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终结共惨

(2019-09-30 15:38:15) 下一个
 Re: 天涯芦踪(三) ReplyEdit this post


习近毛下场
终结共惨党。。。

。。。10月7日下午,当戈尔巴乔夫与东德政治局全体成员开会时,戈尔巴乔夫精心准备了讲稿,他开始谈苏联所遇到的问题,谈要转变思维,要尽快改革等。他用波兰所遇到的经济困境为例谈到如果及早行动就不会这样。最后戈尔巴乔夫说出了那句名言,谁行动晚了,谁就会被惩罚(He who arrives late is punished by life)。。。

。。。沙博夫斯基回忆当时的场景说,这简直是非真实的幻觉,人们正在街头抗议,但形势却仍然被说成一片大好?
昂纳克发言后,是长长的沉默,没有人发言。政治局里的密谋者们知道,戈尔巴乔夫说的是对的,但现在表明态度或许会让他们的密谋暴露。戈尔巴乔夫以吃惊的眼神环视四周,他无法相信昂纳克的发言。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离开了会议室。
沙博夫斯基认为,从这一刻起,戈尔巴乔夫终于下了结论,只要昂纳克还在台上,东德就不会有任何的改革。
在当天晚上的国宴上,昂纳克右边坐着戈尔巴乔夫,左边坐着老朋友捷克总书记杰克斯。昂纳克兴致很高的站起来致辞,他再次表扬了自己和东德的伟大成就,举杯邀请大家展望十年后的东德50周年大庆,并为此干杯。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北京的六四天安门屠杀学生事件发生后,昂纳克的东德政府马上表态支持中共的镇压。所以当时中共副总理姚依林率党政代表团赴东德,也参加了这次东德建国40周年的庆典,“双方肯定了彼此40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坚定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
以奇特的姿势下台。。。

。。。昂纳克下台后,一系列真正的经济数字才被揭示出来,就连党内的高级官员都震惊了,事实上东德已经处在崩溃破产边缘。昂纳克一直是靠着从西方私底下借债而度日。东德当年10月的外债是260亿美元,利息就要支付45亿美元,相当于2/3的国家收入和1.5倍的出口收入,要解决经济问题,东德人需要把日常生活支出减少30%。曝光的事实表明,早在1973年,就有一位勇敢的高级顾问曾用数字告诉昂纳克这样下去,国家迟早会破产,但昂纳克却粗暴的命令他停止此项工作,立即销毁数据,昂纳克不想听到这些。
克伦茨已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每天都活在危机模式中。不到一个月后,11月9日,柏林墙倒坍。不到两个月后,12月4日,该党全部政治局成员和中央委员包括克伦茨辞职,12月6日,克伦茨辞去了国务委员会主席和国防委员会主席职务。统一社会党不得不改名为民主社会主义党,该党为了急需提高形象以应对东德的第一次自由选举,于90年1月21日,决定开除克伦茨党籍。
克伦茨后于1997年被控谋杀翻越柏林墙的4名平民罪名,1999年罪名成立而被判处6年半的有期徒刑,他在2003年服刑近4年后被提前释放,现定居在波罗的海边的小村庄里。
而昂纳克的最后岁月是在凄惶中度过的,随着柏林墙的倒塌,昂纳克曾被短暂关押。1991年3月,两德统一后,他和妻子玛格特逃往莫斯科。苏联“8?19”事件后,夫妇俩又流亡智利。1992年7月29日,昂纳克因“命令开枪射击翻越柏林墙的192名德国人”而被遣返德国接受审判。只是由于此时他已身患肝癌,健康状况很差,审判于1993年被德国宪法法院搁置。当年1月,昂纳克返回南美,与妻子儿女团聚。仅仅一年后的5月29日,81岁的他便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离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