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冰原中的绝世美景(4) - 众神的殿堂

(2019-03-04 21:15:55) 下一个

地球上总共有14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它們有個英文名字叫做“Eight-thousander",這14座高峰都坐落在喜馬拉雅和喀喇昆侖山脈裡;其中有四座分佈在喀喇昆仑山脉中,剩下的十座在喜馬拉雅山系。下圖標註了這14座世界巨峰的分佈圖:

 

14座8000米以上高峰的分佈圖 (此圖片來自網路)

 

一大早起床,爬出帳篷,日頭已經升起老高,又是一個晴好的美麗清晨,說來這次的人品真是好到爆棚,日日豔陽高照。冰原的早晨,空氣如冰一樣寒冷,走在曠野中,我的臉上一直在隱隱地刺痛,彷彿空氣中的水汽都凝結成冰絲,我一路走過去碰碎了無數。營地裡沒有設立洗手間,我總是會多走幾步,遠遠離開營地,找一個無人的山凹,用文雅的方式說:Go Answer the Call of Mother Nature。地面石頭的間隙處都是厚厚的冰,有些結成美麗的冰花,有著獨特的冰紋,在這個荒涼的冰原上曇花一現,當太陽升高後,它們就會化成涓涓細流,匯入冰河之中。白天水聲潺潺的河水,現在都悄然無聲,液體的流水在如此高海拔的寒夜裏,都凍結成固體的冰;白天隨著氣溫地升高,這些新冰又會融化成水,重新歡快地流淌。雪山上如果無風的夜一定是真正的萬籟俱靜,死一般的沉寂。

 

一大清早,營地附近地面上的冰花

 

九曲十八彎的Glacier Streams.

 

辦完一天的大事,凍得手腳發麻,我一路小跑回到營地,希望丹田之火快些升起,讓自己溫暖起來。廚房帳篷門口,廚師已為我們燒好溫水,放在一個保溫瓶裏,水溫僅比體溫略高,在人煙絕跡的冰原上,這樣的溫水已經讓人十分感恩了。刷牙用小半杯水,洗臉就用手巾沾些水擦一把臉;臉上就塗一種面霜,再加一層防曬霜,其他的諸如爽膚水、緊膚水、眼霜、精華液等都不敢再用,化妝品更是完全杜絕;因為洗臉太潦草,塗一堆東西在臉上,洗不乾淨的話,還不如不用。這樣也好,每天早上幾分鐘就能把臉糊弄完畢。梳洗完後,最後整理一下坨包,濕的毛巾就放在坨包最外面的口袋裡,從來也沒有發臭,估計病菌都被凍死了。整理好的坨包,放在帳篷門口,挑夫們會來收走。收拾完畢後,我們就來到餐帳等候早飯,餐帳的一角放著充電的物什件兒,我們從插座上找回自己的電器。旅行社給我們配備了一個發電機,每天有3個小時的充電時間。我帶了2個充電寶,各色電器的N個電池;每個人都有不少電器需要充電,旅行社提供的插頭不太夠用,我自己帶了一個接線板,這樣我那些寶貝才有足夠的插頭充電。

 

我們在吃飯時,挑夫們拆了帳篷,打好包裹;等我們出發後,他們再把廚房和餐帳拆下,把重型物資放在馬背上,把零散的東西裝在藍色的塑料桶裡,自己背著。在我們走了半小時左右,這些挑夫們都陸陸續續趕上並超越我們,他們要趕在我們的前面,到達午餐的地點,為我們鋪好地墊,放上零食,燒好熱水,等我們到達時,為我們煮麵。等我們吃完午飯出發後,他們再收拾東西,然後趕在我們前面到達當天的營地,為我們搭好帳篷,搭好餐帳,準備當天的晚飯。在這個大山深處,我幾十年來所受的教育和積累的人生經驗都完全無用,面對如此惡的自然環境,我只有百分之百相信、依賴嚮導和挑夫們,他們是我這一路來最重要的保護力量和精神支柱。沒有他們的幫助,我會寸步難行,無法生存,更遑論走完整個既定行程,得到一個如此完美充實,此生難忘的人生經歷。

 

