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红朝朝拜

(2018-05-17 12:17:54) 下一个

红朝朝拜

唯一为孙历生道歉陆定一,绝非偶然唯一。陆定一活出秦城,力主实言受压。中共宣传部长不似纳粹宣传部长,全家服毒陪葬希特勒。陆曾被吊打,岳母过老太嫁无锡贤达,四千金同陷秦城,一疯一哑。丧生泽东天下百姓战友,远胜希特勒。想问大舅妈,她那定一堂兄,为何一定离弃富贵?安伴太湖大舅妈,下嫁同学大舅。年轻无堂兄志向高远,晚年免于下狱道歉,一定一动不如一静?难道良心发现去革命,一定反革到命悬一线?反革到良心不安?红色乌托邦,天命革命,革命天良。革命只见天堂不见人,人在天堂路,天然如蚁如土。革命到底良心强健,超脱革命血洗,灵魂超凡脱俗。

外公提及向马寅初道歉事,我说外公你没倒够霉?整他的不是你,谁整人谁道歉!外公极其认真:批判马老时,尚任科学院经济所所长,当然应该道歉。纯粹理想主义者逻辑纯然,我心身震撼立时无言。孙冶方及陆定一,远别太湖革命,是否太糊涂?沦秦城黑牢,算何等报应?老马老毛大手笔,永远真知卓见,毫不罪己专门罪人。老毛明言不下罪己诏,瞒天过海。罪恶昭彰,昭然若揭。母亲当选科学院首任女所长,文集《微生驻痕》 原驻马列墓留影,我大惊失色:“老百姓话说,都是血光冲天之地!”驻痕再版,不见老马老列。自读母亲同学,陈布雷千金命运,飞堕莲影莲飘眼前。乳名怜儿,叛父离家,朝拜共产大厦。怜涟跋涉,怜涟浴血,绝念高楼,魂断大厦。

诗情画意外婆,父夫开明,不敌母以子贵。逃难转念带上母亲:“带上大小姐,只当带个丫环。”小姐岂认丫环命?三小姐后话:“父亲送我学金融,成了共产党银行家。”折腾到玩不转自力更生,好好三姨妈为国引资,拼尽劳碌丫环命。母亲眼病绝缘显微镜,勉读老外公日记。意气风发民族资本家,远见卓识左右逢源。若一觉惊醒,望望河东河西孙辈,定奔回文史馆奋笔疾书。幸隔洋难望,乌托邦梦变基因,愚婆败家女。久闻老外公比外公,精明强干百倍。但我梦孩变愚婆,难脱乌托邦小丫头命。梦断魂系,系魂外公,不会成空。他是乌托邦空中大星,耀我前行。免遭悲凉人性,命墟血海吞灭。

致命狂妄

恍惚迷失,恍然开悟。非智者顿悟,实愚婆渐悟。天性好奇,从小胡缠乱问。儿时中断大哭,追问妈妈:眼泪从何而来?此问后自相缠绕:眼泪原人生点缀,看所有天堂工地,人生全泪如泉涌,泉眼深源红邦黑洞。为析梦通读乌托邦书,扫描人类奇思异梦。人做梦与生俱来,日夜兼程,无可厚非。做梦娶媳妇,绝对理直气壮。竟然付诸实现,引诱抢亲,势必祸害他人,十恶不赦。《乌托邦》 (1516)卷首诗明示:乌托邦即美好虚无之地。原来如此,只可梦寐以求,不可轻举妄动,奢望美梦成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只可想不可尝。为圆梦蠢蠢欲动,切记《致命的狂妄》镜前自照,自惭形秽大眠入梦为妙。

《桃花源记》 早《乌托邦》千年,有幸开眼者再寻,桃花源无影无踪。仙境偶现,寓意深远,世俗可达,静土何在?若无仙境,无仙镜光照,势必俗而又俗,恶俗不堪。人间活腻了,谁不想升天?登月壮士凯旋,未见琼楼玉宇,确认极目荒凉。人类移居月球,月亮不会更圆,天堂反成人间。红色乌托邦:偷梁换柱,硬将老天爷人间材料造天堂;点石成金,硬逼安分守己匹夫匹妇充圣人。大梦大玩笑,大玩大塌方,人命成儿戏,天堂成命墟。命墟有些看得见,有些摸不着。垒垒如山陈尸血海,潜藏幸存者心身。人类史之最,荒谬绝伦大实验,被试荒诞绝境,行为变态乱伦。空前狂妄命墟,绝后人性宝藏,岂可不玩命发掘?

红潮邪了风水,老毛死不出天安门,天不安地不眠。共产党若向人民道歉,打开天堂天窗说亮话,把老毛神鬼送回老家。小毛若未早早冲出韶山冲,一辈子扎根农村,广阔天地安生多少?方容他人大有作为。那开慧岂会下嫁被弃断头?宁死不与毛 泽东绝交,枉断天骄骄杨。杀她的人真可恨,无胆摸上井岗山,探明蝶恋花新动向。那双枪美女岂会十年十产,远走异乡,精神失常?明星女皇,活成毛主席指谁咬谁的狗,岂会一霸红都午台,大咬大乱中华?天问无限伟大毛泽东,糟蹋了多大半边天?中共半边天委员,现比例不敌阶级敌人。有心犹记:举手大灭少奇,惟一未高举女手。九天九莲,天莲海莲,昭然林昭,声张志新。割喉缺席,免闻妇人之见。乌托邦大绝境,绝不尽女性直觉,绝不尽母性天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