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朦胧 索朦胧

秦照的朦胧诗,探索诗。始建于2008。11。26。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曾经城市

(2011-07-04 09:27:56) 下一个

曾经城市

 

我曾经像女人一样泡在水里洗澡

看着自己腿上的毛变成一根根浮木

在水上漂着

看着自己的胸肌像一片片长着水草的

湖底,从水底慢慢泛起来,让大大小小的船

搁浅

而现在漆黑一片

通往浴室的长长的通道涂满污泥

一排排水龙头像干涸的岸上死鱼的眼睛

偶尔看到红色的锈斑

 

大街上几乎所有的警察都开始脱去衣服

像日本人韩国人一样开始裸奔

一个问路的裸奔者跑过来问我,知到那个

著名的好高中在哪里吗?好像

是在一家很大的按摩院的邻居,因为院子里

老是冒着袅袅的白烟,那或许是洗澡的水汽吧

 

女人们早就不穿衣服上街了

她们身上涂满了色彩,摆出各种

溶于大自然的姿势,让素食者们

随意从身上采取各种果实,

据说这样绝对长寿

已经不需要窥视了,对面的

高楼每一个窗口都不挂窗帘

清楚或者依稀,愿意或者不愿意,

女人们的阴部高高扬起来对着太阳

开成饱满的向日葵

在风中毫不摇曳

 

大海开始翻滚, 冒出来无数的

黑色潜水艇,它们装满黑黑的石油,

溢出来了溢出来了

从此大海成了丰厚的油田

我们像沾满油污的水鸟

沉重的步伐敲击着沙岸,

岸裂开

从巨大的缝隙里升起一只

巨大的船,没有桅杆没有缆

 

我剃光头披上白床单

逃进寺庙,却闯进一个

巨大的藏宝室,室里

满目黄金珠宝,于是

我也变成黄金筑像,

手里端着K47保护自己

不要被贪婪的人抢去买了

或者收藏进黑黑的密室

 

漫长的红地毯上

一匹匹黑色的马

昂首扭捏着,四只蹄子上

穿着四种颜色的高跟鞋,铿锵倜傥,

一场大雨过后,红地毯上

涂满黑墨,马,原来都是白马。

这些马飘啊飘,然后落进

雪白的大米里,在另一场大雨过后,

变成轻浮的塑料,同这些溺死的人们

共同漂浮在高速公路上。

 

巨大无比的飞机

翅膀镶嵌满满的太阳能电池,

飞呀飞呀也许可以飞上月球,

机舱里坐满了大腹便便的人,

他们携巨款拿着假护照闯月球,

而他们的子女正拿着火星上

人类大学的假文凭

自己驾驶飞船直奔他们出生的城市,

他们学会了断背,学会了

在网络上入党当官发财,并且

在华尔街上将只有两个人的公司

挂牌上市,学会了以

不同的性别笑媚爽朗豪放淑雅。

并且执着地相信党中央。

 

天上开始不停地下雨

我们才发现我们生活在

能永生的方舟里

我们兴高彩类地摇旗呐喊着

向远处的沙漠航行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去

拯救那里快要渴死的

民族

 

船头的旗帜上

画着条条刀痕与摔碎的血滴

浪花,像极了一张张一片片绿色的纸币

滚滚迎头而来

 

秦照于2011/7/4。梦成,残缺,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