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园

一夫的家园,古典诗词,小说连载,生活印象,还有其它很多很多......
正文

谁输了这场球,由内贾德来美谈起

(2007-09-26 16:14:18) 下一个

对于世人来说,伊朗总统阿哈默德.内贾德多多少少也算是个风云人物。说他是风云人物,主要是因为他在不断地,千方百计地吸引传媒界的注意力,引得公众的眼球不停地向他瞄准。为达此目的,他可以说是不惜一切手段。怎么邪乎怎么来,一会儿说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一会儿又说二战时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是假的,当然他说这话出于对以色列人屠杀巴勒斯坦人的愤慨以及对巴勒斯坦人的同情,这是不难理解的。因为作为世界上两个最苦难的民族现在相互杀戮,确实是一件可悲的事,犹太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年自己的父辈们是如何被纳粹象屠宰牲口一样杀戮的,今天这样对待巴勒斯坦人实在有些过分,然而,事情的起根发苗却是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有着很大的关系的。

二次世界大战中对犹太人的屠杀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为血腥和残忍的事件之一。鉴于这种情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认为有必要为犹太人自己建立一个国家。从此来结束犹太人的飘泊生涯。于是他们根据圣经上的记载,就在中东为犹太人划立了一小块地方,这就是有名的犹太复国运动。这个国家就叫做以色列,刚诞生的以色列就遭遇到了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反复围攻,但是由于有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援助,也可能是有神的帮助吧(传教者常用中东战争作为神存在的依据),总之,以色列人不但在夹缝中生存了下来,而且还强行占领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大量的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他实际占有的土地要比联合国在一九六九年所划给他的面积大三倍还要多。以色列人在这块土地上强行驱赶巴勒斯坦人,建立自己的移民点,而大量的失去土地的巴勒斯坦人则集中在难民营里,呼天不应,呼地无门,这种现象一下子持续了数十年,而向来以民主和自由的代表自居的西方世界,反而对这一切视而不见。

有压迫就有反抗,绝大多数的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难民营里诞生的,既然没有什么救世主,还不如拿起武器自己解放自己。

而伊朗原先和美国的关系还不错,尤其在伊斯兰革命以前,整个巴列维王朝和美国的关系还很融洽,而在那个时候,伊朗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核计划,那个时候,倒还没有人说什么。问题是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把巴列维国王赶跑了,代之成立的是一个更激进的,政教和一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这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无法忍受的事情,所以两国交恶,以致后来的伊朗学生占领美国大使馆,扣压人质事件,美国的解救失败,栽了几架飞机以及后来闹得沸沸扬扬的伊朗门事件。

美国人当然不愿意就这样输了,尤其是伊朗人用导弹击中了美国的军舰之后,美国人更是一口恶气咽不下去,然后就有了旷日持久的两伊战争,美国人把伊拉克的萨达姆武装了起来,几乎是武装到了牙齿,武装起来的萨达姆便各疯狗一样向他的穆斯林兄弟狠狠地下了口,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一个小小的伊拉克竟然让人口多出他几倍的伊朗无能为力,原因就是伊拉克那面是老美出钱,出武器,可怜的伊朗,在伊拉克人的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面前,没少吃亏,可是牙掉了只能咽在肚子里。谁让你和大叔作对呢?得意忘形的萨达姆虽然没有拿下伊朗,但还是功不可没的,起码,伊朗的经济发展迟滞了数十年,好在还有石油,一时半会也饿不死,但真的要胖起来,又岂是一朝一夕的事呢?

萨达姆得意忘形,伊朗没有拿下来,却又瞅准了一个可以拿下来的主儿,这就是科威特,对付这样的蕞尔小国,对于当时踌躇满志,誓在必得的萨达姆来说,那简直就是老虎吃豆芽,还不够塞牙缝的,于是萨达姆一个饿虎扑食,闪电一般就把科威特给吞并了。这样一来,山姆大叔可不高兴了,那能由着你的性子来,两次海湾战争,终于把自己的这个不争气的干儿子绳之以法。在绞刑架上连脖子都给绞断了,总算才出了大叔胸中的一口闷气。

