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低音长笛:午夜天鹅

(2011-08-07 14:53:00) 下一个
低音长笛:午夜天鹅

午夜天鹅


Tim Wheater(提姆.怀特)曾是"舞韵合唱团"的长笛手负责谱曲与制作,演奏低音长笛的音乐家并不多,在New Age方面首推最有名. 他不仅能很随性的即兴演奏,也将低音长笛那种思乡情怀以及楚楚动人的音色发挥的淋漓尽致,增添低音长笛的神秘感。





清澈又空灵的笛,在春风沉醉的晚上,

象个忧郁的少女,浩淼中萦绕回荡。



长笛缓缓如月如水,柔柔地划过停止的思维和不曾跳动的心。

流淌的音乐带着落寂找寻失去的天空,

笛音悠长,绵绵不绝于耳,长笛以一份低沉把思绪抛撒。

景由心生,情由心动,这悠扬的笛声却让人无思无想。



这长笛似在吹奏孤独和无奈,或许是在悲鸣自己春的消失。

虽如此,却又能把人从喧嚣中拉回到佛的境界。



悠长延绵的笛声,是我缓缓流动的血液,

每流动一份就是一次折磨,就是一次痛苦的企盼.

希冀放在手,迷惘却总是看不透。



米盖朗其罗曾说过:睡眠是甜蜜的,

要能成为顽石,那就更好,

一无所思,一无所想,因此别惊醒我。

我没有睡眠,在低缓的长笛声中,却如顽石一般,

思无所思,想无所想,

静静地将长笛声细细剪裁成外衣,包裹一具白空。



笛音中,就这样失去一切记忆,也失去曾经。

一切均是梦幻,一切皆为空茫,飘渺如烟。



拉上夕光幕帷



夜色中



我的心开始一点点萌动



轻轻展开蜷缩了一日的双翼



舒活着



在这夜里



我开始禁不住得要翩翩



不是我不喜欢光明



只是我深知



每个生灵都有逃不掉的宿命



我是这午夜的天鹅



我的生命只属于这黑夜的宁静



我也不想拒绝那美丽的彩虹



可那斑斓的光彩



会把我灼痛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也曾经寻找光明



不是我不够坚韧



是漫漫长夜让我变得清醒



我是这午夜的天鹅



我该享受



这月朗星稀的茫茫苍穹



用翅膀牵动群星



让夜空飞翔坚定



待星移斗转



用心舔舐伤痛



也许



我放不下沉重



不能放下的还有我的初衷



这都无关紧要



要知道



我是这午夜的天鹅



哪怕



只有我一个在晚风中舞蹈



我也不会深感寂寥



只会庆幸



诺大的舞台任由驰骋



孤独就是这夜的霓虹



我累了,我倦了



我会停住飞翔



听东方敲响晨钟




箫笛 2006-11-26
www.internet-artworks.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