍老

或者只剩下树墩,或者树墩也被我用来烧饭

要么四周或许有很多新的松树,像一颗颗新的眼睛看着天

不过老树根处生长着同样的草

这些草比豆子玉米的叶子要精瘦

这些草生长着,并不在乎自己的果实是否丰盛或者妖娆

这些草就这样生长着,没有理由,不为什么

偶尔还能在锄地时翻出一些箭头

看来这里曾经有古代民族

他们消失于草根里,默默无声地看草长草衰

 

我种豆子不用工具也不施肥

这是介于野生和开垦之间的一种古典哲学

锄头高唱着牧歌,豆子欢快自由地生长

而垄沟里本该撒上的肥料

就用我的辛勤劳作来代替

真正的好肥料,或许就是头上不远处响起的

无忧无虑的鸟鸣

或者是没有史籍没有记载的某个民族的魂灵

 

他们的灰烬他们作战狩猎用的武器

在我的锄头翻弄下,再次排列在阳光下

不信你听

这些曾经被火烧过的石头碰撞我的锄头

音乐之声传到树林传到天空

 

我种的不是豆子

我也不是在种豆子

这些无法计量的搜获

被夜鹰看到

它把这些收获盘旋着带向天空

天空被它的翅膀划破,落下无数的小精灵

这些精灵发出某种奇妙的声音

然后落到犁沟里,到处都是

 

节日的礼炮和军乐在回响

遥远的巴勒斯坦的地平线上走来大队的十字军

树梢在颤抖

豆子在疯长

我的州我的祖国如此安详

有些人在波士顿在罗马投身于艺术

另一些人在印度的恒河里思索着人生

更多的人在伦敦在纽约这些大都会里忙着挣钱

而我跟那些新英格兰的农夫们一道

乐此农事

 

花花世界纵然有无限魅力

可土地上总得有人在劳作

再好的肥料也比不上勤劳的锄头不断翻起来的泥土

这些泥土富含盐份,力量和美德

因为土地在辛勤劳作的陪伴下会焕发无穷的生命力

农民懂得,他们种下的岂止是豆子玉米

其实是诚实,真理,纯朴,信心,还有天真,。。

 

秦照于2018/3/1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