吃完早餐,我們整理好隨身的背包,這天是徒步的第六天,我們將前往12公里以外、海拔4500米的Concordia,爬升289米。Concordia位於兩大冰川Baltoro & Godwin-Austen Glacier的交匯處,它由一個歐洲的探險隊命名;據說這個地方十分象阿爾卑斯山脈的伯爾尼高地上一個叫Concordia的地方(Bernese Oberland of Central Alps),所以也給這個地方起了一個相同的名字。我在網上找到下面這個圖片,紅色箭頭處就是Concordia。

 

網上找到的圖片

 

喀喇昆侖山脈裡共有4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它們都聚集在Concordia附近,所以Concordia是通往這四座巨大雪峰的必經之地。有人給Concordia起了一個別名叫“Throne Room of the Mountain Gods”,直接的翻譯就是"山神的王座室";我覺得它應該就叫“Temple of the Mountain Gods” - “山神的殿堂”更為合適。

 

挑夫們打包好行李,準備出發

 

出了Goro II 營地後不久,我發現這天路上的冰塔林比前一天的要密集、壯觀很多,而且山形也好看。我問了Sharif,他也證實了這點。前一天的冰塔稀稀落落,讓我好生失望!這天的冰塔林給我新的希望,我不想錯過。於是我跟Sharif表達了想再飛一次無人機的願望,希望他在我們必經之路,選一個冰塔林最美的地方,建議大家休息半小時,讓我有時間再飛一次無人機,Sharif當然是滿口答應。走不到一小時,Sharif拉住我說,Jen,就這裏吧?我徵求了隊友們的同意後,放下背包,接過Sharif遞給我的無人機,打開翅膀,打開無人機和遙控器的開關。在我準備飛行的時候,Sharif問我,可不可以用無人機拍他爬冰塔的情景?我聽了大喜,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場景。

 

我們的馬隊走在冰塔林中

 

隊形還相當整齊

 

我從來也沒數過我們隊伍有多少挑夫,直覺是人員配置的不是特別有效率。

 

我站在一個巨大的冰塔林旁,手扶著堅硬、寒冷的冰面,手很快沒有知覺。

 

Sharif還是背著他沈重的大包,外套招牌橘紅色背包套,找了附近最大的冰塔,嗖嗖幾下就爬了一小段,隊友們都跑到冰塔腳下對著他拍照。我的“御”騰空而起,以更快的速度,迅速爬升數十米,俯瞰著周圍的冰塔林和巍峨的雪山;然後降低高度,找到Sharif且對準他,打開錄像,把他攀爬的過程通通收入其中。Sharif真不愧是爬山能手,這些冰塔其實就是露出地表的冰川,表面異常堅硬滑溜。Sharif身形靈活,手腳利落,一點都沒有被沈重的大包而影響。大概是聽到了無人機螺旋槳高速旋轉的聲音,他加快腳步衝向冰塔的頂部,在沒有冰爪、冰鎬等任何工具的幫助下,大概十幾分鐘就坐在冰塔最高的脊背上,向我的無人機招手。

 

一個馬隊穿過冰塔林向我們走來

 

一座座冰塔從地面上拔地而起

 

最左邊的小紅人就是我;這時Sharif剛剛開始爬這個冰塔,其他的隊員圍著他拍照

 

如此的冰面,不知道Sharif在沒有冰爪的情況下,是如何handle的?

 

很快Sharif爬到冰塔最高的脊背上

 

Sharif向我的無人機招手

 

一覽眾山小的感覺一定是超好的,這不就是我爬山最美麗的回報嗎?

