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紫色海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散而文之】曾经的风花雪月

(2019-11-10 19:33:18) 下一个


翻阅昨天的字迹,轻轻地,小心满室沉默的灰尘,地下室的阳光已经太虚弱,禁不起任何骚扰。

如果灯不够亮,那麽我们去窗外看吧!窗外的树上还剩下一片夏天,是去年炎热的痕迹;清脆的绿,摇落在草地上也还是茵茵的碧。随意踏过,细碎的野花,粉粉的紫,盎然伸展不受欢迎的生命。为什麽同样的灿烂,却得不到灯光的焦点?莫非是注定的宿命,越是想要光彩夺目,越是靠近毁灭。

算了吧!回到后面的阴影裡吧!那儿可以找到风,睡着或是醒着,随意看四季来来去去;有时能捡到几片花瓣,夹进厚厚的辞海。明年,我会有零丁的乾燥花,作一张卡片送你,祝福你的快乐。

那麽.可以结局了。

 


谁说爱情萌芽于春天?爱或是不爱的计算,只是诗人编造的预言,可能会实现,更可能是会醒的梦!

把花留给大地,花瓣不能诉说委屈,单数或複数的结果,早在亿万年前就写好了;一片一片的美丽生命,本该沐浴日月,奈何为情伤逝!世上没有不变的永恆.也许只是粉红色的思念,在恆常的改变中,期待凋谢后的誓言还会再度灿烂。

快醒来吧!窗外还有点暗,几点疏落的雨会告诉你,关于昨夜的落花,还有不眠的月亮。

 


冷,是一种颜色,来到人间才有了晶莹的名字。选在岁与岁的临界点,围绕串串的彩灯,宣告安静的精采。

谁也不记得来时的路;完整的白,在风中瀰漫着绝对的光华,淹没急急忙忙的回忆。不要企图寻找什麽,也许等到风玩够了,也许等到黄昏之前,一弯彩虹可能会绕过月色,投影在窗上。

然后,我可以就着月光,把日记翻到空白的首页,这儿藏着一朵好久好久以前的雪花。你记得吗﹖仲夏的夜深,我们在露珠上捡到这朵寒冷。

那年的夏天,像一道影子,转过街角。



「有没有喝了不会醉的酒?」于是,我倒满一杯月光。

慢慢地喝,那温润如繁星的银川水,没有添加乡愁,月光是一盅清澈的秋意。摘一朵菊花,我听到天外有歌声,唱着塞外的曲,马在奔跑。不要说沧桑,我们都是天地的过客,所有停停走走就像春去秋来一样,重複在重複,不需要理由。

拾一片枫,把满山遍野都烧起来,温热今日未能喝尽的酒;明天,船又要离岸。

去那片汪洋呢?谁知道,离岸了再说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