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冰原中的绝世美景(1) - 走近K2

(2019-01-21 23:26:37) 下一个

巨大的冰川,雄伟的雪峰,

延綿不絕的喀喇昆侖山脉,

雲霧繚繞的喬戈里峰,

巍峨莊嚴,傲視群山;

極致荒涼中絕美的風景,

纯净冰原上沸腾的热血!

仰慕多年的我,

万里迢迢,长途跋涉,

走到你的跟前,

匍匐在你的脚下 。。。。

 

2011年12月初,刚刚完成珠峰大本营(EBC)的我,計畫中下一個目標就是K2大本营(K2BC)。正當我準備研究行程时,巴基斯坦發生了三名中國徒步客被塔利班恐怖分子綁架,一人逃脫,兩人被殺的慘劇***,我的计划立即被領導否定,K2BC的行程就此擱淺;谁知道这一耽搁就是好幾年,期间提起过数次,都因为行程长,徒步要求高等诸多因素而同伴难觅。这一愿望终于在2018年的夏天顺利成行并完成,万分感激雲樂的組織安排,也感謝同行的驢友們:張易,老孟,老胡,小胡和吉普,一起徒步野營的12個日夜的緣分十分難得!

 

K2,位于东经76.5度,北纬35.9度,正式名称叫“乔戈里峰”,英文Qogir,衍生自Chogori,在塔吉克语有“高大雄伟”之意;在藏语裡意為“白色女神”;它位於中国新疆与巴基斯坦的邊界、是世界的第二高峰,海拔8611米,仅次于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K2因其偏僻的地理位置和恶劣多变的气候而引起频繁的雪崩,其攀登难度远高于珠峰,据说在1990年以前,其攀登的死亡率高达41%;1990年后降到27%,其死亡率依然高居登山界的榜首,被称为野蠻巨峰。

 

K2這個名稱源於十九世紀英屬印度的“大三角勘查”(The Great Trigonometric Survey),這項勘查大宗旨在用科學儀器測繪南亞次大陸。1856年,考察隊首次勘測喀喇昆侖山脈,將山脈裡自西向東東五座主要山峰,依次命名為K1 - K5, K是喀喇昆仑Kalakoram英文的首位字母K2是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它是当年第二座被考察到的高峰,所以简称K2。幸运的是,在这次徒步的过程中,这些山峰都顶着白皑皑的雪冠,默默凝视着远道而来的我;可惜的是,我去前没有好好做功课,当嚮導Sharif遙指着这些山峰跟我说起它们的名字时,我一片茫然,不知所云。这些生涩的名字,如高原上的一阵微风,輕輕从我耳边吹过,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跡。回来后,我看着地图和名字,重新认识了它们:

1) K1: Masherbrum Peak (玛夏布洛姆峰); 7821m

2) K2: Qogir Peak (乔戈里峰); 8611m

3) K3: Broad Peak (布洛阿特峰); 8051m

4) K4: Gasherbrum II Peak (加舒尔布鲁木二峰); 8035m

5) K5: Gasherbrum I Peak (加舒尔布鲁木一峰); 8080m

备注:brum 在Balti 语里是山峰的意思 - 以上资料搜集于自于各家网站。

 

K2所在的喀喇昆侖與我們耳熟能詳的,中國境內的崑崙山並不是指的一個山脈,我去前就概念混淆,希望下面這段文字可以给您解惑:崑崙山和喀喇昆侖山如兄弟般連結在世界屋脊帕米爾高原上。喀喇昆侖在維吾爾語有“紫黑色的崑崙山”;而中國古代稱為“蔥嶺”。喀喇昆侖山位於新疆南部和阿富汗、巴基斯坦與印度控制的克什米爾東北部,向東南延伸入西藏西北部,與喜馬拉雅山脈,岡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等相連,山勢呈西北向東南走向,長約400公里,平均海拔6000米以上,多雪峰和巨大冰川。

 

虽然我这辈子沒有可能去攀登K2,但是毕竟在徒步過程中仰望过它无数次,对其攀登的種種也充满了好奇。回来后,我做了點功課,找到一张标示了路线的照片,这样有个很直观的概念。

K2巨大的金字塔型山峰和其6条登山路径

 

A线:The West Ridge Route

B线:The West Face

C线:The Southwest Pillar, 又称Magic Line - 第二難的線路

D线:The South Face, 又称Polish Line - 这是K2路线中最难的。

E线:South-Southeast Spur, 又称Cesen Route. 是K2路线中最简单的,它避开了黑色金字塔(Black Pyramid), Abruzzi Spur 路线中遭遇到的第一个障碍。

F线:The Abruzzi Spur Route; 这是K2登山中最常用的路线,75%的登山者从这里攀登;这条路线上会经过几个最难走的路段:House's Chimney and Black Pyramid; 快到峰顶时,还要经过一个叫Bottleneck的路段,这个“瓶颈”就是在2008年造成一个17人的登山队伍,在登顶后下山的途中死亡11个队员的地方。

 
K2是巴基斯坦和中國的界峰,在中國境內也有幾條徒步線路:The Northest Ridge Route & The Northwest Ridge Route; 都相對非常困難。所以大部分攀登K2的隊伍都去巴基斯坦的那一邊。

 

