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大家

大汉大家的宗旨是为所有在北美的汉人提供一个大家庭的环境,团结大家共同建造一个良好的,平等的社会。这个社会会让我们感到是自己的家,我们可以安居乐业,享受生活,子孙后代不用为融入主流而烦恼。不论祖籍,地区,只要是中华后裔或对中华文化感兴趣的人都是大汉家族。
个人资料
mikecwu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Andrew Yang不打领带说起

(2019-08-22 14:47:49) 下一个
服装功能很多,最主要的是遮体和保暖,然后就是修饰美观,再其次就是身份的标志。
 
现代社会越来越务实,服装只需要舒适得体就行。美观已经不那么重要,身份方面已经有点副作用了。比如穆斯林的头巾,锡克教的包头,犹太人的小帽子等,在自己国家穿戴还可以,但到了其它国家还穿戴这些炫耀自己种族身份的服饰,轻则在容忍度宽的国家(北美)偶尔遭到低层次人的攻击,重则在容忍度低的国家(法国)被明文禁止。
 
我们华人对他们的服饰感觉是这些人死板,刻板,把自己弄得那么不舒服干嘛。大热天戴个头巾包头什么的有毛病。其实西方人的领带完全是一回事,是一件毫无任何使用价值的物品,不仅穿戴着很难受(卡在脖子),吃饭时候很容易弄脏,而且如果操作机器会带来生命危险。
 
领带和穆斯林头巾,锡克包头一样,是一个民族特征的服饰,在当今社会的作用仅仅是身份效果而已。然而,因为它是欧洲的民族服装,而近代欧洲横扫世界,因此大多数人觉得欧洲的民族服装,应该是世界服装的标准。
 
但是反过来想想,不是欧洲人的民族,以前都有自己的民族服装,为什么大家要跟从欧洲风格?当然,如果这种服饰最舒适得体,最实用,大家都采用是合情合理的。但这个毫无作用,只带来不便和难受的服饰物品,应该被淘汰到博物馆去了。
 
有人说领带好看。好看与否很主观,有人觉得好看,有人觉得不好看。再说,一件质地好的面料,带上鲜艳的颜色都是好看的。一条鲜亮的领带好看,一条鲜亮的头巾或包头同样好看。
 
如果需要世界大同,大家都应该向实用方向发展,摒弃具有某个民族特色的物品,即使这个特色来自欧洲民族。走在美国经济前列的高科技公司首先开始了休闲的工作服饰潮流,早早抛弃了领带。今天,Andrew Yang作为第一个总统候选人敢于不带领带上台,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他的信号很明显:我不随大流,我不是老一派的,我能带来创新。
 
他的另外一个提倡就是废除男婴包皮切除。这个习俗毫无任何医学根据,完全来自宗教里面的传统。基督教发源地是中东沙漠地带,古代人估计因为节约水而不常洗澡,如果包皮不切掉就不卫生,因此宗教就把这个习俗写入教义了。基督犹太和穆斯林教都是要切包皮的。当年我大儿子出生时候医院就问:你要给儿子切包皮吗?这个保险不付的,要自己掏钱。我当场就回复:Do I look like a Jew to you? That's some kind of Jewish tradition, certainly not a part of our cultural heritage.
 
所以,Andrew Yang这种敢做敢为,敢于务实的精神非常值得赞扬。
 
更重要的一点,我上高中的老大昨天说,Andrew Yang inspired me to run for President later in my life. Andrew Yang给我们后代的榜样作用是无穷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firefox2234 回复 悄悄话 不论杨安泽政见如何,
光凭他是华裔这一点,
就应该投他一票,这不是简单民族感情的问题。

忘记笔名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从看另一个人的博客看楼主的回复看过来,更加见识到了楼主的涵养。有人发言真是不可理瑜。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干嘛非要和主流靠拢,就要标新立异才配当领袖。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博主能够理性评论并反驳我的观点,值得赞赏,瞬间让我觉得之前的文字并不是博主你自己写的。

关于中国的问题,整个中国被人绑架,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镇痛是一定会有的,除非有人觉得只要有钱赚就好,是不是被谁绑架也都无所谓了。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考虑的并不只是博主你这类住在专业人士社区,又自己做生意的人群,一个3亿人的国家里有太多跟你不一样的人。至于产业是否能回到美国,首先再厉害的人定下的目标也没有100%都能实现的,其次如果这并不是川普的最主要目的也说不定。

