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冰原中的绝世美景(3) - 高山仰止

(2019-02-10 22:12:58) 下一个

第四天是行程中路程最短的日子,在高原上暴走了三天,第四天輕鬆些,調劑一下節奏,以便迎接下面更艱苦的徒步;加上在进入4000米這個高海拔之前,有半天休整時間,让大家洗洗涮涮,整理一下內務。事實證明,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安排。这天我们的目的地是6.2公里外的Urdukas营地,海拔是3900米,爬升249米,下降39米。因为路途比较短,一切都很悠闲:早上多睡了半小时,早餐也是拖拖拉拉的慢節奏,出发时已经快8點,一路晃晃悠悠,東遊西逛,正午方才到达Urdukas营地。
 

进入Baltoro冰川的腹地后,步道上經常能看到暴露在地表的白色冰面。腳底踩著萬年的堅冰,那種感覺很有點特別,我的腦海裡经常浮現高中時讀過的梁羽生的武俠小說,他筆下的劍客、寒冰、刀光劍影,還有冰川奇緣。。。光光的冰面很滑,好在路上很多石子,步道上大部分時候倒也不难走,无需冰爪;可是如果大大咧咧踩上去,一不小心也會滑個趔趄。常存敬畏之心,在冰川上走路還需多加小心,这才是正道。

 

在徒步的過程中,耳邊常有潺潺的流水聲;這聲音可能來自路边冰川融水形成的小溪;也可能來自腳底下的冰川不知多深處的暗河。冰川是活動的,我們走过的徒步路線也經常會因為冰川的流動而改道,也就是說,今天走的路線,明天就可能不復存在。有時候小溪會變成一條河流,水流湍急;有時小溪會沖進一個深不見底的冰洞裡;有時冰川上會出現一條巨大的冰縫,幽幽的藍光從缝里透出,讓人心驚膽顫。一路上,我們跨越冰溪,冰縫,繞開冰洞,冰湖,Sharif總是會在需要幫忙的地方等著我們,幫助大家走過這些危險的地段。有時我們走在路上,會突然传来一陣轟然的巨響,“雪崩!” 謝里夫會對我說,我們趕緊四處張望,尋找四周雪山上白雪奔騰宣泄的蹤跡。

 

脚底下的冰面,很硬很滑

 

深不见底的冰洞,掉下去的話,估計小命就撿不回來了。

 

前一天的Khoburtse营地里有一条小溪,我看到有人在溪中洗澡;试了一下水温,冰凉刺骨,手指一下就麻木了,我馬上打消了洗澡的冲动。高原上任何疾病的後果都會被無限放大,尤其是平時最普通常見的感冒,它可能引起的併發症,如肺水腫等,其後果十分严重,得立即下撤,搞不好小命不保。為了保證順利安全走完K2大本营的行程,我不敢有任何冒險行動。在前往Urdukas的路上,我問Sharif,到了營地後可不可以要點熱水擦洗一下?本以为Sharif会以燃料不足的理由婉拒,沒想到他毫不思索地一口答应了。到了营地,Sharif指挥挑夫,先烧好大家饮用的水,然后就帮我烧了一大鍋熱水;先用一小部分幫我洗了头发;然后端了剩下的水到我的帐篷,我拉上帳門,好好地擦洗了一下。当热氣腾腾的毛巾在皮膚上擦過,帶走了部分的汗水和油污,皮膚上一陣清涼,每个毛孔都好似可以畅快地張口呼吸,那種茅塞頓開的舒坦劲儿难以用言语形容!這是在現代社會裡,天天站在莲蓬头下,用大量热水冲澡而无法體會到的快樂及满足。日常生活裡,一切理所当然,甚至是不值一提的事情,到了高原上都顯得彌足珍貴,令人無比感动!生活回歸到如此簡單而易於滿足,人的貪心慾望在這一刻清零,那感覺很是輕鬆愉快!洗完换上干净衣服,再把濺出到帳篷地面的水擦拭乾淨。收拾完畢,我走出帐篷,用剩的溫水還捨不得就此倒掉,就顺手把穿了幾天的徒步裤子洗了,挂在帐篷外的绳子上,结果到了晚上還没干透。虽然是晴空万里的艳阳天,可是气温还是偏低,十幾小时的日照,卻也讓速干的裤子速干不起來。:)

 

喀喇昆侖山脈裡是巨石遍佈的世界

 

这个挑夫很可爱,看我在偷拍他,就索性站在那裡,擺個姿勢讓我拍,我给他一个大大的讚!