 

Sharif準備下冰塔了

 

下冰塔的難度要大大高於上;所謂的上山容易下山難。

 

如此陡峭、堅硬,濕漉漉的冰面,我在下面看著都替Sharif捏一把冷汗。

 

航拍GoroII 附近的冰塔林

 

數層冰河

 

雪山和天上的白雲,壯觀的景色

 

極目遠眺的曠野,Sharif的橘紅色背包套,相當惹眼

 

老孟如此專注地低著頭,是找崑崙玉石,還是紅寶石

 

地面上越來越多的冰柱豎立著,大大小小,形態各異。

 

我和雪山的對話

 

我和冰蘑菇合影,在猶他,是黏土頂起的石頭蘑菇;在這裏,是冰塔頂起的石頭蘑菇

 

美麗的冰湖,藍天白雲的倒影

 

冰湖旁,大夥們都搔首弄姿了一把

 

飛完無人機,我們繼續向前,路上遇到了一隊人結繩而行,他們都把自己包裹得很嚴實。那個隊形一般常見於高海拔的雪山之上,而這裡風和日麗,腳下無雪,那情形實在太惹眼,我們都在猜測為啥?Sharif說他們是軍人在換防,如此行動,是為了救助還是防止逃兵?我們不得其解;這時我再定睛看他們,認出了其中幾個是昨天來我們營地的那些大兵哥。這一隊軍人走過後不久,我們就碰到一個長長的馬隊,從大山的深處走來,馬隊浩浩蕩蕩,十分壯觀,根本看不到頭尾。馬兒們一個接一個,駝著統一的棕黃色馬袋或油桶,沿著固定的路線向前走著,訓練有素。真不知道這大山裏住著多少軍人,需要如此龐大的馬隊運輸軍用物資?

 

一隊巴基斯坦的軍人結繩而行

 

一條線上的螞蚱,誰也跑不了誰,說得就是這個吧?

 

長長的馬隊,運送軍用物資,綿延不絕,目測超過百匹

 

這些馬匹跟著領頭馬走,上百匹馬僅有2-3人看顧,十分訓練有素

 

快要到達Concordia了

 

 

剛剛抵達Concordia,Sharif就迫不及待地指著一個方向對我說:Jen,這就是K2。這是我第一次看到K2,它躲在6256米Marble Peak的背後,只露出右側不到1/4、被白雪覆蓋的山體;山頂還有雲霧繚繞,看不到完全的面目。喬格里峰羞羞答答,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模樣,更加讓人心癢難忍,欲罷不能,恨不得馬上奔到它的腳下。我放下背包,這時的太陽不躁不熱,微風輕撫我的面頰,我站在一個山坡上,面對K2的方向,默默地看了很久。那一天是我們徒步喀喇昆侖山脈的第6天,真可謂跋山涉水,飽經風霜;終於讓我得以一窺K2的真容,雖然只有一小部分,但這一眼來之不易!我得好好地多看幾眼。

 

驚鴻一瞥見K2-中間偏左那個小雪峰是K2,右邊這個平坦的山峰是K3-Broad Peak,

 

挑夫們已經搭好餐帳,我找了個椅子坐下,午後燦爛的陽光下,帳篷裏寧靜而溫暖,我喝著熱水,看著照片。突然帳外人聲鼎沸,Zakir進帳跟我要相機,說是有人要訂婚,問我要不要去看看?隊友們聽聞,都跑出去看熱鬧;我坐在椅子上,懶得動彈,就叫Zakir多拍照片給我看;小胡也不想湊熱鬧,幾分鐘後,帳篷裏就剩下我倆,我們喝著茶,聊著天。這時我們的隊伍已經集結了8天,一起徒步6天,彼此之間有了一些很粗淺的認識。我們聊了互相之間的感受,當面交換意見,半多小時的聊天,我感覺挺好。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每個人都有各自迥異的人生,加上脾氣秉性的差距,我們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就一見如故,親密無間。大家能夠求同存異,寬厚包容,互相尊重;遇到事能夠開誠布公地說開,面對面地溝通,而不是在背後竊竊私語,就不失為一個真實坦蕩,值得信賴的人。

 

這位美女在Concordia舉行無新郎的訂婚儀式

 

行囊裏還可以放這麼一件厚重無用的衣服,我很佩服這個美女

 

挑夫和徒步客們在歡慶

 

夕陽西下,又是一個美麗的黃昏,只是天上少了些雲朵,比起前一天晚上絢麗的火燒雲要遜色一些。我休息得差不多了,拿起相機,走出餐帳,面對美麗的G峰,先掐了幾張照片。剛剛看了半天的K2,突然又不知去了哪裡?我不知道是我沒記住方位,還是K2躲進了雲層之中?夕陽的腳步極快,我還沒來得及多拍幾張照片,光線已經快速地從我身邊溜過;黑夜接踵而至,酷寒如影隨形,我的手指很快凍僵,刺骨的冷讓人在室外待不住。