不管他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总之现在的美国和中国要想一直保持现状,是完全不可能的了,因为双方都有太多方面需要做出转变。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好像有些道理。最近我们这里加州湾区连一些大型仓储式超市,一般说来物价相当稳定的,像Sam's Club啥的,都明显涨价。也许该到了要囤货的时候了。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现代医学发达,血友病完全不需要用包皮切除来诊断。

打领带这个礼仪,是应该废除了。总要有人站出来倡导,大众才会开始逐渐接受,慢慢的转变整个社会。Andrew Yang利用这个平台来开始倡导,值得响应。如果他总统选不成,但推动了废除领带的潮流,估计同样会是历史英雄。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Trump的种族歧视,有一点头脑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还需要媒体来告诉你吗?Trump给我们这些实实在在做生意的人造成极大麻烦。从中国进货加了25%关税,我们只能在商品上涨价。客户就减少购买量,我们生意减少,我们自己在其它方面的消费也降低,整个国家的经济就下降。你以为中国进货涨了25%,美国本土的人就会开厂生产这些中国产品吗?绝对没有的事。最多的结果是越南印度等开始取代中国,但对制造业回流美国毫无任何帮助。

如果你有亲戚朋友在中国,就知道奥巴马时候给了中国公民10年签证,被Trump取消了。中国人来美国只有一年签证,而且很难签了。中国人在美国拿绿卡的难度也大大增加。

再说,反对Trump的人大部分是因为Trump干的这些破坏力强的事实,大家很少是leftist or feminist.我非常反对15元Minimum wage,也非常反对对女性,对少数民族的Quota。人应该是按才能衡量,而不是种族或性别。而最主要不应该按种族搞quota的,就是移民的Quota.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useful idiots的定义: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N8ifx6r3W8

You are all very welcome.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但Donald Trump却用种族歧视牌打赢,.......Andrew Yang的战略就是这种创新手法,和Donald Trump战略方针同出一撤,只是吸引选票的手段方向相反:Trump用种族概念吸引选票,Andrew用UBI。"

博主还真是响应主流媒体的号召,专注地打川普种族歧视牌,我只能祝你“成功”了。

能做出这样的结论,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根本不屑掩饰的偏见,跟这样的人讨论问题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共产独裁政权统治下的国家,如果都是博主这样品德高尚的人,何愁政权不稳定?

Yuri Bezmonov说过一句话,大意是:对于那些leftist、feminist等甘愿做useful idiots的人,只有当独裁政权士兵的靴子踢到他们睾丸的时候,这些人才会意识到自己帮助了什么样的人上台;当他们以为自己扶植的极左、共产政权上台之后,自己就能和上面的人一起做控制国家的主人的时候,这些useful idiots只会被士兵们按在墙边,然后排队枪毙。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ngtze430030' 的评论 :

