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红

把鲜活的日子,装进文字里。。。
个人资料
红豆红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用哥哥的博文怀念父亲 文 by 三哥

(2010-08-09 09:54:52) 下一个


昨天晚上,三哥打来电话,难得他忙里偷闲,我俩竟然聊了半个多小时,聊起明天是父亲二十周年的祭日时,他告诉我他把一些保留下的东西,整理到他的博客里了。。。

我在家里最小,得到的疼爱最多,尤其是父爱,读着哥哥的博文,一遍又一遍,泪不知流了多少。。。

谢谢哥哥又带我回到了儿时,又看到了父亲的笔迹,又想起了妈妈做的鱼的味道。。。

我把它收藏在我的博客里,做个永远的怀念吧!

现在是农历庚寅年初一,自己一个人翻故纸堆。

昨天做了一个梦,很清晰,是我童年生活的那个小院子,不止一次梦见过,但每一次都不一样。我现在才明白,那条即像胡同又像院子的所在,其实已经成了很有质 感的画布了,它承载着我的全部过去。院子里生活着和我家最近老鲍大婶儿一家,薛哑巴、老于木匠,最里面是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与我们很多帮助的老陶大姨一 家。昨天的梦里,房子还是土房子,但是从里面到外面的路却都铺上了很高级的地板,而且做工很精细,连通到老银行对面的大路上的接口处理得都很到位。

在梦里,我沿着铺了崭新地板的路向外走,快到大门口时,在路的右侧,向里拐一下,有一间厢房就是我童年的家。醒了以后,我奇怪为什么没向里看一眼?但我知 道梦里自己的心口就有点堵,叨念妈妈已经不在了。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前两年做梦还多是她生前的样子,看来现在连在梦里都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

我的母亲真的很平常,也真的很坚强。是不是自己真的变老了,怎么越来越想到过去的事情,尤其是想起母亲,连潜意识里都在不断扩散弥漫。早就想写一篇关于母 亲的文字,迟迟下不了笔。刚才翻出来 1999 年 11 月 20 日写的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一首无词的歌》,那时母亲还健在。当时的文字,现在可能已经写不出来 了。现在的文字不自主的就掺杂了一些涩滞,皱纹无处不在。今年的母亲三周年祭,因为工作关系没能回去,所以还是整理一下,算作一个纪念吧。

一首无词的歌

许多名家都写过母亲这个题材,我想名人的母亲也有普通人母亲的爱,普通人的母亲也有名人母亲的胸怀。母亲 ---- 一个永远也写不完的题目。

在我看来,母爱是什么?是一首幽远无词的古老歌谣,是油灯下映在土墙上的巨大光影,是寒冷的冬夜拂我额头的一丝暖风,是一条长长柔韧的丝线总随我动。

在我童年单薄而光洁的记忆里,母亲的形象是在幽暗的灯光下均匀地扯着总也扯不完的麻线,纳着总也纳不完的鞋底儿,哼着永远也哼不完的无词歌调。土灶台上, 她的头发象被晨雾打湿的芳草,脸颊被火苗映得红红的。沿着嗞滋作响的锅水边,她把玉米面饼子一个个整齐的贴好。经常会遇到因为柴禾太湿,火不足,有的饼子 就溜锅,这时她就用手像拍不想睡觉的孩子一样,在饼子上面轻拍几下,饼子便乖乖的 “ 睡着了 ” 。她做这一切显得是那么自然、娴熟。

… … 看来这篇文章还是做不下去,毕竟是十几年前写的,重写还做不到,感到还是要沉淀沉淀。以后再写吧。把翻出来的二十多年前的几张速写贴上吧,现在也不画了。


说了母亲,也不能忘了老父亲。这张好像是 1986 年画的,父亲经常这样坐着。老爷子一生桀骜不驯,绝不会为五斗米折腰。嗨,也吃了很多亏。我曾经在 2005 年的父亲节时写过一首 “ 诗 ” ,纪念老人家。 “ 布衣绕烟雾,桀骜多贫苦。月影长四壁,杯酒溢满足。长长尘铺路,身形小且孤。老来乐子嗣,慈眉连善目。荒草葵花熟,正午影踪无。 ”