 

一脸沧桑的挑夫们,希望我给小马集资買鞋湊的钱,可以照顧到一些挑夫

 

终于看到白色的冰川了

 

回望队友们在前进

 

在乱石岗中前行

 

走在冰川塌陷形成的大冰坑的边缘

 

一群辛苦的挑夫向我们走来

 

马队走在乱石岗中

 

一汪碧水 - 冰川融水形成的迷你湖

 

进入Urdukas前的一个小小的冰川湖

 

走進Urdukas營地

 

進入Urdukas營地時,看到左邊有個角落,裡面有2個挑夫在做麵餅Chapati。他們用幾塊石頭架起一個圓形的鐵板,搭建了一個簡易的小爐子,燒柴烤餅。我當時急着洗澡,沒心思拍照。洗完澡收拾好,我閒坐喝茶時,突然想起烤餅的場景,立即拿起相機,跑到营地門口一看,他們還在,我舉起相機跟他们比划一下,兩個年輕的挑夫笑著點頭,互相嘰哩哇啦說了幾句,然後其中一人伸出手,拉我上去,給我騰出一個比較好的位置拍照。我坐在角落最裡面,鏡頭對外,一切都在我的镜头里。兩個挑夫一直在聊天,我一個字聽不懂,他們時不時對我笑笑,我也微笑以对,虽然彼此无法沟通,但是不妨碍我們的和平相处,我们都報以最大的善意,彼此微笑相对,我近距离观察他们,拍下他们的生活中的一些点滴,捏饼,烤饼,加柴,聊天,微笑;我知道他们也在观察我,議論著我的一举一动。

 

简单搭建的炉火

 

挑夫们在做Chapati

 

我们之间虽然语言不通,可是都能善良地对待对方,他做饼,我拍照,彼此微笑以对。

 

拍完回到我們的營地,跑去餐帐,看大家都在,外面日头正辣,我自己的帐篷因十分狹小,太阳直射时会引起帐篷内温度过熱;餐帐因为空間大,而且两头穿风,溫度比較溫和,它成了我们平时主要的休息場所。厨师会给我们准备热水,还有一些餅乾,有時還會有炸薯條。我們一般在那裡看手機,看照片,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突然帐外小马叫到:杀羊了,帐篷里的众人听到,纷纷跑出去看热闹,帐篷里顿时只剩下云乐和我,昨天的悲悯之词言在耳,今天却亲临血淋淋的杀羊场景,我惊讶之余只有莞爾。這天的晚餐的主食是羊肉胡蘿蔔餃子,一人分到8個,廚師可能煮了太久,餃子大半破了皮。雖然賣相不好,味道也一般,可每个人都吃得津津有味,還喝了餃子湯,連皮都沒剩下。在如此艱苦的條件裡,補充營養,保存體力成了首要任務!我从小就是一個食肉動物,吃素從來就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我喜歡珍饈美馔,在任何场所里,都沒想過要放弃荤食,但我對素食主義者一向是敬佩有加,因为我尊敬有想法、有毅力而付诸于行动的人。

 

这晚的日落开始美好起来,徒步的幾天來,一到日落時分,天空就會多雲,甚至出現烏雲,到這天為止,基本沒拍到什么日落的照片;而山裡的日出,大約在凌晨4點左右,實在是無法起床。参加這種高海拔的长线徒步,在前一半的旅途中,我都以保存体力、走到目的地为最高优先,绝不会为了拍照而影响睡眠。只有在回程中,才有可能放棄1-2晚的睡眠去拍星空、日出等。K2BC比较特殊,我們走的是環線,到達大本營後,我們不是原路返回,而是翻越一個叫Gondorogo La的埡口,然後從那裡下山到Hushey山谷,每天以1000多米的速度下降,過了埡口就基本就沒了拍攝機會,我沒有預料到是這種情況,白白讓Sharif幫我背了一路的三腳架,為此我非常不好意思,還專門找了機會跟Sharif道歉。早知如此,就不該帶三腳架;還有我的尼康相机,拍了不足30張照片;還有我自己背了一路的长镜头,根本没有用上。来前想得很好的一些摄影计划,基本都没实现。

