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剑桥心理

(2019-08-24 19:07:29) 下一个

干妹妹若方便
可告知贵校吧。。。

一脉血连中国
血漫心理学界。。。

应能找出记录
更应写入校史。。。

我的右派恩师
幸而幸存浩劫。。。

Re: 当年北京外国人 ReplyEdit this post
         
文革自杀外国人共有几人???
悲剧起源剑桥大学心理系。。。


 中科院心理学副所长曹日昌夫妻的惨死

                ·caih·

  我们离开巴黎北站乘坐“北风女神”城际快车,途径比利时直达荷兰阿姆斯特丹,8
00公里路程共花了3小时45分。一路上对西欧的田园景色印象深刻,到处绿油油的,
不时地看到牛羊悠闲地吃草,他们的乡村环境简直太美了。在我们来到有“欧洲花园”和
“风车之国”之称的荷兰时,正好是郁金香节期间,游客很多,阿姆斯特丹火车站十分繁
忙。

  我们文革期间的邻居好友何丽到车站接我们并转乘火车送到旅店。何丽和她哥哥增义
我们有36年没见了,这次到荷兰也为了看看他们。他们兄妹陪了我们三天,转遍了阿姆
斯特丹的大街小巷,介绍了各种景点和当地风土人情,这是任何导游都无法比拟的。

  我们畅谈了过去的往事,特别是文革对他们家庭的创伤和他们在荷兰的生活经历。我
这里要离开主题谈谈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父亲叫曹日昌,母亲色尔玛(Selma Vos),中
文名字叫吴秀明,荷兰籍。1947年他们父母在英国剑桥大学修读博士时相识,不久结
婚。曹增义也是在那里出生的。在旅英期间曹日昌参加英国共产党的剑桥地方组织的活动
,并由陈天声和刘宁一在1947年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四八年去香港大学任教,
并兼任中国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香港分会的工作。他曾接受党组织的委派,做了许多知名
人士及海外留学生回归祖国参加新中国建设的联络工作。包括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葛庭燧
等人。

  1950年曹日昌夫妇从香港回北京。曹日昌到中国科学院工作,先后任计划局副局
长、办公厅副主任、联络局副局长。他和丁瓒曾负责筹建了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和中国
心理学会。1956年任心理所研究员兼副所长,以后全力从事心理学研究和科研组织工
作。在“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受到隔离审查、批判斗争;
他的夫人吴秀明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英文,“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也被心理研究所造
反派非法关押,因不堪折磨,含冤自杀。而不久曹日昌就被发现已是肝癌晚期,由于得不
到及时诊治,也于1969年3月14日逝世。他们的一双年少的儿女被下放河北农村和
内蒙古插队。“文化大革命”的灾难造成了他们家破人亡。直到打倒了“四人帮”后,曹
日昌才获得平反,1978年6月10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为其举行了骨灰安放仪式


  1968年夏到1970年底他们的外公通过荷兰外交部一直在查询他们父母的状况
及寻找他们兄妹的下落,和中国有关部门反复交涉,可始终得不到答复,直到1979年
,增义、何丽申请出国,才获准去荷兰驻华大使馆办理签证,当荷兰使馆得知是他们就是
找了那么长时间的两个孩子时,当即免了所有手续立刻签发了荷兰签证。只是由于中国民
航的耽误,等了四周后他们才离开中国。飞抵荷兰在阿姆斯特丹机场舅舅告诉他们,外公
在前一天刚去世了。所以他们到荷兰后的第一项活动就是参加外公的葬礼,这是多么凄惨
的事情啊!他们是中国人,在中国长大的孩子,不是荷兰人,只是母亲是荷兰人,但从来
没有忘记他们的却是荷兰王国,是荷兰驻华代办处和后来的荷兰驻华大使馆从来没有忘记
自己的公民和保护自己公民的职责。鉴于他们的出身和背景、外貌和长相,在当时的政治
环境和氛围下很难被认同是中国人,在中国不可能过普通人的生活。他们兄妹无奈的接受
了这个现实并永远的离开了中国。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无法理解和想象在40多年前我们的国家曾经发生过如此令人发指
而灭绝人性的的事件。历史是过去,中国,苦难重重,目前有不少人由于回忆太痛苦了,
他们宁愿遗忘,但没有记忆就没有真正的历史,没有历史的民族是不会有前途的。增义告
诉我,在离开中国25年后曾应邀回去过,在2011年他也回国参加父亲百岁诞辰纪念
会,都作了发言,讲的都是肺腑之言,尽管有些话有些人不大愿听进去,但这是实话。他
说得很好:“两次世界大战都给欧洲留下巨大的战争创伤。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荷兰
90%的犹太人死于法西斯的集中营里。我母亲全家及所有亲属中只有我母亲和我的外公
躲过了法西斯的魔掌。为了让历史不再重演,战后不久欧洲就开始了成立欧洲共同体的努
力。结果是大家都知道的。同时在过去的六十年里几乎所有欧洲共同体国家每年都要纪念
第二次世界大战遇难的人。在荷兰每年5月4日晚上八点全国静默两分钟。每年的5月5
日荷兰是庆祝第二次世界大战解放日。包括德国在内,所有欧洲国家都不厌其烦的讲第二
次世界大战的事实。我觉得心理所也应该这样做。让大家都知道当年的事情才有可能让历
史不再重演。不要否认是心理所自己把自己的四个所长整死了三个。不要隐瞒所长夫人(
我的母亲)能躲过德国法西斯的集中营却被整死在心理所的监狱里的事实。应该承认是心
理所自己把自己的饭碗砸了。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别人。德国从来也没有认为第二次
世界大战是希特勒一个人的责任而是德国自己的错误。正视心理所和中国心理学的这一段
历史事实是防止‘隔几年再来一场’最有效的方法。”现在增义唯一的愿望完成一本关于
他母亲的书,可能不久就会有结果,尽管是荷兰文的,我希望以后能翻译成中文。

□ 来源:齐忠-中关村传记作家的《新浪博客》
~~~~~~~~~~~~~~~~~~~~~~~~~~~~~~~~~~~~

 

 

~~~~~~~~~~~~~~~~~~~~~~~~~~~~~~~~~~~~


_________________
((
( -.-) 
0_(")(")

PSYCHOLOGY OF UTOPIA 
UTOPIA FROM WITHI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读了,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