伊拉克这里总算摆平了,阿富汗那里的另一个干儿子--塔利班,也给撵跑了,可是这三名治的中间夹得并不是肉,而是一块比钢还硬的伊朗--,而且现在上来的这个内贾德,更是CRAZY,简直就是一个疯子,那里把“国际社会”,也就是西方社会放在眼里,竟然在那里搞起了核武,这还了得,大叔这次可真得有点不高兴。岂至不高兴,简直就是恼羞成怒。但是没有法子,TNND,小布什暗自叹息,如今这世界上,流氓国家太多了,这北约的一只脚陷在阿富汗,自己的一只肢陷在伊拉克,朝鲜那里还在一个劲地叫阵,大叔可真的有点顾此失彼,鞭长莫及,心有余而力不足。

内贾得就是看准了这点,把整个一个西方世界玩得团团转,不说别的,就连那个什么总干事巴拉迪,象猴子一样地被伊朗人耍过来耍过去。一会儿谈,一会儿查,一会儿又能把国际原子能协会的人赶了出去。这出戏唱得简直一个绝,你硬了,他软了,你软了,他又硬了,就这样淘浆糊一样淘过来,淘过去,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现在伊朗象朝鲜一样,宣布他已经是一个核国家了。既然已经成了过去式,那还不和你们核俱乐部的哥们平坐在一个板凳上,大家都一样,猪黑别笑乌鸦黑.

这次内贾得到美国来参加联大会议,可恶的是美国竟然给他发了签证,让他到这全世界最民主的土地上迈出了一只脚,TNND,为何不象当年不给阿拉法特签证一样,把这个讨厌的家伙隔门就打发了呢?

即然让内贾德登上了这个大舞台。岂有不让他表演之理?这波斯疯子天生的就是表演天才,而且还极谙自由世界这一套。前些日子,抓住英国大兵的事,就让他表演了一番。仅管回国之后英国大兵纷纷反水,但谁能保证他不是在苏格兰场的胁迫下所做出的无奈之举呢?反正全世界人们在电视机前看得一清二楚,内贾德和英国大兵互相握手言欢,还有那位女兵写的亲笔信,世人都是一目了然,还你们回国之后却要反水,说是被逼的?鬼才相信呢,到底是回国前被逼的还是回国后被逼的,也只有上帝知道了。总之那次,英国人并没有挣回面子,反倒失了不少面子,无论是政府还是个人。

这次,内贾德来到纽约,摆出一幅要和布什的西方社会对话,辩论的架势来,却被西方拒绝了,然后又要祭奠世贸大厦,也遭拒绝,再者就是到哥化比亚大学演讲,差一点也让美国政府干预掉了,只是哥大还要摆出一幅言论自由的派头来,婊子要当,牌坊也要立。这种勇气倒是难能可贵的。只不过是待客却无待客之道,哥大校长在致欢迎词中,当面差辱内贾德是无知,是独裁,如此等等,这实在是让人跌破眼镜。既然不喜欢此人,就不要邀请,既然邀请了,那就是坐上宾,怎么能一点礼仪都没有呢?那到底是想让他来还是不想让他来?既然是想让他来羞辱他一番,就说明不喜欢他,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学术自由”.这种幌子还是不要挂的好。然而内贾德在这种情况下,也能针锋相对,可以说为自己的挣足了面子,而山姆大叔这次却又是丢了面子,更有甚者,就是那位哥大校长,可以说是最丢份子的,看来这次婊子是当了,牌坊却未必能竖得起来,给人一种美国政府的应声虫的印象,完全没有自己的所说的那种学术自由的气氛。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个破磁器活儿,结果呢是癞哈蟆跳门槛,又蹲屁股又伤脸,谁还能说哥大是学术自由呢?

且不说内贾德关于犹太人的话是什么用心,但有一点是明白的,就是当年屠杀犹太人是在欧洲,我们知道在欧洲,不光是德国纳粹分子杀犹太人,杀犹太人的国家多了,那个都不能逃脱干系。记得我看过许多苏联小说,就在俄罗斯十月革命以前,经常有屠杀犹太人的现象。但是。二战之后,为什么不在欧洲找一块土地,譬如在德国找一块地方是最合适的,反而在中东找了一块地方给犹太人居住。巴勒斯坦人在二战中或二战前并没有杀过犹太人,犹太人建国之后却拿他们练起了靶子,这不能不说是一场悲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内贾德说让犹太人回到欧洲去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且我觉得在德国划出一块来作为犹太人的国家,才是最合适的,一是对德国的惩罚,再之也是对犹太人的补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