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紫色海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自己的故事 –读书记

(2016-03-28 10:09:12) 下一个

本想拿这篇来破坏双十一的气氛,可是越写越不开心,想想心情沉淀的不够,拖着就拖着到拖延症严重发作。养病期间,我上琅琊山闲逛,正好听到咱宗主说话:“人只会被朋友背叛,敌人是没有机会背叛和出卖的。”

领悟都得血淋淋的吗?22岁认识了背叛和出卖,算早还是晚?正好两个人,极品室友S女和极品同学J男。这两人也怪,互相看不起,却又合作无间。

刚到学校时,大部分人还在庆新年,校园空荡荡的无聊;国际学生办的老师怕我孤单,带着我去接新生,三回五回成了专业跟班。学校里有一大半坐飞机来的新生都认识我,包括J和S;两人应该同天到达,但是因为S飞机误点,晚了一天才到。跟我算是小同乡,一个是室友,自是亲切;J男在台北的家和我家在同一个区,走路可到,倍觉有缘。

两人刚到就祸从口出。S因为行程耽误,从机场一路fxxx到学校,老师劝阻无效,以至送她入住宿舍之后,再没过问其他生活琐事及需求,比如办工卡开账户等等。老师问J,J说不用,但是他画蛇添足的说因为不想支付额外费用!

琐事琐碎,但必须要办,我热心的帮忙找寻其他有车族;其实很容易,食堂问一声,一堆人排队帮忙(年轻就是好用)。J已过而立之年,待人接物周到些,虽然吹牛吹到无节操,但是没人在意他的胡说八道。S就……嗯……有次问个男生能否带我去窝儿麻,他说可以,但是别拉上S。还来不及问为什么,在场有车族纷纷附议,“看你阿紫的面子带S去,结果变成我们想讨好她,我们更想追她!”噢?那就是要讨好我喽?那时候我已经和现任搞暧昧,大家一笑置之。不过当时我就有点疑惑,根据S透露给我的闺房密语,这些男生很嫌弃我的大小姐脾气,嫌我眼睛长在头发里,嫌我四处倒贴男人……好吧,我反正也只当你们是哥儿们。

期中考结束的周五晚上,学校给国际学生办个大爬梯,我和一群女生玩到爬梯结束,然后和暧昧一起离开。没有立刻回宿舍,花前月下的闲聊一阵才回去。S见我回来,立刻滔滔询问传言真假;我没否认,也没承认。当晚,在台湾的好友打电话来哭诉被渣男欺骗,我那时的心还很柔软,哗啦啦的陪她哭一阵。我是坐在走廊上讲的电话,同楼的K(浙江女孩)经过;长途电话挂了之后,我和K在公用客厅聊上,期间Y经过,也加入我们的聊天。

还好有这些人经过,还好我们话多,因为第二天食堂里就传说我昨晚逼婚不成,哭了一夜。这个故事很快死掉了,K和Y出面辟谣,而且我和现任依旧在暧昧阶段,哪就逼婚了?当时没有人怀疑S是故事起草人,反而大家都觉得是J在胡说。我回头还跟S抱怨传话的人,S跟我一鼻孔出气,她说她有听J说,然后滔滔不绝转述J说ABCDEFG的各种事。当时我无法说清那种感觉,S像是看不起J,可是又非常崇拜J。

随着暧昧转换正,校园里的故事越来越多。我这个人没啥知觉,读书忙着呢,再者这些乱七八糟的故事女主角也未免太多,各国的各种花痴,反正五官端正的都中枪。

学期结束,现任去西岸打工,S和我则利用暑期课开课之前去亲戚家玩,S的亲戚在西海岸,我的婶婶只是在西边某城市;我们同一天离开,不过S是搭飞机,我和现任一起搭灰狗走,T早上送我们去车站,下午送S去机场。

离开两个星期而已,待我再度回到学校,宿舍里满是S和现任好上了……他们一起去西岸……其实现任喜欢的是S……我是小三……现任不会回来了……等各种搞不清楚。乱的不行!我问怎么回事,每个人只知道是J说的,而据说是J听T说的。我去找T,她说她刚从NY回来,学校图书馆主任(也是小同乡)去机场接她时告诉她这些传闻。

这就怪了,既然T不在学校,J如何听T说?T当然也不开心,因为我们俩交情还是挺好的。T带着我去找主任,没别的意思,就想知道消息来源。主任说是J特地跑去告诉他的,J说自己是听T说的,而且说他俩在NY碰头时候说的,还说T是送S和现任去机场的人。T差点没晕死,噼哩啪啦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主任满脸乱七八糟的问号,然后问我是不是传说中的阿紫?三个人对质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搞清楚故事基本架构:J听风就是雨散播一套故事,发现没人信他,于是他把T说成消息来源;因为大家都知道T跟阿紫很好,消息就很可信啦。搞什么魑魅魍魉!