 

一如既往地優美如畫的G群峰,右下角是我的影子

 

Concordia的營地很大,這是通往四大8000米高峰的必經之地

 

G4上最後一抹燦爛

 

日照金山 - Broad Peak,世界第12高峰,8047米

 

6010米的Mitre Peak上最後一縷陽光

 

拍完Mitre Peak的日照金山,我趕緊跑回營地,一頭鑽進餐帳,口裏叫著Shabi要熱水。Shabi是我們的廚師助手,經常來餐帳給我們開飯,他是一個非常純樸善良的巴基斯坦人;Shabi拿著我的杯子,給我倒了滿滿一杯熱水;我手捧水杯,放在下巴處,熱騰騰的水蒸氣噴在我的臉上,驅走了堆在臉上的寒氣,我凍僵的臉這才有了感覺。

 

白天徒步的時候,Sharif就拜託我,讓我晚上做個中國菜給大家吃,因為小馬跟著雲樂撤離,原計劃她給我們每天做中餐也泡湯了。我不知道Sharif為什麼選我做菜,可能是我長得比較像大廚?!哈哈!說實話,我也有點思念中餐。休息了一會兒後,我跑去廚房看了一下庫存,所有的蔬菜都蔫巴啦唧,很不新鮮的樣子,原料不好,我再有本事,也做不出美味佳餚來;看了半天,只有土豆無所謂新鮮,那就做一個醋溜土豆絲吧?廚房條件也差,我跪在地上,砧板放在地上,刀很鈍,我彎腰低頭切得很吃力。Sharif看我切得氣喘吁吁,就提出幫我。我把砧板交給他,沒想到他蹲著切菜,還能發揮純熟的刀工,一陣快刀如密集的雨點,很快一堆土豆絲就切好了。炒土豆絲就簡單多了,爐頭火力非常給力,很快菜就炒好。上桌時還沒來得及拍照,就被大家一搶而光!可惜我在K2做的唯一的菜,沒有留下圖片。:D)

 

Sharif在帮我切土豆

 

飯後,Zakir走進來跟我們商量,根據最新的天氣預報,二天後晴好天氣將會結束。掐指算算,兩天後正是我們翻越Gondogoro La Pass之時,如果天氣狀況不好,翻山的路徑可能會關閉。他給了我們兩個提議:1)按原計劃,到Ali Camp後看天氣再做決定。 2)放棄K2大本營,我們第二天就趕去Ali,當天晚上翻越雪山。我反對第二選擇,K2大本營是我們此行最重要的一站,雖然只是一個營地,可能看不到太多景色,但大本營有指標意義,此行叫做K2 Base Camp Trekking,如果因為身體、天氣原因到不了大本營,那也沒有辦法;但如果為了翻越Gondogoro La Pass而放棄大本營,那是此行最大的遺憾,而且本末倒置;最後隊友們一致通過還是按照既定行程,不能放棄大本營。然後就是要決定如果到達Ali營地後,萬一天氣不好,我們該怎麼辦?大家七嘴八舌,有隊友建議死等;Zakir沒有給出旅行社的底線,旅行社不可能讓我們無限期等待,因為隊伍那麼多人,每天都要消耗不少食物和燃料;我更慘,還有時間的限制,我最多就有兩天的機動時間,萬一不能翻越Gondogoro La Pass,我們得原路返回,那個行程比原計劃要多出兩天,所以我基本沒有時間在Ali等待;其他隊友的時間比我充裕很多。

 

會後我找到Zakir,告訴他我的行程安排,Zakir安慰我不用擔心,實在不行,他們會拆組,他或者Sharif會帶我和幾個挑夫走原路返回;剩下的可以繼續在Ali營地等待合適的窗口過雪山,他的話讓我安心不少。

 