 

和我一起飞无人机的山友们

 

挑夫们坐在营地门口的大石头上

 

还是Cathedral Towers

 

右下角竖立的灰色石碑一样的东东,那是营地的简易洗手间

 

這一隊波蘭人中,這個老爷子特別喜歡在我的無人機裡亮相

 

老爺子的慢舞

 

第五天我们要徒步去12公里以外的Goro II营地,海拔4295米,爬升329米,下降89米。修整了大半天,又開始了艰苦的征途。早上6點起,簡單梳洗後,6:30開飯,7点背包出发。我們從營地的高崗走下,經過一個亂石崗,Sharif和我走在最前面,半小时後队伍拉得有点长,Sharif建議就地休息,等大家聚齊了再走。我走到步道旁的高处,放下登山杖,選擇角度拍片,正拍得高興,就听见身后的雲樂哎呀一声,接着傳來摔倒的聲音。我开始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為剛剛路過那裡,知道沒有任何危險的地方,所以我接着按快门;数秒后我抬起頭,就看到Sharif像风一樣,從我身邊跑過;再看雲樂,他還沒有爬起來,就知道情况不对,我也趕緊跑過去,到他身边一看,才发现是脚踝脱臼,整只腳無力地耷拉著,情况十分严重,讓我不忍再看。這時又有幾個挑夫跑來,他們一起把雲樂移到步道旁边的一块空地上。

 

正混亂間,有一队準備登顶Broad Peak的波蘭人,穿著统一的大紅色North Face Summit Series的衝鋒衣向我們走來,他们的随队医生过来看了云乐,确诊是脱臼,在野外沒有設備,他也無法醫治。他給雲樂打了一針止痛;再拿出一板止痛藥,撕下1/3板,大概是4顆藥給雲樂;然後用了大量的繃帶和一種折疊硬板,加上小馬的登山杖最下面一截帮雲樂固定住脚踝。臨走前,那個醫生和隊友商量了几句,又把背包放下,把那板剩餘的止痛藥全部拿出,讓我轉交雲樂。我非常感動,他們準備攀登Broad Peak,那是8047米高峰,在世界排名第12位,其難度是可想而知的,他們起碼會有一個多月,甚至更长的時間需要待在這個荒山野嶺,等待合適的窗口登頂。這才是第5天,他們攜帶的藥品應該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卻拿出來救助一個萍水相逢的異國山友,人道关怀,倾力相助,真正做起来,还是很不容易的。

 

波蘭隊很快離開了,剩下的就是雲樂該怎麼被送出大山?可行的辦法有兩條,壞處和好處都是顯而易見:一是騎馬出山到Askole,然後坐車6小時回到Skardu;耗時數日,路上顛簸,好處是費用低廉。二是坐直升飛機出山,好處是速度快,一小時就能飛抵Skardu,壞處是費用極高,由於我們事先沒有購買任何意外保險,租用軍方直升機的費用预估会高達2萬美金左右。事後由旅行社老闆出面,跟軍方討價還價,把直升機的價格降到7000多美刀,這是後話,放下暫且不表。

 