事情搞清楚了,主任自然有些愧疚,于是很含蓄的提醒J并不是个好人,让我们保持安全距离。他的理由是每次聚会时,J三句话不离女人的裤子和罩子,言谈之间经常提及我,虽然都是些贬损的话,可是感觉上J应该是很喜欢我,有点变态就是了。主任说之前看我一张娃娃脸,校园里又认识很多人,以为我是被父母送出国混的麻烦货。当时我真是有点火,直接告诉主人我是绿衣仙子!主任表示灰常明白我的意思。

从这个时候开始,T开始觉得S有问题,可我还是觉得S不过是被J利用了。T当时有些不高兴,她认真的要我小心,很多事情应该就是S传出来的。我相信T的判断,但是心里还是愿意相信S,毕竟同住一个屋檐下,多少有点姐妹之情。而且低头不见抬头见,能好好相处就好好相处。

介绍一下T,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比我早来两年。我是从校园故事烩知道这个女孩,然后认识本人。说到校园故事烩,T谁的篇幅最多,排第二也不是我,是另个女孩W,我最多排第五。中间有两个日本人,其中一个日本姑娘长的很像山口百惠,真是美丽。

暑期课开学前一个星期,学校忽然来了一大群读语言学校的小年青,那个被直升机拦下来的小白,也是那个暑假来的。这群小年轻特喜欢到我们房间来混,主要因为我是接机专业跟班嘛,第一个认识的人,还是自己人,多亲切。后来住对门的K告诉我,如果我不在房间里,这些人(尤其是男生)或者回去,或者到她的房间里聊天;我问他们干嘛这样,S会感觉不好的。他们也不隐瞒,直接说S经常三句不和就吵起来了。当然这又给S很多故事题材。

和S正式摊牌是在她的生日趴上,正巧是暑期班结束当天,我联络一群人帮S办个惊喜趴,几乎把所有国际学生都找来了。生日蛋糕是T烤的,很专业;大家各自带来很多零食小吃,摆了满满一整个大厅,热闹非凡。S被大家惊喜一脸,快乐的接受祝福。

大家吃蛋糕的时候,舍监老师说我有一封挂号信,是西岸某城市寄过来的,我知道是我妈妈托朋友寄来的汇票,故没着急去拿。没想到S当众跟大家说肯定是我现任要跟我摊牌,因为J去西岸某城市游玩时,特地去拜访参加我现任的婚礼。一时半会儿的,我还真没听懂她说什么!于是S和J一搭一唱的说了下面这段故事,在场的中国同胞都听懂了,没听懂的其他地球人也在隔天听懂了。

J暑假到西岸某城市游玩,期间受到我现任的邀请,J到场的时候,发现是场婚礼,我的现任和她大陆的妻子。现任自然是不会再回来了,因为我太纠缠;所以拜托J回来帮他把东西整理一下,邮寄到西岸的某城市。

当时K和许多人都在场,一脸懵,K说不可能,现任和她是同时来的,从来没听说他在大陆有未婚妻什么。S于是再加一把柴火,她说现任曾经好几次私下请她劝劝我,他已经有未婚妻了,请我不要纠缠;可是我不听啊,就是要霸王硬上。而且整个暑假现任不在,我和其他男人往来的事,现任也是知道的。

我气的头晕,话都说不出来;在场有两个刚来的女生一直打圆场,让S不要再说下去,可是S竟然说怕人家议论就不要做。我气的离开爬梯,T和K追出来安慰我,但是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于是在外面游荡到半夜。

回到宿舍已经过半夜,S看到我,很讶异我怎么还没死似的,大喊大叫说什么大家都担心我会去自杀等等等。我没好气的回她一句:“我只会为值得的人和事去死,但是目前还没遇到!”

第二天照常到Café吃早餐,我这人睡一觉就没事了,端着盘子就往平时扎堆的地方去扎。大家看我笑嘻嘻的,先是小心的问几句,然后恢复正常。倒是S来了就不对劲,她先是说我怎么没等她,又说为什么她来了大家就吃完之类的话。K在旁边没好气,说大家以为她忙着邮寄包裹。

没几天,暑期班第二期又开始了,很紧张的课程,谁也没时间去管别人的杂事,可是我忘了S只修了一门课。舍监曾经来问过我要不要换室友,我想学期开始再说吧,主要是我不想住宿舍了。S是大学部的,她只选了一堂世界历史;J大学学的是电机,有些商业课程需要补,所以他也只有选一科经济学原理。好吧,如此轻松的两个人,自然又产生无数故事……魔幻剧。
我选了一科经济数学和一科基础素描(好玩去选的),忙的要死要活,晚上不是在电脑间跑数据,就是在画室里对着一堆杂物发呆,经常搞到半夜才回到宿舍。偶尔跟现任通个电话,也没告诉他这边花生什么事,直到他秋季班回来告诉我,有回他给国际学生顾问打电话问选课的事,顾问跟他说了暑假里的风风雨雨。

