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大头

(2019-12-02 14:01:06) 下一个

小小说

 

大头是我的小学同学,我俩都是班干部,我们还是同桌。 还不只如此,我们还是一个学习小组的。我们小组有五个人,大头,东子,虎子,冬梅和我。前三人是男生, 后两人是女生。 小组放学后经常到我家写作业,写完作业一起玩耍,扔沙包跳方格子,抓螃蟹什么的。那时没有车接车送一说,也不需要学钢琴补习什么的,五小无猜,放学路上第一站,会去小学门口, 摆小摊的老奶奶那里买一棒糖稀,越搅越白,越劲道。 会在桥头摆小摊的人家买一杯螺丝,街道两边长有虎刺,掰一个下来,可以挑螺蛳吃。 然后桥下河边,一路玩耍。 有时我们也会去小河里捉螃蟹,是那种比较小的,可以用面拖一下, 炸着吃。

那时每天上正课之前都有早读,早读老师是不来的,由班干部轮流带早读。  轮到我带早读,会喊一些同学到黑板上听写生字,喊大头上来的时候会出一些特别难写的生字,为难一下, 因为他平时比较骄傲。比如说幕,震,辩什么的.  写不出来,得站在黑板前面,等带早读的班干部示范。 平日的嚣张气焰瞬时就瘪掉了,好不痛快。 大头是一个报复心很强的人,等到他带早读也会找一些找得到的最难的字,最难的算术题为难本人,不过少有得逞,哈哈。

那时的小学生要学描红, 就是用毛笔描写本子上印好的字,是为了练习写大字。每当有描红课,大家就会用小网兜兜着墨水瓶,带着毛笔来学校。  有一次大头带来了一块砚台,一块墨, 说那块墨是宋朝的。 那时并不知道一块宋朝的墨有多了不起。现在想想,小学生大头,用宋朝的墨做描红作业, 真是暴殄天物。 还有 一次大头跟我说,‘一’字最难写,因为没有上下左右,可以呼应联系。当时瞬间感觉大头很了不起,因为一直以来本人都以为‘一’字最好写,大头居然能觉悟到‘一’字最难写,不是一般的了不起。

 

那时都要给书本包书皮,一般是用牛皮纸包,大头总是能把书本包的很挺括,同桌的我也很佩服,虚心请教,大头也会示范,把包过的书角,用手折一折,书本马上精神起来。

 

同组的虎子细心善良,眼角上挑,象是对世界充满好奇。 他的外婆每次从农村来, 都会带些吃的,虎子就会带一些到我们学习小组来。  像甘蔗莲蓬花生什么的。我们会很高兴,像过节一样。

 

冬梅的爸爸是从北京调到我们那里的,  在军分区做副司令员。冬梅讲一口好听的京片子 ,她家里好东西比较多。 记得她曾经带过新茶碧螺春过来,还送过我一个当时很流行的黄挎包。去她家里时, 还看过真正的手枪,子弹。

 

东子长着一双眯缝眼,总是笑眯眯的,从来没脾气。 有事情找他帮忙,总是很热心。夏天的时候,天气热,听到卖冰棒的叫卖声,我们会让他去买,他总是马上拿起搪瓷缸,跑的飞快。

 

我们那里夏季雨水多,水库会放水,途经的小河就会涨水。水库放水连鱼也会一起放出来。 河水漫到桥上还有鱼也会漫到桥上,我们就会去逮鱼。 有一次,一条大鱼卡在石缝里,大家一起上,忙了半天,才把鱼捉上来。传说中,水库里有很大很大的鱼。 水库又大又古老,韦应物的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描写的就是文中的水库。水库放水的几天, 也是猫的节日,因为那几天市场上鱼多又便宜,养猫的人家多会买鱼给猫加餐。  我们小组的人都会游泳, 大头和冬梅后来还加入了地区游泳队。 冬梅后来训练很刻苦, 晒的黝黑, 外号小非州,拿到不少省冠军。 可是那时高考没有体育加分一说, 冬梅没考上大学。  

 

 小学一晃就过去了,后来我们小组的人都升到一个初中,高中。 可那时的风气中学里男女生是不讲话的,所以即使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大家也不再说话了。再后来考上大学大家就各奔前程去了。 儿时往事。单纯快乐。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大头,东子,虎子,冬梅你们都好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