请给出证据。
Yangtze430030 回复 悄悄话 老川没尊重任何人也当上总统了!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切包皮不是基于宗教传统,而是真正的医学因素。
血友病是历史上地中海地区相对高发的疾病,就是损伤后无法止血,在当时导致死亡是不罕见的。切包皮就是一种专门检测这种疾病的方式,一旦在婴儿时期就发现,反正也就是死了,总比长大后发现要好。
至于领带,本身其实就是个礼仪作用,任何礼仪都是有某种看不出实际用途的内容的,比如见面脱帽,显然是否脱帽并没有对人体的实际意义。在正式场合戴领带,唯一的作用是表现正式,也就是你重视。而重视也意味着对他人的尊重。
不带领带显得随意,尤其是高科技领域常见现象,当年在东部甚至可以穿短裤上班(必须是制服短裤),但这种风格并不适合正式场合。比如正式场合对方打领带你不打,很难让对方觉得你是认真的,也就让对方感到你不尊重。
不知道杨泽安是具体什么情况,但如果是正式的辩论,大家都打扮起来的情况下,他要是不打领带就显得对其他人不够尊重。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政治舞台上的人物,面对的是所有能看的自己的人,有几个是你自己小圈子里的人? 你把这种细节问题看的如此简单淡泊,川普如果有这种可以随性而为的奢侈,就不用被所有媒体围攻三年了吧?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结婚戒指一事:刚结婚时候我们也都戴着戒指,觉得新颖有意思,也觉得是对配偶的忠贞。时间长了觉得很不舒服,就懒得戴了。反正熟人同事都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不会因为你没戴戒指就想和你相亲。只有酒吧哪种场合才会有人去注意你是否戴戒指,但已婚的人谁会单独去酒吧?社交场合我们都是出入成双,有无戒指根本不是问题。再说了,真的对配偶忠贞的人是不会因为有人向你套近乎就会动心的,因此这种象征性的物品毫无任何意义。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glegirl' 的评论 : “顺从主流”看你如何定义。如果你在IT行业,“顺从主流”就是不打领带。按照美国民意,宣扬种族歧视就不是“主流”,因为那毕竟少于50%。但Donald Trump却用种族歧视牌打赢,因为美国选举不一定是主流赢,而是那几个摇摆州来决定。你只要赢得摇摆州,其它人口大州要么是铁民主党,要么是铁共和党,对选举来说是无所谓的。所以,美国的总统选举就是靠创新手段赢得那几个摇摆州。Andrew Yang的战略就是这种创新手法,和Donald Trump战略方针同出一撤,只是吸引选票的手段方向相反:Trump用种族概念吸引选票,Andrew用UBI。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firstuncle:包皮是这么回事,医学界大家都知道:绝大多数男婴生下来都是正常包皮,有长有短,有松有紧。只要不妨碍小便,就是正常,不需要任何手术。如果包皮不容易上翻露出龟头,只需要平时拉扯一段时间,包皮就会松弛,就可以上翻,然后洗澡时候翻出清洗就行了。如果父母偷懒,不愿意花时间去给男婴拉扯,那么就是去割包皮的理由借口。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你先交代清楚是你儿包皮长还是正常,如果正常还去割那是宗教,如果过长还不割不知道你是无知还是吝啬,包皮过长不割害人害子害妇女,和种族有什么关系?不懂去狗一下,发帖先要对自己说的负责任。你先否认包皮长的危害,然后扯别的真让人无语。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杨不管领带打否,也不知道他的一千美金能否发出,也只能是一场秀而已。
杨是党内竞选给自己铺个垫而已,同时也亮亮相,好日后联盟党友壮实自己。
接下来的一个他必须要面对的”炸弹”,中美关系,估计他会踩爆。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glegirl' 的评论 : 同意此观点。
beaglegirl 回复 悄悄话 对于华人这种政治新人,在这种小事上其实还是应该顺应主流,这种竞选是希望自己的形象被接受,而不是标新立异。还是那句话,作为华人一定支持他在党内的竞争,但是台湾政客眼界心胸没有达到团结海外华人的程度。作为一个比大陆人早来二十年的,发达国家的人,美国台湾人也许并不愿意和大陆人在政治上捆绑在一起,而是希望和素质较低的大陆人分开玩。不评价这种观念的对错,因为这事人之常情,只想说,这个方向是错误的。作为一个小团体,美国人分不清哪国亚洲人,但是分而治之的原则是要执行的。没有美国大陆华人的支持,台湾政客凭一己之力走不远。
car88 回复 悄悄话 不割包皮的男人啪啪啪时比较爽。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领带虽然无用,但也是公众形象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物件,打了领带尚且无法保证胜出,不打领带就根本不可能有戏,即便是人气已经很旺的川普,如果减少打领带的次数,也会影响他的选票。

如同戴结婚戒指并不能保证婚姻和爱情没有波澜,但是一旦为了图一点点的舒服而摘掉婚戒,别人看到就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配偶看到会起疑心,朋友看到会犯嘀咕,暗中追求者看到了就会觉得自己可能有戏了,公司同事看到了可能会以为你婚姻状况会有波动........

领带也是一样的作用。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世界上为了官位而精于钻营的人实在太多,竞争极其激烈;

不如专注于做实事,可以积攒功绩,又很少人跟你竞争。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加拿大的trudeau还卖弄他的花袜子呢,看看他管理国家的成就!

是不是其他所有要件都没有竞争力,所以只能钻研这种细节小事了呢?

关于小孩子志向的问题:当上总统的人,似乎都不是从小就想当总统的人,而是那些专注于把眼前事情最好的人;

而且最高领导人的最佳人选,最好是一些并不醉心于那个职位的人,如果关注最高职位多于关注如何做事解决问题的话,就成了希拉里:总统宝座没坐上,反而被人挖出三十几年毫无政绩,却积攒一堆贪赃枉法的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