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Tiziana

(2015-09-15 23:28:53) 下一个

我儿子杰福瑞最喜欢意大利饭, 我最喜欢意大利的城市建筑, 饮食和艺术。那年我去意大利Bologna,开始我还不太愿意,因为我想先去罗马, 米兰, 然后再去其他城市。没想到到了Bologna,我就真爱上了它。

 

英国不缺古老的街道, 可Bologna和英国的古老迥然有别,Bologna带着中世纪地中海的味道,宗教色彩特别浓厚。和英国一样,Bologna保留了古城优秀的建筑, 街道是17,18世纪的石板路面,建筑象迷宫一样,左接一个庭院,右出一个楼台,一个楼就象一个巨型楼群, 英语叫Compound。走在黢黑的楼房间, 我想起的就是罗丹的话: 建筑是流动的音乐。

 

我在大街上无目的地走着, 脑子里浮现的是电影〈牛氓〉的画面,穿长袍的红衣主教, 三三两两的嫫嫫,还有穿着古板的19世纪呆板的Bologna人。我走在画里, 走在自己的思绪里, 想象着立柱后面掩面而出的传教士。Bologna还是有名的大学城,音乐美术非常有成就。

 

有了杰福瑞后, 我常跟他说: 等你再大点, 一定带你去Bologna,那地方太漂亮了。杰福瑞在伦敦的Montessori幼儿园,有个小朋友叫Mattia。他父母是意大利人, 而且是Bologna的。我们很自然就成了好朋友。

 

Mattia一头金发, 卷卷的, 大眼睛,很精神, 小个儿, 小短腿,跟杰福瑞同岁, 老跟着杰福瑞后面玩。

 

Mattia的妈妈Tiziana,是舞蹈动作设计, 在伦敦大学里做艺术老师。她40岁左右, 中等个儿, 跟非洲人是的蓬头发,眼袋松, 耷拉着, 板儿牙直挺挺立那, 从不摇摆。Tiziana不象是搞艺术的, 至少身材不象,尽管她极力打扮时髦,想和她年轻的丈夫保持一致, 但她的打扮总是让人觉得多此一举,和她的气质不一样。她喜欢戴帽子, 每次戴上那个夸张的大帽子,我就想起我老公说我们亚洲人不会戴帽子,样子和身上的衣服不附。但Tiziana有意大利人的热情, 有欧洲人特有的独立, 坚定。其实我们在一起时, 我想不起Bologna。她让我的Bologna印象减分。

 

与她相反,Mattia的爸爸Marco,年轻英俊,白白净净的脸, 个头儿不高, 30岁左右, 特别爱打扮。平时爱低着头,手插兜, 穿西装, 脚下总是漂亮的镂花皮鞋。Marco是真正的艺术家, 他在大学里学美术, 现在做美术摄影,作品经常在国际上展览,在伦敦艺术界小有名气。Marco不善言语,加上英语不好, 很少说话, 有时说的话特好笑, Tiziana虽然英语也不好, 但比Marco好, 她常帮Marco打圆场。

 

我那时想做点投资, 问Marco的摄影作品,他给了我他的网址,说他是做当代艺术的, 不是现代艺术。我紧着在脑子里搜索这俩的差别,无果。回家打开他的作品,真的看不懂, 美女在我看来不美, 我也看不懂他的构思,一片漆黑, 我怎么也不明白他。8000英镑的摄影,他说因为是照片,随着时间要褪色。我本来就看不懂, 这下更不用说了, 8000磅过两年变白纸了, 这不符合我的增值投资。但对Marco的羡慕,始终有增无减。他是真正的Bologna人, 他让我看到Bologna的艺术细胞。

 

其实Tiziana和Marco挺般配的, Tiziana象老妈子一样照顾什么都不管的Marco, 还给他生了个漂亮儿子, 家里家外都能张罗,Marco特别省心。

 

2008年, 他们结婚了。那天正好我病了, 我老公Richard带着我儿子杰福瑞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他们的婚礼也与众不同,他们包了漂亮的船, 在泰吾士河上漫行, 鲜花美酒,还有Mattia和杰福瑞。我在家躺在床上猜想着淫雨霏霏中那个浪漫幽雅的婚礼,为他们祝福。

 

离开伦敦两年后, 我们回去看他们,没想到俩人离婚了。我和Richard尽管觉得这是意料中的, 但还是觉得来的太早了点,非常很遗憾。Tiziana说他们俩人都各说个有理, Tiziana为Marco付出了很多,Marco却勃然大怒,离家出走不再回来。我知道Tiziana一直为Marco打理公司,负责Marco的财务和联络。Marco一心一意只管做艺术。我在想可能是Tiziana财务上隐瞒Marco。Richard觉得可能是Marco又遇到了年轻漂亮的。总而言之,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之后我常在Facebook上看到Tiziana,她越来越敬业, 被伦敦一所大学艺术系聘请做Movement tutor。中年变成了单亲妈妈,很辛苦,上岁数了还要努力练身板儿, 真不容易。她说她自己怎么都可以, 最担心的是Mattia。Mattia已经显露出单亲家庭的问题, 他会无缘无故发脾气,发恨, 从一个漂亮开朗的小孩到现在成天唬着脸, 象谁欠着他。

 

想起伦敦的朋友时, 想起Tiziana时, 我脑海里总有她忙碌的影子,和瘦小的Mattia那卷卷的蓬头发和抑郁的表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外面的世界 回复 悄悄话 Bologna我们开车路过,没有停过。要是有片片就好了。
林婧 回复 悄悄话 单亲真不容易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