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朦胧 索朦胧

秦照的朦胧诗,探索诗。始建于2008。11。26。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荒城

(2011-04-21 06:52:53) 下一个

荒城

 

茫茫戈壁太阳很辉煌

黄沙红土厚厚的围墙

很多高高的摩天大楼或许是鸡蛋的模样

广场上的喷水池边

温顺的鸽子们个个满足地小声低唱

这里的街道不拐弯

这里的马路没有牌

下午的太阳斜斜的看过来

横竖的影子着实一张巨大的网

忙忙碌碌或者无所事事的人们来来往往

都像在

就要被收起来的网里的鱼群

他们的前途就是

集体死亡

那些逃漏在网外的鱼,个个浑身

沾满或者排泄着毒物

互相毒着彼此,残疾着生存

水在哪里?

早已在天上

成为浮云却迟迟不下雨

有一些虔诚叩拜的人们

在方形的屋顶下

亲吻灰砖

脱了吧脱光

在这里还有什么要隐藏的吗

拿着笔,就可以肆无忌惮地

打砸抢

在被抢劫的精光光之前

让我们疯狂地

做爱

女人的高跟鞋已然是一种乐器

敲在弯曲的斑马路上

男人个个不用回头就都个个勃起

阻击手隐藏在树上

他们射出来的子弹

散沙一样,一打一大片

青瓷盘子里躺着几只油炸脆鸟

小心你的牙齿,一口就能咬出来几粒

散弹

掌柜的嗤嗤地笑着,我市阻击手他爹

街上到处是抛弃的车辆个个成为锈铁

油已经凝固成另外一种金属根本就不在元素表之列

什么?炸鸟用的?你真傻,那时千年前下水道里流出来的

看吧,我看到如此多的人非常非常淡定

站着像地瓜

躺着像土豆

坐着像皮球

他们的基因是个圆

树上的叶子各个像飞镖,在春天里最锋利

高高地悬挂在天上闪着银灰色的光芒

随时会落下来

这些就是这里的雨

我每天用什么消遣?

看着街道上的人群

给他们起名字

然后忘掉他们

 

 

注释:一气呵成未完版, 不知道何时能写完,算了算,就此搁浅。前瞻前瞻。

秦照于2011/4/2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