第七天早上醒來,照例是晴好天氣,穿好衣服走出帳篷。一大早的幾件例行大事,在越來越高的海拔處變得越來越艱難,冷,冷,刺骨的寒冷,手腳總是冰涼發麻,臉頰都是木木的。每當手指碰到冷水時,都被凍得一個激靈,總讓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已經久違了的蓮蓬頭:打開蓮蓬頭,大量的熱水流出,熱熱的水蒸氣充盈著玻璃的沖涼間;熱水在肌膚上流動的那種美好感覺,每每想到這些,都會讓我渴望到發狂!滿腦子幻想著熱水,右手卻要拿起手巾,水杯裏的溫水在1、2分鐘內就變成冷水,我沾了一些,略略打濕手巾,慢慢地擦臉。現實如此殘酷,還是不要想入非非得好。熱水澡在當下艱苦的環境裏變得如天方夜譚一般,遙不可及!

 

這天我們要去K2大本營,終於要走到此行的目的地了,我的心情還是很有點激動的。從Concordia走去海拔5100米大本營,距離是11公里,爬升600米;途中會經過4800米的Broad Peak,又名K3的大本營。從營地出來,要翻越幾個山坡,跨越數條冰河,其中一個碧綠的冰湖,像一粒品質上佳的翡翠,在巨石堆中熠熠閃光。

 

出了營地,我們向K2挺進,K2還是露出小荷尖尖一角。。。

 

綠色的冰湖

 

綠瑩瑩的冰河

 

回顧走過的路

 

我們上下幾條冰溝,繞過幾個山坡,猛然一抬頭,那個令人激動的畫面猛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趕緊捂住自己張大的嘴巴,以防我大驚小怪的呼叫聲讓人恥笑。K2-喬戈里峰那金字塔形的山體,從底部到巔峰,安安靜靜地佇立在大地盡頭的地平線上,毫無遮攔,纖毫畢現,那一刻,圍繞在K2山峰的雲彩都消失不見,K2終於大大方方地秀出它完整的面目,讓遠道而來的我們盡情欣賞;那畫面是如此的靜謐祥和,它吸引了我所有的目光;7天來的辛苦跋涉,風餐露宿,一切的艱難險阻,在這一眼中得到了充分的回報!K2彷彿是一個多年未見的老朋友,那種既熟悉又陌生的別樣感覺,剎那間充盈了我整個的腦海!

 

K2 - 佇立在遠遠的地平線上

 

Sharif領著大夥們走向K2。K2彷彿近在咫尺,觸手可及。

 

我還在山坡上傻傻地駐足凝望時,Sharif在不遠處叫我跟上,我衝下山,很快趕上Sharif,要求停下拍幾張照片,Sharif笑著說,別著急,前面有的是地方讓我拍照,今天咱們會一整天面對K2前進,你會看到厭煩的。我說,百看不厭,好容易走到這裡,我要看個夠;他說今天天氣很好,你會看個夠的!果然,很快的,我們到達一個空曠地帶,K2依然站在遠方的地平線處。Sharif宣布休息,我趕緊拿出相機狂拍爛照。

 

世界第二峰-K2在我的兩指之間。請忽略我勞動人民的手 :)

 

我和K2的合影

 

我和嚮導們的合影;左邊是Zakir,右邊是Sharif

 

這一天因為拍照,我老是掉在隊尾,Zakir壓隊,所以我們走在一起。Zakir比較活潑,一路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走路也是蹦蹦跳跳,跟沈穩寡言的Sharif完全是不一樣的個性。沒走多遠,他要替我背包,我笑著拒絕,說,我現在能背動,兩天後翻雪山時,再請他幫忙。Zakir說,Jen,別擔心,我會盡力幫你完成心願。走到一個大石頭後,我感覺肚子不太舒服,放下背包,再一次去Answer Natural's Call, 等我回到步道上時,Zakir已經背起我的包,在前面等我了。又有點拉肚子,讓我的心情十分沈重,徒步第一天的遭遇實在有點嚇人,我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兩天後翻越雪山是此行最艱難的行程,這個時候一定要保持身體的最佳狀況。。。所以我也沒堅持要回背包,他願意背,就讓他背吧!誰對我好,我都會記在心裡,以後會找機會報答。對嚮導們來說,最大的肯定就是來自遊客的小費吧?

