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能说会道的大丫梨

(2009-06-23 01:08:48) 下一个

2009-06-23

雅俐是我的中学同学,非常聪明,能写一手漂亮的文章。在学校的时候,她总是好学生那类。她长的比较骨感,特别一般,头发老梳个油光的小辫,人小辫子粗,坠着老长,带着眼镜,金鱼眼睛老鼓鼓的,显得特老气。上地理课的时候,四川籍老师用土调叫她的名字,“戴雅俪”,拐好几道弯,后来我就叫她大丫梨。

 

丫梨开始在我们那片儿的银行工作,上班离家近,每天平平淡淡,是那种让人一看就特踏实的人。丫梨爸爸一年四季在国外跑,在那个年代,就算特有路子的人了。丫梨爸后来把丫梨送进了国家部委,做了公务员。从那以后,丫梨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的单位和她的单位斜对面,所以我们俩的接触就多起来,有时一起回家,一起出去玩。我是看着她一步步走向现在的她,但猛一回头,还是觉得很吃惊。

丫梨深受她周围有钱人的影响,开始她就是羡慕,后来就一步步这么走下去了。首先她那50年代的头发变成了大波浪,衣服不再古板,能说会道的嘴,还有那会说话的眼睛,让人不得不觉得聪明的女人一样招人爱。

 

丫梨善于观察,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更不耻于当面夸奖别人。马路上看见一个穿的好看的人,她能上去跟人家说:您真漂亮。淘衣服的时候,她发现卖衣服的小姐有个漂亮的眉毛,她就笑着跟人家说:有人说你的眉毛漂亮吗?丫梨到哪都跟人套瓷,这本事大概就是她吸引我的东西吧。因为我说不出来,嘴笨,特羡慕她把事情办的圆滑,轻松又成功。

 

丫梨人缘好,在单位,社会上总有人附庸着,也可以说她附庸着别人,她的关系网越来越大。但找个丈夫,她的样子还是有点困难。她也喜欢白脸小生,英俊小伙。后来有机会认识了她丈夫,一个文质彬彬的小生。他丈夫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国家单位,自己练摊。在那个年代,练摊的有钱没地位。丫梨爸怎么也不认这个女婿。拖了好几年,丫梨趁她爸不在国内的时候,跟小生结婚了。

 

刚结婚那几年,他们俩过的满小资的。丫梨眼光好,小生度量好,两人把家装饰的很有意境。一个简单的台灯,让她买回来,配上窗帘,床铺,放在她布置的角落里,显得格外精致。做的简简单单的米饭,酱汤,加点小菜,放进她的碟子里,摆在她刻意布置的饭厅里,打上幽暗的光,让人觉得特别温馨,特羡慕。

 

很快丫梨的同事朋友开始发财了,几十万已经是小意思了,汽车,房子也成了鸡毛蒜皮,丫梨觉得有点吃不住了。丫梨恨她老公挣不了大钱,又恨他没地位。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训斥小生。小生也有一堆朋友,在家训斥,小生就当玩笑,没当回事。当朋友的面训斥,小生的面儿就挂不住了,再加上和她父母多年的隔阂,小生不愿回家了,在外面搞了女人是后几年的事了。

 

丫梨对她老公是又恨又舍不得扔。用她自己的话说:“床上的活他能干”。听着这个曾经文静的女孩大言不惭地说她老公,说男人,我跟老处女一样什么都没说,静静地听着,心说:她怎么成这样子了呢?

渐渐的,丫梨老公在丫梨的世界里消失了。丫梨到处找不到他。他家不回,摊儿上没人,朋友接了他的生意,电话不接。后来丫梨单位分她一套房子,丫梨索性搬出来,自己住了。很快她老公就把房子换锁了,他们俩再也没见着面。丫梨气愤已极,家里家外丢面子,后来上了法院,登广告说她老公失踪2年,婚姻自动解除。

 

自那以后,她的最后一点顾虑也没了。她急于找个男人解决自身问题,甚至不在乎男的是谁。有一段时间找了个大个子的小弟弟,下了班,就在办公室里解决。上班的时候用眼勾男同事,下了班不让人家走。他们单位那几个男的也是喜欢占便宜的,有跑进口袋的,干嘛不捞一把。结果很快她对她的男同事有了评价。那些拘谨的,被她骂得狗血喷头,功夫深的见了她也赶快躲起来。当她带着怨恨跟我说起这些的时候,我想她一定后悔她那个能干的小生。

后来我就出国了,跟丫梨失去了联系。据说丫梨还是很牛,关系网很庞大。她能说会道,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要不是在男人问题上太露骨,她一定能在头儿的罩儿下升个官,发点小财。特别是她勇于献身的精神,令当今的小三们相形见绌。人家不想破坏别人家庭,就是解决临时困难。据说后来她家出了命案,她居然排除万难,上法院,找高检,为她退休的父母挑起了大梁。

我相信丫梨现在还是那么会来事,还会把人说的天悬地转。这个岁数了不知道会不会歇下一会儿。其实她也想有个安静的家,当初是她父母太强求她了。要不然跟那个小生也快儿孙满堂了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