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脚博士 的天地

光着脚在天地之间留着足迹,直到一个轮回为止。。。
正文

我即将退休的老板-Fred

(2019-11-21 10:33:59) 下一个

**************************************************************

Fred 从1975年开始在WVU工作,开始担任起一干就是40多年的媒体工程师。大家常常开玩笑说他一定从小就在西弗吉尼亚大学工作了。也就是这么一个小男生帮助大学的医学院在七十年代就开发出来手术室, 牙医间的摄像头和声音系统用于现场教学学习和记录。

我认识他要算从1987年在CMA教堂合唱团开始的,那个时候的他就是教堂里的音响系统工程师,一个年轻而英俊的基督徒,他聪明,有活力, 热情而谦卑,通过他的 setup,我们的合唱团总是发挥着最佳效果, 赞美主的激情都是美美分享着我们的歌声。

没想到30年过去后的团聚是在同一地点工作。他还成了我的直属老板。 当我接受这份工作的面试时候,他因病是通过远程电话给我提了一些问题,我也不知道他是我的老朋友。后来开始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们都没认出来彼此,真是岁月不饶人哦。 有一天,他告诉我:

“30多年前在教堂认识一位中国姑娘。”

我问他平时去哪个教堂,然后我把自己保存的1987年教堂的 picture book 给他看,我问他是否认识合唱团照片的中国姑娘,他看着我,

“你是我很久以前认识的那个中国女孩子吗?”

可以想象我也变老了,不仅仅是那个英俊的小男生变成了即将退休的他……

成为老板的属下很短暂,我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向他学习一切。他总是说:

“我在这里工作了40多年了,你不可能几年就学会所有我会的东西”

他是有史以来我最好的老板,他以自己的方式教会了我怎么谦卑,友善的作人, 他常常对我说:

“我不确定这是否行得通,但我们试试看吧……”,

   

他每每教人的时候, 都让你感到他是在和你一起学习, 探讨, 而不是居高临下的指手画脚。我感恩有一个这样的老板。

我们来自同一个教会, 信仰着同一个天父, 他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基督徒兄弟。我们常常一起祈祷,把多病的身躯交给上帝。我很幸运的看到我的两个老板相处的非常友善, 他们彼此就像左右手,尽管他们是忘年之交,但是我总是看到他们像好哥们。他们分享着工作,娱乐,爱好,甚至是房屋建筑上的问题。 我为 Tim 即将失去的左右手感到遗憾,我为自己以后无法天天再见到 Fred 感到遗憾, 更为他能开始享受退休后的生活而祝福。

        

他是一个有故事, 非常坚强和有信心的人,他曾身患癌症五次手术, 化疗。 常常看到他早上化疗, 下午就在办公室上班了, 他常常让我想起废寝忘食的中国王敬喜。 他是一个大干资本主义的美国王敬喜劳模。哈哈。靠着主的怜悯和保守, 他的病痛, 癌症没有打垮他, 反倒交托给了主的使用。 神的恩典真是够用, 他也在退休的岁月时拿到了一年额外的收入, 感恩主的预备。

他也是一个很有个性和专注的人,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想问他, 你一定需要跟他预约时间, 否则, 你问你的, 他左耳不进, 右耳更不用出。你问完走了他都没看见, 因为他总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忙乎着, 而且他不能一心二用。 哈哈。他干什么都认真, 就连玩都一样, 他自己设计了飞翔侠的装备, 开车到山顶上, 然后穿戴好飞下来, 感谢主他没直接飞去天堂。 他每年也去北卡和加拿大钓鱼。 每年冬天整个小区除雪是他的任务, 不仅仅是他的爱心, 而是他设置制作的装甲车除雪器是他的有一个高配置玩具。

他真的是个多方面的能人。 工作,家庭,教堂,丈夫,父亲,爷爷, 他的多角色扮演的淋漓至尽。他以非常有创意的方式处理着所有事情。感谢上帝我能有机会向他学习,并向他的退休生活致以最诚挚的祝愿。谢谢他的太太玛丽亚,允许我在工作需要帮助时随时给他打电话。愿他更开心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