大家討論了很久,最終還是決定儘早出山治療。由小马和嚮導Zakir陪同云乐先回Urdukas营地,用小馬帶来的衛星電話联系直升机和家人。雲樂得先和家人商量好付錢的辦法,然後才能聯繫直升飞机出山;飞回Skardu做简单治疗后,再由小马護送云乐回首都伊斯兰堡,搭乘班机,盡快回到家鄉治療。Zakir把云乐送上直升机后,就赶来跟我们汇合。其他隊員由嚮導Sharif帶隊,继续徒步去这天的目的地 - Goro营地。Sharif找來一匹馬,幾個人七手八腳把雲樂抬上馬,由一個挑夫牽著返回Urdukas,我們站在原地,目送云乐骑着马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茫茫的冰川尽头。队伍突然少了两个人,大家都感觉非常沮丧。我默默回想这5天来,和云乐见面后的点点滴滴:雲樂組織安排了這次K2BC的徒步;他一直像個大哥照顧著隊裏每一個人,我們都尊稱他為老大。徒步第一天我高反,又吐又拉,苦不堪言的时候,是云乐陪我走了一段路,還拿出宝贵的药品给我治病,为此我非常感激他。这天他出了如此的意外,不能完成K2徒步,我眼睁睁看他退出而做不了任何事情,那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弥久不散。

清晨的Urdukas营地,马儿补草人补粮

 

这个马挡着我的道,跟我对峙了几秒钟

 

一个奥地利登山者的纪念牌;当一条鲜活的生命变成岩石上冰冷的铁牌时,他的家人该多????

 

走在乱石堆里

 

回望队友们

 

回望走过的路,就是拍这张照片时,云乐摔倒了

 

Sharif在检查云乐的脚踝

 

波兰队的随队医生在检查云乐的脚踝

 

准备打止痛针

 

云乐骑着马,孤独地踏上回途

 

一个挑夫的背包,也在看云乐孤独的背影吗?

 

送走云乐后,我们继续往前走著,大家都沈默不語,靜靜地消化云乐受伤离开这個突发事件,整个队伍的氣氛很是沈重壓抑,完全没了平常嬉笑玩乐,只有唰唰的脚步声。走上一个山坡,我们看到一汪碧水,在蓝天的衬托之下显得格外的纯净,大家都冲过去拍照,隊伍裡这才恢复了一些交谈。

 

走入喀喇昆侖山脈的深处,一些著名的雪山,如世界第24高峰、7821米的Mt. Mashabrom;第17高峰、7932米的G4;还有7276米的Muztagh Tower,都陆陆续续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些隐藏在喀喇昆仑深处的巨大雪峰,在我们艰苦跋涉了5天之后,终于让我们一窥其高大威武的身影。白雪皑皑的山峰伫立在蓝天之下,是我們照片裡最壮观恢宏的遠景;藍天上的朵朵白雲,其云影投射在近處的一些無名山峰的山體上,优美的风景让人陶醉!整個喀喇昆侖山脈裡有4座8000多米的高峰,二十几座7000多米的山峰;很多7000米以下的雪峰都沒有名字,被稱為無名山;非洲乞力馬扎羅山的自由峰(Uhuru Peak @Kilimanjaro) 僅僅5895米,不足6000米,但它卻是非洲第一高峰,7 Summits之一,是聞名於世的著名山峰。赤道雪峰的奇觀,每年吸引無數人去親近它,膜拜它,攀登它;而這裡隨便一座無名山都超過6000米,比乞力馬扎羅更高,雪冠更美,可是卻被埋沒在眾多的7-8000米的高峰之中,躲在深山裡不為人知,連個名字都沒有!時也,命也,運也!

 

碧水雪山

 

到處是無名雪峰

 

老胡和小胡在喀喇昆侖山脈

 

在恢宏的大自然面前,人是多麼得渺小

 

隊友們行走在冰川上

 

馬隊忙著運輸物資

 

冰川下的河流

 

老胡在拍河水

 

途中小憩

 

隊友們在前進

 

冰川下的潺潺流水

 

Glacier Stream

老孟在大山中

 

快到营地的时候,右手边的山脚下开始出现一些白色的冰山,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大的像一个小山包,小的像一个大冰块。我开始没有意识到,那就是小马说的冰塔林。小马跟我说起冰塔林的时候,我滿腦子想像的都是密密麻麻的高大冰柱,闪着蓝莹莹的幽光,走在里面,像进入一個流光溢彩的水晶宫一样;想象得太美,不免对眼前的現實很是失望,没想到冰塔林竟是这样稀稀拉拉,散落在冰川之上,东一个西一个的,既不紧凑,也无章法,水晶宫奇景也就这样幻灭了。

 

