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泛血海

(2018-05-17 09:44:20) 下一个

梦泛血海

1968年6月,1957年归国报国,中国航天材料所所长姚桐斌,惦念家中幼女回家,遭造反派乱棍打死。那千金如何承受?痛失如此惨重父爱。四月后,赵伯伯绝尘。未出两月,科学院化学物理所肖光琰自尽专政队。两天后,15岁千金肖络连,随母长眠。连牵18年前归国双亲远行,赠友倩影“留作永久纪念”。含苞未放香销小落莲,夺命35年,友人忆念绝美络连。自读肖家销家,落莲清香存心,终致英文诗信。林海哥们读后泪流满面,念络连灵晓远念。阴森森销落落莲,莲香森森林海。革命狂潮卷人如沙,何来纯粹自杀?凶残天下,何分自杀他杀毛杀?若无凶,何来杀?无限凶,无数杀,杀无数。清理阶级队伍!何清何理?清杀理灭无辜。致命疯狂狂妄,清天堂无门,理地狱无数。

赵伯伯杀离人世,杀空平命黑洞。在他离世房间,后度沉沉长夜。一楼之隔,从幼女欢跳,到少女欢腾。致命中断,天人永隔。心碎人去,人去心碎,平空悔恨。昏昏然活着,不足两月滚去山村,何料赵伯伯绝境先行?有黑心质问两家关系,从小亲随,也成阶级斗争新动向?妈妈说先别走动,走到天边找不回赵伯伯。他身处绝境,我未看一眼,浑然不觉,沦为凶杀环境一环。赵伯伯是我从小,名符其实监护人。哺育平安雏命,最丰富真善美。每念文革,马思聪女儿,智谋全家逃脱;素昧平生女读者,侠义领藏付雷伉俪骨灰,平空苦悔,痛恨不如。儿时离开赵伯伯,平平常常大哭不舍,断肠生离死别,莫非先知先觉?

曾有人轻生,偶见路人一笑,笑出生机。黑暗中未对赵伯伯一笑,与黑暗拼死博斗,永远归于黑暗。朋友探望被关母亲,嘱母万勿自尽,留下网兜中棉被话别。哀母棉被未用用网兜,由儿亲手解放。何其悲惨!却羡察觉绝境。他从小父亲在押,怎会傻到我的地步?父亲文集忆及农学家冯泽芳“噩耗令我哀痛泪下。多年来萦想如我与他朝夕相处,坦诚劝导,他或可有开朗的领悟而避免那大不幸,对此我至今内疚不泯。”父亲大我三轮,双兔同品“内疚不泯”。凶杀一人,碎心斑斑。赵伯伯万难之中,竟提醒造反派观测日全蚀。红邦黑暗,暗无天日,千古人间日全蚀。

20世纪末日日落,炫烂夕阳映红天海,红灿灿血淋淋。海浪冲出血痕,海风弥漫血腥,海涛阵阵血号,铺天盖浪血海。出神入定北美海滩,巧遇俄罗斯人:“你看这赤色天海,天意20世纪共产血债。苏联的歪门邪道,残害苍生,也把中国人害惨!”俄罗斯人不以为然,谁愿替消失十年苏联负疚?血色满天满海,令人毛骨悚然,终随旧世纪红灭黑暗。共产大梦,梦泛血海,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生逢崭新世纪,醒悟析梦更待何时?不可抹去的生命血痕,依然飘荡天安门广场。何年何月?天安门送走瘟神,纪念堂请进冤魂,安魂曲回荡广场,后共产长安民心。阳光普照,耀邦暖人,天诛国贼,地灭国耻。

1999年春, 独立太平洋悬崖海仙台,目睹推土机横冲直撞,碾路下滩。触目惊心,惨象重幻。恍惚越洋,魂归故土,长歌当哭,长吟“ROAD”。蒙痛丧研究生之子,八十高龄袁先生拟译。于心不忍,壮胆以中文重新成“路”。母语呻吟,百倍绞痛,何似外语朦胧?天涯感天呐喊,海角动地长歌。大洋彼岸,遥祭六四十周年。如今十五周年在望,袁先生痛飘天路会子。人生无常,何时心肝绝唱?天涯海角,一息尚存悟絮。无以相助孤儿寡母,愧以痛心悟絮,敬献丁子霖老师。遥遥飞慰:天上人间天安门母亲。

2003年10月26日 赵伯伯35殇年忌日 北美 林海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