暑期班二期结束后又发生一件事,导致我和S彻底决裂,间接导致S的转学。

其实原本没什么事,K过生日,她的日本男盆友帮她办一个爬梯,没请S,不过S自己来了。S见到我立刻质问我为什么没请她?我说爬梯是她男盆友办的,邀请也是他邀请的,我不知道详情。结果S还真的屁颠屁颠去问小日本,小日本一直道歉,说是忘了怎么的反正就是忘记了。

隔天吧,S抽风了似的在Café四处说我很坏,说我唆使小日本不许邀请她去K的生日爬梯,还说我私底下都叫那个小日本为倭寇,还说K是数典忘祖,竟然跟小日本谈恋爱……反正一大堆都是我说的。

S在Café里说的委屈至极,据说洒泪好几次。我是后知后觉的典型代表,听众蹑手蹑脚来问了,我才知道还有这档事。我觉得S也是傻,讨厌我就讨厌我嘛,把K和她男盆友扯进来干什么?就算是我让小日本这么干,那人家小日本是牵线木偶?整件事情再度在宿舍里热火朝天,小日本是又气又急,他说不知道会惹出这么多事。K也生气,他俩办这个爬梯是为了公开他俩关系而办,我们事前啥都不知道,如何去说那些数典忘祖的事?所以吖,那个小日本也挺惨的。

我并没有想找S的晦气,只是每天回到宿舍就睡觉,平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可是她自己找上门了。

那天某人的妈妈请我们几个女孩子吃晚饭,然后又到商场给我们买礼物,回到宿舍时候有点晚了。待我和另个女孩走进宿舍楼道时,我们都听到S扯着嗓门讲电话,“你要小心一点,阿紫可不是省油的灯,这个暑假,阿紫都不知道跟多少男人混过了,今天又不知道跟哪个男人出去吃饭了,可能又睡在那边了……”

唉,我和另个女孩一起开门进去,真是很生气,我大吼一句,“你这人嘴怎么这么贱!”然后摔门出去,准备去找T哭一哭。

走到楼下时,某人和某人妈妈和另个一起吃饭的女孩(就是T)还在会客厅聊天,看我一脸喇叭花带雨,关心的问了怎么回事。这时我们楼的楼长跟舍监一起来,同楼的K走在前头,楼长说K跟她说了S正在造谣生事。

当天我在T那边睡觉,T让我第二天把东西搬去她家,反正我可以住客厅。当时是打算第二天早上去到Café吃早餐,吃完直接去搬东西。到Café的时候,S也在,我没理会她,自己找张空桌子坐,几个人凑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懒得说,只问他们听到什么新闻?正说着,J的暧昧女友凑过来说其实一个女人有几个男盆友根本无所谓,J虽然拿着她的内裤到处张扬,但是又能怎样,他有本事多拿几条内裤啊!

笑死了,虽不能说这是醍醐灌顶,但是确实开启一条新思路。其实就一句话,好人怕坏人,坏人怕不要脸的;我不知道自己是食物链的哪一层,不过我决定不搬了,该滚蛋的人不是我!我决定直面S,有些话说清楚的好。

于是我拿着餐盘在S对面坐下,S一副侠女的样子,说我是不是准备泼她一脸水。我真懒得理她这些低级幽默,劈头就问她为什么昨天要这样乱说话?她说她没有乱说,我确实常常晚归。然后我问她逼婚的事情是哪儿传出来的?她说J说的,我说J连我男盆友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他还能碰面?S说她不管J说的是不是真的,她就是觉得我根本配不上我男盆友!S让我醒醒,就我这长相,根本配不上当时很像梅宗主的男票。

当时我就火了,我说我从高中开始就有中国娃娃的称号,不敢说才貌双全,至少不缺。我很不高兴的说,“我当你是我的好朋友,把心事都告诉你,没想你帮着别人背后说我的坏话,还把我让你不要说的秘密当新闻到处说!你怎么这样!”

蓝后,S名言就冒出来了,“谁让你把秘密都告诉我?我有什么义务要帮你保守秘密?这里是自由的国家,我想怎么说是我的自由!”

好吧,一切都可以画上句号了。某人后来跟我说,有的人就是心不善,让我别太难过。

隔天,S搬到另一个房间。不久国际学生顾问找我去谈话,问我有没有孤立S的意图?我说我没有想孤立谁,不过她说过的名言,很多人都听到了。顾问老师笑笑说他知道,但是S去跟他哭过好几次,所以他得问问;然后顾问说S要转学了,希望我回到原来的我。

我还能是原来的我吗?我相信这个世界花香鸟语,是这个世界让我光临人肉馒头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