我默默無語地看着这些稀疏的冰塔,Sharif走过来,跟我说,Jen,相机准备好了没?我一愣,不知他为何这么问?只是下意识举起手中的相机,他丢下一句,来拍我,转身就冲下步道,朝着一个巨大的冰塔跑去,我这才知道,他要攀登这个几十米高的冰塔啊!我也拔腿跑起來,尾随其后,邊跑邊喊,Sharif,你把那個大包丟下啊!我以为他一激动忘了放下背包,后来才知道,他是有意如此爬冰山,做為一种训练,在沒有冰爪,冰鎬等任何工具幫助的情況下,Sharif背著沈重的大包,十來分鐘後就爬上這個幾十米高的大冰塔。看Sharif爬得十分輕鬆快捷,還以為這裡的冰是軟的,比較容易著力;走近摸了一下,發覺這個冰塔就是暴露在地表之上的冰川,是异常堅硬的万年寒冰,我的指甲在上面根本劃不出任何痕跡;冰塔在太陽的直射下,表面有點湿潤,滑溜異常,很難著力,不知道Sharif是怎麼徒手爬上去的?我用劲踢了幾下,脚趾头都踢痛了,也沒辦法踢下一點點冰碴来。

 

所谓的冰塔林,稀稀拉拉散步在冰川上的白色大小冰山。

 

Sharif向这个巨型的冰塔林跑去

 

向上攀登,橙色的背包格外显眼

 

Sharif很快站在冰塔的顶部

 

Sharif下来的时候速度放慢很多,估计是很滑的原因

 

队友老孟穿上我的microspikes也试爬了几步。。。

 

看着Sharif利索地上下大冰塔后,大家低沉的情緒有点高漲;我們继续向着Goro的营地走去,不一会儿走到一個開闊的地方,我看到這裡風景不錯,比較適合飛drone,在此之前,我都在營地休息时飛無人機,因為白天一直趕路,期间休息也不过几分钟;而我如果操作無人機至少需要半小時,這段時間整個隊伍都需要停下来等我,因為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的冰川上,任何人都不能落單,大家需要一起行動,以避免迷路、掉入冰縫等不幸事件發生。这天路上的风景实在太美,我實在是心癢癢地想從高處看看這片美麗山區的風景,於是徵求了向导、队友们的同意后,在這裡飛了我的無人機。很感激我的队友們對我的寬容和他们寶貴的時間,讓我沒有錯過路上美麗的風景,沒有留下太多的遺憾。

 

我們7個人站在這片冰川的上部

 

冰川白森森的斷層

 

無人機巡視著這片冰川

 

一條蜿蜒的冰川河流 - Glacier Stream

 

冰塔林,冰川和不遠處的無名雪山

 

全體隊員向無人機揮手,可惜少了雲樂的身影.

 

午饭后,我们一直对着Gasherbrum的群峰向前走去。7932米的G4,是世界第17高峰;8034米的G2,是第13高峰;而它们的老大,8075米的G1,排名第11高峰,却总是羞羞答答地躲在7147米的G5之后,所以它又被称为隐秘高峰 - The Hidden Peak。这些山峰是我們这两天的指路明灯,尤其是G4,因为离我们最近,山體最大,颜值最高,一直伫立在道路的正前方偏左位置,山顶经常云雾缭绕,总被我做了照片的背景。我在网上找到一张有标注Gasherbrum的群峰名字的照片

 

Gasherbrum群峰

 

我镜头下的Gasherbrum群峰

 

下午4點,我們到达Goro II,它建在一個比較開闊的冰川上,營地裡是那种波浪起伏的地势,帳篷一般都搭建在高高的山坡顶端。走到我們的營地,放下背包,看到前方有個巨大的帳篷,很多人在庆祝着什么,我拿起相機,向那裡走去。我需要上下2、3个小山坡才能到达那里,走近大帐篷时,人群基本散去,我看到一个高大的紅衣帅哥站着帐篷前的山坡顶拍照,他面對著美丽的G4;旁边一塊石頭上拴著一頭羊,很溫順地哀哀低鸣,那个画面如此地和諧美麗,讓我不禁壯起了賊膽,擔綱了一把狗仔隊。我悄悄走到帅哥背后,寻找著拍摄的角度。谁知帅哥背後彷彿長了眼睛,我舉著相機构图,没来得及按快门呢,他就突然转过身来,看到背后正欲偷拍的我。我頓時感覺手足無措,生怕帥哥發怒,衝上來奪了我的相機,扔進冰洞裡;正當我胡思亂想之际,看到帅哥站在原地不動,舉起电话朝着我这个方向拍起來;哈哈,我不禁笑了起来,互拍?我也擅長的嘛,於是也愉快地按起快门,大家互拍了几分钟,然后点头打了个招呼,又各自奔赴新的目的地。

