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自得 为你钟情

自在飞花戏梦,无边丝雨人生,紫茶琴心相看,怡然小醉清风。。
个人资料
正文

【读书集】古典情思今缠绵:“锦瑟年华谁与度”。。(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尾篇

(2010-11-14 20:42:04) 下一个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赋得自君之出矣》
  ----张九龄
  自君之出矣,不复理残机。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原是一轮残月,勾起了张九龄不尽相思之意,那个皎皎秋夜,风中有着叶落的离愁,萧索的风鼓起了他的白色衣袖,月华下仿佛是一只素色的蝶,在秋日的凄凉中气数已尽,挣扎得悲哀。清辉如洗,却是寂寞的毒,入了眼便连心口都凉透,他仰起头,这晚的月色是那么的清亮,如同他记忆中的那夜,终其一生,都再难忘记。

  自君之出,只是自君之出矣,从此以往,两地相思,凭空生于愁怨无数,只把良晨好景虚渡,只今紫陌南北各殊途,音信两疏索,乱红难度寒夜雨,可恨誓言薄多情易伤,心字成刀,陌上年少浮光数载人不复,时流于荡咫尺天涯言亦难书,平生无泪就相思。

  他又吟起了那首乐府旧题,

       《自君之出矣》:

       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
        思君如流水,无有穷已时。


  原来这诗竟是这样的意思,自从他走后,日日相思日日泪,再无心去对镜簪花,打扮梳妆,纵是形容枯燥又有什么关系,好花无人来嗅,好景无人同赏,只剩那相思如水,长流无极,夜夜呜咽,令人肝肠断绝,感伤悲泣。

  这样的诗读在嘴里,一字一字都是酸涩,如同青梅在黄莲水中浸了经年,唯余了一个形,内里早是绵软的一团,沾一点便连心都是苦的,原来相思是这样难耐的感觉。他忆起初见她时,正是在这样的一个夜里,清冷的月光下姗姗而来的窈窕女子,却有着无比温雅清润的神情,让他想起秋日里冷冽的溪水,干净得如同水晶凝成,她浅浅的笑着,如同昆明池中所有的白荷一起绽放,漫天漫地。她素衣楚楚的身影仿佛一道光华落在尘世之中,纯净而完美,把天际圆月都比下了几分。

  可是月华依旧,人已杳然,他再吟起了那首诗:自君之出矣,不复理残机。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那是月圆人不圆的悲哀,你走之时,正是月满如盘,如今却剩得一抹银色,挂在天边,清辉不在,残残如丝弦弯成,曲曲折折都是离人伤音。我亦是旧容不在,伴着那天际满月,一日一日的枯淡下去,终至形容憔悴,不可再看,只因思念使然。

  我只道张九龄是雅正冲淡的男子,不喜浮华雕饰,心怀天下,下笔亦是才略豪情非凡,史上留下的是赫赫良相之名,忠耿尽职,秉公守则,直言敢谏,选贤任能,不徇私枉法,不趋炎附势,辅助玄宗造就“开元之治”的神话。

  一个男子,若能在政事上取得这样的成就,多已为千万人所羡了,可他在万丈的光茫之后,竟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伤,竟不如一普通的农家男子,有着平凡相守的妻。命运果然是公平的,哪里可求得两全之法,不负苍生不负卿。

  关于张九龄的情感,并未有任何的记载,我想他的妻定是一个端庄贤淑的女子,自小受着最正统的礼法教导,有着与所有富家贵妇一般温婉的笑容及以夫为天的执念,正是有了她默然奉献,张九龄在仕途上才能赢得如此贤名。可是这样的女子,终只是床前白月光,日日伴你守你,却不得侵入肌理,溶成血肉。而谁又是他心口的那颗朱砂痣,深深扎在心中,偶而念起,便是刺心的疼。

  那定也是迤逦的传奇,谱出佳话一段,那女子或是邻家的青梅竹马,折花藤架下,一眼之间便是情衷,又或是游学偶遇,俏生生待于水边:君家住何处,妾住在横塘,停船暂相问,或恐是同乡。她便是这样走入了年少的他的梦中,从此再不能忘。

  张九龄是素朴而含蓄的,他不会写“遗恨几时休,心抵秋莲苦。”“弦语忆相逢,知有相逢否。”那样哀艳的句子,他只是说: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那女子定是如月的罢,玲珑清明,叮叮铃铃织成月光下的诗篇,是梨花月色,是凤萧鹤梦,是月中生出的精魄,在每一个静穆的夜里,踏色夜风轻云入得梦来,照耀了他的每一个梦境。

  我想起张九龄还有一首:

      《望月怀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他的情感总是与月分不开,那可是她在他的生命中留下的痕迹?他见着海上明月初升,又想起天各一方的她来,虽是不能见,不可逢,在她的窗前,也有着同一轮圆月罢。

  月华如练,相思似水,将他的心底浸得凉透,再也无法入眠。那是有情人的苦,惟有自知,令生不得生,死不可死,剪不乱,理还乱,道不明,在心上死死纠缠成不解的结,沉沉的压着,连气都喘不过来。他索性披衣起身,对着满园月色忆起当年,更是心酸难耐,枯坐天明,却不如沉沉睡去,梦中那人自在等候,脸漫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这样的感情,只开花,却没有结果。你知道那盛在午夜的异花么,绝非人间颜色,微微绽放的那一瞬,便能让所有人倾倒,可它注定只放一夜,过了便颓败得无影无踪,纵是伸出手去握,只得指尖残得余香几丝,不待天明仍就化去。

  而有些事,有些人也如那花一般,注定要搽肩而过,留下的不过是一段美得如画的回忆,似实非实,似虚非虚,想忘不能忘,想忆亦难相忆。年少总多情,陌上执子之手鸢飞天高,月下花间遣词缠绵,点点滴滴均是诗。

  只是人生多有无奈,爱不得,生别离,却是世事常苦,待得年华逝去,忆起当年之事,是心酸,是甜蜜,或是苦涩,均是岁月酿成的酒,总有别样滋味在心头。

  少年情事,竟持一生,亦是流年中一大幸事,怎怕当时竟惘然。


(深谢原作者,小得配曲,制贴,收藏于11 /14 /20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