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_Hope的博客

身无万贯盈家彩,心有一书翰墨香。
正文

庚子2020年纪事 -- 武汉肺炎 (二)

(2020-02-24 08:39:34) 下一个

庚子2020年纪事 -- 武汉肺炎 (二)

 

三十六. 染疫而死,便是他杀


只此一句,可否震撼你的灵魂?

只此一句,便见生命的高贵,尊严,与桀骜不羁。

 

今天,每个人的手心里,都应该写下这句话:

“我若染疫而死,便是他杀。”

 

染疫而死:语出向欣然(重建黄鹤楼的设计者),见方方日记2020年2月20日。

 

三十七. 法律的准绳

 

故意而为致人死,是故意杀人,

无意而为致人死,是过失杀人。

 

两千多人死了,
凶手,是一群病毒和一群蝙蝠。

 

在病毒和蝙蝠以及他们的帮凶面前,
法律的准绳,四分五裂。
 

三十八. 2596,你叫什么名字?

 

2596,你叫什么名字?

你沉默不语;我的心,被你深深刺痛。

 

即使你明天不再是2596,求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求你,不要让我的请求,徒然而返;

我求你,不要再逐级而上,走向那令人不寒而栗的高处。

 

明天,后天,无论你漂流到何处,我都要找到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我要写在手里,刻在心底。

 

我还要,带上你的名字,来到波涛滚滚的长江边上。

在那里,在蓝天下,

一笔一划,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写下来。

 

截止2020年2月23日,2596人染疫而死,他们的名字,至今还没有公布,以后也不知会不会公布。

 

三十九. 请你不要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这样的话,总是自欺欺人。

如果你被扔在黄袋子里,抬了,烧了。

如果你发狂地冲向你永远追不上的灵车,凄声哭喊:“妈妈。。。。。。。。。。“

 

为了下一个寒冬永不到来,

请你不要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四十. 那一道划破长夜的哭喊声

 

漆黑的夜,苍白的车。

缓缓开动,前行。。。

 

“妈妈。。。。。。。。。。“

 

那一道划破长夜的哭喊声,

将我的心,深深刺透。

 

夜,更黑了。

 

那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将长夜划破 ----

 

“妈妈。。。。。。。。。。“

 

四十一. 湖北换将("蒋")

2020年2月13日,上海市长应勇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罢官。新书记上任之日,湖北省病例数暴增近一万五千,前书记种的果,还是前书记吞了吧。

 

厚积时来日暴增,
新官上任破寒冰。
应征挂帅夸奇勇,
老吏新冠俱可胜。

 

四十二. 湖北官场地震

2020年2月13日,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遭罢免。

 

弄潮江汉说英雄,
浪起中洲势转空。
祈命超良无济事,
一朝下马坦途穷。

 

四十三. 武汉易帅

2020年2月13日,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任武汉市委委书记,马国强"下马"。新书记雷厉风行,开展挨家挨户排查。

 

动荡官场入史书,
沉疴新疫治犹疏。
一朝走马开王道,
拉网排查堵漏鱼。

 

四十四. 江城易主

2020年2月13日,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遭罢免。

 

黄鹤楼前传壮语,
江涛浩荡永流长。
扪心士子天知道,
负命中原为国强?

 

四十五. 洗牌

时局旁观清更浊,
风来雨去剩炎凉。
牌中高手从容洗,
换尽兵丁始见王。

 

四十六. 汤药

一岁新春花未至,
偏余流毒领风骚。
惜无扁鹊医顽疾,
陈药还须老火煲。

 

四十七. 湖北人与鄂字车

武汉封城之后,全国一片恐慌。湖北人与鄂字车出省,基本上人见人撵,挖断路,筑高墙,各种办法都有。

 

八方御驾自徜徉,
千里单骑路断长。
鄂字人牌前莫去,
回头方是尔家乡。

 

四十八. 孕妇出征

大疫当前,时见孕妇出征的报道。精神可嘉之时,此做法是否值得推崇,尚待商榷。

 

木兰声誉古今同,
老母出征天地功。
长使须眉多愧色,
况由小宝说英雄。

 

四十九. 武汉病毒所80后新贵

人家无子似曹刘,
巧养千金出阁楼。
仕女新妆思嫁处,
一从佳婿便封侯。

 

五十. 红袖章

红袖章没有源远流长的历史,但它比任何魔术师手中的法术,还要魔幻。

 

贫贱身家未敢鸣,
端凭衙府又征兵。
红章上袖来神气,
一扫卑颜道骨生。

2020年2月24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