 

远远的,我们看到这天的Goro二号营地,几只黄色的帐篷如蚂蚁般贴地趴着。

 

这可能是Goro一号营地,我们路过它,未做停留

 

望山跑死马啊,走了好久,终于踏上了Goro II 营地

 

我们的帐篷和背后的无名雪山

 

帅哥和我肆无忌惮地互拍 :)

 

在營地裡走著拍了一圈,感觉有点累,回到自己的营地,看到餐帳前站著好多人,热热闹闹,很欢乐的場面,走進一看,原來不知何时来了几个巴国的阿兵哥,正和老孟他们勾肩搭背,互相竖起大拇指,比划着手势,用着中文对话巴语呢,不知道他们如何搞清楚对方在说什么的?!整個喀喇昆侖山脈裡有不少巴基斯坦的駐軍,他們除了日常的軍務,保家衛國外,也負責雪山搜救,运送死伤的登山客等。巴基斯坦人很喜欢拍照,尤其喜欢和外国游客拍照,這些年輕的軍人也不例外。果然拍了一会儿肩膀,鸡同鸭讲地说了你好,我好後,大家就开始拍照了,我也被拉进去,拍了几张合影。

 

和阿兵哥们的合影

 

一波合影完毕后,我回到自己的帐篷,放下相机,刚躺下想和衣睡一会儿。閉眼前無意瞟了一眼帐篷外,看到天边的云彩开始变红,夕阳刚刚拉开帷幕。我的睡意一下消失無蹤,赶紧爬起來,加穿了一件衣服,拿起相机,跑出帐篷拍照。我在各个队伍的营地上流窜,寻找最美的角度,边走边后悔,剛剛光注意帥哥了,沒有留意一下夕陽的拍攝地點;現在面對如此美麗的光線,還要浪費時間踩點。这时大片天空已經被雲彩暈染得血红,晚霞太美!夕阳大美!有不相识的山友看我來回轉悠,就招呼我进帐篷坐坐喝茶,都被我微笑婉拒,好光线一纵即逝,我分身乏术啊!我遠遠看到營地的入口處的山坡比較高,於是趕緊跑過去,那里可以面对西方,看着来过的路。太阳慢慢落下西方的一排雪峰,峰顶一片血红的彩霞,万丈红光从雪山背面射出,那情形像极了我们小时候说起毛主席思想时,一颗五角红星,冉冉升起,光芒闪闪的模样,可是眼前是的大山冰川和巍峨的雪山,那種恢宏雄偉的气势,哪裡是一個凡人可以比擬?!我的脑子转着乱七八糟的想法,手下卻是一直不停地按着快门,將眼前地美景一一定格!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竟折腰!

 

Gasherbrum群峰被夕阳染红

 

Goro II 营地优美无比的风景

 

站在高坡上,看Goro II 营地

 

共赏夕阳

 

G4顶部出现美丽的横条光线。下方圆形石堆,盖着塑料布,是挑夫们的栖身之所,几个挑夫挤在里面。

 

漫天彩霞,美不胜收!我频频按动快门,收录下美景的每一个瞬间。

 

万丈光芒从雪山背后射出,美丽的景色让人心动!

 

山顶出现了最后的光芒

 

~~~ 未完待续~~~

请关注我个人的微信公共账号:“洛城摄影人”。那里有我最新的游记及美食文章,谢谢阅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火眼金睛☆ 回复 悄悄话 太精彩了!真没想到看似坚实的满地碎石下面居然是万年冰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