 

我壓隊,讓Zakir幫我拍了一張整個隊伍走向K2的照片,此時的K2已經圍上一個披肩。

 

K2及周圍雪峰

 

我向K2舉雙手致敬!

 

K2作為背景實在是太高大上了。

 

我選中這裡,用長焦拍一張,因為隔得遠,人會比較小,這樣可以把山的氣勢拍出來。

 

可惜Zakir沒注意我身後大石頭,應該讓我站上面把人拍全就好了。

 

到了午餐地,一路過來,午餐都是冰川水加罐頭面,煮得稀爛,在這種荒山野嶺,能有口熱的面湯吃,已經是珍饈美味!我天天這樣對自己說,鼓勵自己多吃一口以補充體力,可惜我自小嘴巴刁蠻,味蕾早已被美食慣壞,根本不上大腦的當。每每端起碗,吃不下幾口,味道不好就嚥不下了。這一天因為拉肚子,我也不勉強自己吃麵了,肚子空些可能更好些。

 

前方就是午餐地,挑夫們已經鋪好地墊等著我們的到來。

 

午飯後,我們繼續向前,沒多久就到達一個營地,我以為到了目的地,開心地剛想撒開腳丫跑過去,被Zakir一把拉住,他說,別急,這是Broad Peak Base Camp。在BBC,我們再度遇到了那個計劃登頂Broad的團隊,他們在幾天前無私地幫助過雲樂。在他們的豪華大營前,一頭巨型的黑牛????栓在一個木樁上,這是他們往下一個月的食物。他們的領隊正站在大帳外,我們聊了幾句,得知他們計劃在這裡紮營一個月,要全程錄像,要等待合適地窗口,他也提醒我們再有兩天要變天。衷心祝福他們好人多福、心想事成、安全登頂、順利返回!

 

BBC - Broak Peak Base Camp

 

離開BBC前,我打開一包能量膠,把一堆黏黏稠稠的膠狀物擠到嘴裏,那味道真是不敢恭維,咬不爛、嚥不下,費了好大力氣才吃了一包。我喝了口水、站起來準備走。Zakir讓我跟著一個挑夫,他還要在BBC找朋友打招呼。我跟著個挑夫,一個人快步走,走得痛快淋漓,不知道是能量膠起了作用,還是午飯後從腹瀉的陰影中走出?我一直跟著他,突然他一個轉彎不見了蹤影,我不敢再走,生怕迷路;找了一塊大石頭坐下,有點口渴,背包是Zakir背著,他還沒跟上來。我只有等他過來,午後的太陽很暖和,冰原上幾乎無風,氣溫宜人,我等著等著居然睡著了。半小時左右的時間,隊友們陸續趕上來,兩個嚮導也追了上來,我們重整了隊伍,一行人接著向前走去。

 

我站在白色的冰川上,仰望這裡美麗的雪山群

 

腳下的路是如此的坎坷難行

 

BBC裏K2大本營約是2小時左右的路程,路上的冰柱越來越多,路也更加難走。因為冰川的運動,原先的路早已不見蹤影,Sharif需要重新找路。我們在巨石堆上緩慢前進,最後被一條巨大的冰縫擋住去路,冰縫裡是湍急的河流,往下看時都能感覺到一股寒氣撲面而來;我們走了一會兒都找不到合適的跨越位置。Sharif讓我們原地休息,自己一個人跑到前面探路,Shabi也在附近,他們兩個上上下下找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合適的地方。Sharif大聲呼喚我們過去。我膽小暈高,跨越的時候,兩個嚮導在冰縫的兩邊,一個護送,一個接我,我還是一番要死要活地大呼小叫。:) 看看隊友們跨越的雄姿,可惜沒有人給我留下狗熊模樣兒。氣人的是,Zakir給我演示他如何跨冰縫的,人家隨便一跳就到對面,然後面對著我的鏡頭,笑嘻嘻地拔地而起,輕鬆跨過;Sharif更加過份,他雙腿併攏,縱身一跳而過!

 

老孟跳過

 

吉普也跳過

 

Zakir跳了幾個來回,對我說,這太容易了,有啥怕滴?

