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自得 为你钟情

自在飞花戏梦,无边丝雨人生,紫茶琴心相看,怡然小醉清风。。
个人资料
正文

【读书集】古典情思今缠绵:“锦瑟年华谁与度”。。( 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2010-11-12 20:57:59) 下一个







































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听筝》
  ----李端
  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
  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李端是唐代宗大历十才子之一。诗作多应酬唱和,又以闺情诗见长。曾有“月落星稀天欲明,孤灯未灭梦难成。”写思妇的清怨,细腻之外又楚楚动人。

  汾阳王郭子仪少子郭暖迎娶代宗升平公主,李端曾在婚宴上作《赠郭驸马》。赢得驸马公主喜爱,成为座上佳客。元朝伊世珍在其《琅寰记》中记述,《听筝》,是为李端于郭暖家宴中的即席之作。

  晚唐里的盛宴,哪管世事的金戈铁马。硝烟暂歇,郭暖宴上清歌曼舞,聆萧鼓筝。红筵翠幕间,筝调声声,拨弦的绡衣筝伎唇角泛着淡笑,琴音错出一调,琴几对案唤作李端的男子,自斟一杯,眼波漫过琼液,落在少女抬眸之处,双双凝眸间,四宇亦不觉清亮起来。眼波中流动着不易察觉的狡黠,抚了十年的曲子怎会错调,“曲有误,周郎顾”,她不过动了心思,只想惊起他的注目,此时的李端便是她镜儿的周郎呵。

  觥筹交错间,李端是微醺了,他眯了醉眼,原本淡淡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热烈。那热烈不光来自酒意,还来自那女子温柔目光的追随。李朗举止温和儒雅,亦是当世才子中的翘楚,工诗善画,通音律,善度曲。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宴饮之遇,轻歌慢韵里,是酒痕诗里心罗字,是错调等待的那一霎那!扬眉转袖频频错弦,便是紫琼之琴吟下素心。

  李君倜傥风流,镜儿姿色绝代,两相悦慕,眉意悄递间,郭暖察觉,曰:“李生能以弹筝为题,赋诗娱客,吾当不惜此女。” 李即席口号:“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清人徐增阅得分明:“手在弦上,意属听者。在赏音人之前,不欲见长,偏欲见短。”李君一句“时时误拂弦”,以目挑心,于有心伏于无心处,道出了小女儿家的婉转心意。郭暖与众宾客亦品出其味,拍手称善。李君最终以一诗抱得美人回。

  镜儿错调,李端悟得,是以回之以浓浓情意。李君诗中的周郎呢,姹紫嫣红的吴宫里,他所有的深情与眷顾,只投顾于一个叫小乔的女子。

  二十四便封建威中郎将的周瑜,吴中呼为周郎。三国志曾记:“策欲起荆州,以瑜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以攻皖,拔之。时得乔公二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乔,瑜娶小乔。”

  建安三年,周瑜辅助孙策攻破皖城。得大小二乔。孙策娶大乔为妻。盛大的庆功宴里,脱下战袍的周公瑾,羽扇纶巾,翩翩风度,有经世之才,精意于音乐。吴中歌谣曰:“曲有误,周郎顾”,他年少有为,风神俱秀,便是那江东女子梦魂中的周郎,即便三爵烈酒饮下,亦能辨识音律阙误。

  那一夜小乔在满室的惊羡里款款步出,娉婷娇媚若秋水中芙蓉方绽,盈盈笑意只为她的周郎而泛。“啼秋水、柳怯云松。”眉眼含秋,云鬓松绾,亦是万千风情诉不尽。

  姜白石又曾写:“为大乔能拨春风,小乔妙移筝雁。”说的是大乔能拨阮咸,而小乔亦是善筝的女子。袅袅间抚上筝曲,“秦筝吐绝调,玉柱扬清曲。”一弦一心,回首凝眸,公瑾温然浅笑,拨动了小乔心弦,高山流水间,寸心万绪。

  小乔许给周郎。孙策笑言:乔公二女经战乱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女子是男人征战的胜利品,如何不愿亦要屈从命运。只是这次即便是当作礼物相赠,她也遇上了她属意的男子,他不是突然出现在她生命里的男子,她也曾为他魂萦梦牵过,只是如今她终于属于他了,不再用惶惶的顾盼,可会得一生的眷顾?他亦心仪她的好,心疼她的离散,他向她许下诺言,你是我的妻,我的红颜,我的知己,我会给你珍爱眷顾。所以苏轼道:“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他们便是一世的传奇。

  他和她的幸福里,当然不会察觉,吴王的乐宫里,还有多少顾盼的眼神,她们隔着游弋的烛光仰望他。筝伶女子指尖的时时错抚,只是要一眼的饮鸩止渴。轻轻念,低低吟:“紫袖红弦明月中,自弹自感暗低容。弦凝指咽声停处,别有深情一万重。”

  终其一生他的眼和心只是凝望小乔一人。再多的渴慕亦只是浮云略眼。他辨识音律,弹筝女子指下设下的埋伏,小小阴谋错调,即便频频顾视,亦只是听调辨音罢了。他是走入她们生命的男子,却不会读到她们的渴望,她们怀着暗淡的心用余生来想望这段往事。他的知音已得,如伯牙遇子期,相顾相惜。爱一个女子,守一世诺言,注定要辜负太多的目光。

  她与他恩爱相谐十二年,她随他的周郎征战四方,她一针一线为他缝制征衣。他为她谱一曲《长河吟》,他始终只有她一个妻,她会娇憨的问:“小乔何幸嫁夫君。”他们坚守着相互的爱。

  只是天不由人愿,完美的周郎或是拥有了太多,多到天妒英才。还记得赤壁之战,阿蛮的仓皇奔退,待到繁华消歇处,唱尽歌舞。将军美人,零落尘土。 “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于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岁”。

  周郎病逝,三军为之举孝,举国为之哀悼。

  “忽闻江上弄衰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高山流水觅知音,谁伴婵娟曲中醉。“曲有误,周郎顾。”周郎已矣,知音异世,留筝谁听?战争夺走了男人的生命,亦夺去了女人的心,碎了女人的世界。小乔伤而抛掷其筝:“周郎不顾,小乔如何开颜?”

  “烟消赤壁人何在?月满长江水自流!” 扶柩东归,她痛欲随他而去,却是不能,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她只能失了灵魂而活,在烟雨的江南素衣簪木,为他守墓而居。东吴的遗音泠泠中,孤枕寂寂,泪痕入水,又沉烙深情几重?终究是离思哀断万千遍,小乔亦朱颜零落,四十七岁的年华,不到白发便心绝而亡。

  “巍巍两冢依城郭,一是周郎一小乔。” 庐江城外,两冢相望,月明荒野,他又可星眸回首,温暖一笑,小乔,这个音,你又错了。

  江山陈迹,人间万顷,东风漫染,半壁胭脂色。三国铁血,英雄寂寞归处,徒生出的流光溢彩,只因多了红颜一世的喜怒哀乐。



(深谢原作者,小得配曲,制贴,收藏与11/12/20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