这张画的是母亲在剖鱼,母亲做鱼是一绝。母亲一生经历的太多,她虽然没有文化,却拥有海一样的胸襟,这是我一直不太理解的。在母亲周年时我写了以下文字纪念她。 “ 倏忽三百日,冰火两重天。历尽人间苦,谈笑燃纸烟。柔肩担道义,心怀纳海川。映日紫气轻,此时应若仙。 ”

 

1990 年 8 月时父亲就病重了。记得陪伴他十几天,感到稍稳定了,我就要赶回部队,他知道我要走,流泪了。这在他一生中都不多见。那时我就会摄影,没有心思带相机,就用最普通的白纸和钢笔画了几张速写。


我手里保存着两封父亲的信件,一封是写给我的,一封是写给哥哥的。他最反对我们为了照顾家,而回原籍。认为是目光短浅,缺乏革命精神。写这封信时他的手就有些抖了,后来更重一些。

 

儿子 3 个月时候。


儿子 9 个月时候。记得儿子第一次见到爷爷就不陌生,上去就摸那满是胡子的脸,此时的老父亲真是 “ 慈眉连善目 ” 。
 


儿子 12 岁了。还好他还真是个有情有义,孝敬老人的孩子。

 

这是坐火车时画的速写。当时真是走到哪里画到哪里,贪黑起早,不知疲倦。可惜好多本子都不见了。也别了,童年的画家梦。

现在已经是农历大年初二的凌晨了,睡了!给大家拜年!

后记 :三哥情感丰富、心思缜密,上次回国,他给了我一盘录音带,里面竟有妈妈二十几年前的声音。。。,还有妈妈生前每次过生日时的录像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红豆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zhaozijun的评论:
谢谢你的评论,
看到你很高兴!
喜欢你的小诗啊!
zhaozijun 回复 悄悄话 来看看红豆红,感人的文章。你三哥的钢笔画真好。
红豆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freshview的评论:
月儿说的真好,谢谢!
我们每次回国都会感到这种爱,
现在我的二哥一家,还有我的小外甥女,也在加拿大,真的好想把我的家人,都弄到这来!
freshview 回复 悄悄话 动容落泪中。。。哥哥的文字和诗画,每一处都承载着对父母浓浓的爱,和对成长岁月的深情眷恋。能拥有这么厚重的亲情和爱的一家人是有福的,父母在天上会觉得欣慰。
红豆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风中秋叶的评论:
谢谢叶兄,
谢谢兄长的留言,
问好。
风中秋叶 回复 悄悄话 无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真正把感情融进去就是感人的作品。和你一道怀念天国里的亲人。
红豆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成长的评论:
姐姐起来的真的早,那时我还在梦中呢。
很喜欢姐姐的正义感及对是非的判断力,今天,我们能做到自清自洁都不容易。姐姐现在应该是在美国吧,没回台湾吗?
问候姐夫及两个女儿好!
红豆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南山松的评论:
阿松好。
替哥哥谢谢你的夸奖,
谢谢!
红豆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yknight的评论:
谢谢骑士阅读、留言。
祝好运!
成长 回复 悄悄话 不知為什麼今天起的特別早,窗外還徽衷诶杳髑暗囊鼓恢小!!?r

爬上文學城,卻無意的走進MM的博客。
我這時才明白,或許是神讓我來看MM的這篇緬懷父親的文章。

從妳哥哥的文字裡,我看到老一輩人的操守和品格。
或許這些我們今天所緬懷的東西,正是這個時代所流失,所需要的。

為你有這樣的哥哥而感到高興,犹記得,在我寫紀念家父的文章時,MM給我送來的安慰。。。

斯人已去,藉著文字(圖片)你們兄妹可以抒發情感,追逐兒時的夢,好美,好羨慕ING。

問好!真是有好久都沒聯絡了。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感人的纪念.

你哥哥能画能写,很有才啊.
ryknight 回复 悄悄话 阅,久违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