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Hillary被传将殒命, Trump顺势掀飙风 ZT

(2016-09-13 05:06:23) 下一个

海之骄博客

每个人因身体状况随时会倒下,但希拉里却倒在了人生关键路口,据美国总统大选仅剩一步之遥,这实在令人唏嘘。日前,希拉里在911纪念仪式上等候她的车队时,“在路边绊倒,似乎昏了过去”,稍后医生称其确诊为肺炎,但外界爆料,希拉里实际上罹患帕金森氏症。

英国媒体《快报》爆料更为惊悚,称希拉里患的是晚期血管性痴呆症,这种病症是一系列血管性疾病引起的大脑梗塞,通常于晚期发作,最终导致脑组织死亡,并不能治愈。《快报》称,根据希拉里近期症状,她的病情已是晚期,不可能活过18个月。

无论怎样,希拉里身体状况至少出了问题,这必然对总统竞选造成深远影响。有分析认为,如果希拉里宣布退选,即使民主党重新推出替代人选,但由于美国各个州法律相差甚远(例如密歇根等州,规定选票一旦转移便失去效力),这将让新总统候选人距离270票遥遥无期。

特朗普炮轰美联储

特朗普的招牌

作为希拉里的竞争对手,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此次表现的很绅士。9月12日,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电话采访时表示,希望希拉里尽快康复,希望在竞选辩论时看到希拉里。特朗普还称上周自己做了一次健康检查,检查结果公布后,将公布非常具体的数字。另外,特朗普团队工作人员被禁止在社交媒体对希拉里的健康问题作出负面评论。 

与此同时,特朗普炮轰美国经济政策,认为低利率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巨大问题,通过将利率维持在地位,美联储创造出一个虚假繁荣的股市,美国储户是受宽松货币政策冲击最严重的群体,耶伦应当对美联储对国家所做的事情感到羞耻。作为一名商人,他的确喜欢低利率,但基于国家利益考虑,利率应该提升。

强硬的贸易政策、大规模减税、削减财政赤字、稳健货币政策,吸引制造业回流,以及偏向保护本国工人利益,是特朗普竞选以来的招牌,为其赢得广泛民意。在多数工人群体看来,他们并未享受到全球化果实,相反,随着制造业大举外迁,就业和薪资收入受到深远影响。

尤其格林斯潘时代以来,美联储扩张的货币政策,助长了资产泡沫,让一批不劳而获的金融阶层获取暴利,加剧社会收入分配不公。同时,泛滥的流动性推高了通胀,陡增底层民众生存压力。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反抗浪潮此起披伏,甚至出现占领华尔街运动。这深刻揭示出,经济要维持增长,必须依靠实体财富创造,大规模印钞放水,短期虽内创造虚假繁荣,但以破坏经济长期造血机能为代价,并激化社会阶层矛盾,严重影响国家稳定。

巴菲特、索罗斯为何讨厌特朗普?

从纯粹理论层面看,稳健货币政策,将抑制资产泡沫蔓延,降低社会通胀率,并且维护企业生产和创造能力,提高货币购买力。实体制造业和工薪阶层,均是最大受益者。这也是特朗普赢得中小企业主和工人阶层拥护的重要因素。

此外,对海外企业征税,辅之大规模减税,将吸引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回流,进一步增加国内工作岗位,起到正反馈作用。不过,稳健的货币政策,将对华尔街金融阶层利益形成损害,巴菲特、索罗斯等金融精英之所以抨击特朗普,根源正在于此。任何社会均充满竞争博弈,有赢家必然也有输者,作为华尔街金融阶层,自然不愿看到自己成为输家。

美国目前经济复苏成为不争事实,随着页岩革命引发的能源价格下降,以及海外制造成本上升,美国出现了明显的制造业回流趋势。比如,苹果公司把一部分Mac电脑的制造从中国转移回美国;工程机械企业卡特彼勒将伦敦一家工厂撤回印第安纳州,并把原先设立在日本的部分设施迁至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已陆续从中国、日本和墨西哥撤回部分岗位。

又如,英特尔公司不断向美国本土的生产和研发砸入重金,公司75%的产品将在美国国内生产,带动本土高薪岗位4.4万个;星巴克开始把其陶瓷杯的制造从中国转回美国中西部。

根据咨询公司埃森哲报告,受访的制造业经理人有约61%表示,正在考虑将制造产能迁回美国,以便更好地匹配供应地和需求地。有机构测算,制造业领域1美元产值会带动其他产业领域1.4美元产出,美国制造业规模占GDP仅为11%,但如果从产业链角度看,由制造业所支撑起来的价值链的价值占到了美国GDP的三分之一,甚至连美国政府也只看到冰山一角。

所以,倘若特朗普上台必然巩固经济成果。这也是美联储屡屡强调加息的重要因素。毕竟,持续货币宽松引发的通胀和资产泡沫,无疑对脆弱复苏的实体经济形成挤出效应,并让政府和央行背负骂名,耶伦的焦虑、特朗普的嚣张、从这一点理解就不足为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