 

最後那個冰溝就很簡單了,我輕鬆跳過,在對岸拍隊友們過河的姿勢。為了確保大家的安全,Sharif還是在溝對面幫助每一個隊員。

 

 

過了冰溝,很快看到遠處的營地,跟Zakir確認了,那就是K2的大本營,我興奮地快步向它走去!經歷了嚴重的高反,跋山涉水地徒步了7天,共計107公里,終於在2018年7月11日的下午3點,我站到了世界第二高峰、喬戈里峰大本營的土地上,這一刻等得太久,真正做到時,心中五味雜陳,難以言表。

 

K2大本營遙遙在望

 

我在大本營的帳篷

 

打開帳篷看K2

 

到了大本營,先東張西望到處看了一圈後,就感覺非常疲勞,趕緊跑去自己的帳篷,睡了一個午覺!迷迷糊糊中,就聽到吉普他們在我們帳篷外面的石頭上喝茶聊天。我套上所有的衣服,爬出帳篷,一眼看到吉普的那套瓷器,他們幾個在大本營擺下龍門陣,我也湊了過去,喝了茶,拍了悠閒照片。因為在山腳,整個營地都在K2巨大的陰影裏,雖然那時陽光燦爛,可是營地裏見不到一絲陽光。坐了一會兒就感覺手腳冰冷,我站起來,拿出無人機,再次在空中巡視這片土地。此行最大的後悔,就是在家沒能好好操練無人機技術,我總是搞不清前後左右是哪個手柄控制,連錄像、拍照也時不時調不出來。。。每次飛行,都是烏龍一堆,弄得自己手忙腳亂,回家看照片都是後悔不迭。拍完風景,小胡叫了隊友們,我們拍了一些小夥伴在大本營的合影。不管好壞,總是一個紀錄,一段值得收藏的美好旅程。

 

在大本營喝茶,那種幸福,此生何求?

 

K2大本營分兩部分,我們徒步到大本營為止的,待在Trekkers' camp;真正準備登頂的,他們的營地Climbers' camp裏這裡有5-600米之遙。原計劃到了營地後,是要去Climbers' camp,看看能不能找到登山界的大佬們合影?結果到了營地,睡了一覺後,就懶得動彈,加上拍照,飛無人機後,日頭就不早了。

 

K2山腳下密密麻麻的冰塔林,和大本營隔著一條冰河

 

雪山、冰川、冰河,綿延不絕

 

照片中央是Climbers' Camp;和我們Trekkers' Camp約5-600米之遙

 

Trekkers' camp,營地裡就我們一個隊伍,大部分隊伍都是到達大本營後,當天折回Concordia

 

我們的合影

 

我們在大本營的三個帳篷

 

大本營的海拔已過5000米,日落後,立即感覺到溫度的巨變。吃完晚飯,餐帳裏也異常寒冷,我坐不住,就回自己的帳篷睡覺,雖然開了3個暖寶寶,還帶了一個裝滿滾水的水杯放在睡袋裏,我的睡袋是15F(-10C),這一切都無法抵擋5100米冰原上的寒夜!因為徹骨的寒冷,我幾乎一夜無眠,聆聽了一整夜,遠遠近近,隆隆不絕的雪崩聲,有點聲音之宏亮,彷彿天崩地裂,讓人感覺到大量到積雪正撲面而來,馬上就會淹沒我們的帳篷。睡墊很薄,我一直感覺到帳篷下、石堆下的冰川深處在活動,整個冰面在微微顫抖,我的心也跟著發抖,總是擔心營地下面的冰面會跟著雪崩塌陷,這樣惴惴不安的情緒,加上零下十幾度度氣溫,讓我徹夜不安,輾轉難眠。在如此原始粗獷的大自然面前,人是多麼地卑微渺小且不足以道!

 

 

 

请关注我个人的微信公共账号:“洛城摄影人”。那里有我最新的游记及美食文章,谢谢阅读!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太棒了!这是怎样的经历!我在爬山的时候,和群山融在一起,觉得人类那么渺小,自然界太强大了,仿佛群山要把人吃了。黑夜的群山更可怕,吞噬了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

那么高的地方,居然有人穿拖鞋上山?能用无人机也是很厉害,至少空气没那么稀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