人類征服K2的腳步一直沒有停止。1909年,義大利的阿布魯奇公爵(Duke of Abruzzi) Prince Luigi Amedeo帶領探險隊沿著K2的東南嶺進行攀登;他們上升到6350米,便被一處巨大到岩石擋住去路,無法突破。後來這處岩石被命名為"House's Chimney"。雖然這次探索沒有成功,但為了表彰他的貢獻,這條攀登路線就以他的爵號命名: Abruzzi Spur。這是K2最經典、最常用的路線;之後的法國人,美國人都曾嘗試攀登K2,均未成功;其中美國人已經把營地推進到8000米以上,最後被一個叫“瓶頸”(Bottleneck)的巨大冰瀑擋住去路,無法再往前走一步。1954年,義大利人重回K2,他們沿著 Abruzzi Spur路線,突破重重障礙。7月31號,Lino Lacedeli & Achille Compagnoni帶一名當地嚮導Colonel Muhammad Ata-ullah成功翻越“瓶頸”,首次登頂。第二次成功登頂是23年後,由日本隊於1977年8月9號完成,一個有趣帶數字是他們雇用嶺1500名當地挑夫來幫助他們完成這個盛舉。

 

言归正传,話說我们中美联合徒步队在2017年底前聚集了8人,定下徒步公司,找到中文嚮導小馬,敲定了行程,交付了押金。临行前,一名队友因臨時有事退出,最后成行7人。2018年伊始,我開始積極地訓練,5月份連著兩次去大峽谷地區徒步;家附近的3000多米宝地山成了我當仁不讓的訓練基地。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一眨眼就到了暑假,出发前的一礼拜儿子的暑期夏令营開学,我把他送去UCLA后,就开始准备行装。我对照着小马给的清单,检点徒步的装备,最后打包装箱。由于旅行社给的驮包限重是25斤,而我準備的衣服、裝備和摄影器材堆得像小山一般,我左右衡量,伤透脑筋:單反和微單無法取捨,只能都帶;无人机一定要帶,可電池加附件就是一大包,怎么都塞不进現有的驮包!这让我非常烦恼。后来下定决心不管那25斤的限制,要换个大点的驮包时,算算網購運貨的時間已然來不及,只有用回原来的驮包,先把无人机放进拉杆箱,等到巴基斯坦再想辙。

 

由于假期紧张,我是队伍中最后一个到达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 - Islambad;途中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 - Istanbur有三小時的轉機時間。正当我坐在休息室里享用著免費的食物飲料,悠閒地品著紅酒時,冷不丁想起我駝包裡沒看到徒步的褲子,再仔細想想,好像只拿了雨褲,其他的一概忘記;與褲子相關的,如雪套也沒拿;想到此不禁吓出一身冷汗。高原寒冷,没御寒的裤子怎么活?整整忙活了一个礼拜,居然还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赶紧微信队友们,被告知進山前會停留一個城市叫斯卡度,在那裡可以補辦徒步裝備。我这才把吓得嘣嘣乱跳的心安抚下来。

 

经过24小时的长途行,我於凌晨3:45抵达伊斯蘭堡,整个城市还處在沉沉的暗夜之中。小馬前來接机,迎着黎明的曙光,把我送到隊友們的旅館。隊友們剛剛起床,我一一打了招呼,沖了個涼水澡,吃了幾口早餐,就上了小麵包車,前往斯卡度(Skardu),它是離K2大本營起點最近的城市。從伊斯蘭堡去斯卡度有航班,一个小时就能飛抵;开车的话需要2天2夜;大部分队友想游览喀喇昆仑公路沿途的风景,所以我们坐车前往。

迎着曙光,我們奔向K2

 

司机把我们的行李放在车顶

 

长期生活在洛杉矶,被LA四季如春的乾爽气候和无所不在的冷气惯坏;到巴基斯坦后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热!热!热!旅行社配給我們的小巴相對老舊,车载空调如8、90歲的老人家,喘著粗氣,一路滴着水,冷气吹不出多少;一上坡就罢工;小巴的發動機在前排座位下,散發的熱氣正好從腳底直衝全身,就象坐在蒸笼里,一天下來,不知有过多少次的汗流浃背,速乾的衣服濕了乾,乾了又濕,最後出現了很多白色的鹽晶!除了热,一路上看到很多奇特的人文风景,如装饰鲜艳的大客车;极度超载的车辆;小溪泡脚用餐;天然冰箱等,十分有趣:

 

巴鐵們毫不吝嗇地裝飾著他們的卡車

 

路上經常看到這種装饰艳丽的大篷车,一路喇叭宏亮着路過我們的身邊

 

巴基斯坦的车辆超载現象十分严重,车里擠滿人不說,车后车顶都站着坐着人,完全无视交通安全

 

在弯道上也不减速,看著都替他們捏把冷汗

 

进山后,看到很多这样的小溪,当地人会在一些小溪上摆好桌子,顶上搭起凉棚;客人们把脚泡在溪水里降暑、吃饭,这种充分利用天然資源的方式,我是第一次见到,很想参与其中,可是機緣不巧,沒能過把癮頭。

悠闲的溪中泡脚吃饭

 

场面宏大,一眼看不到頭,這在當地一定極為喜闻乐见的休闲方式

 

美人似乎不太乐意我偷拍她  :)

 

悶熱的天氣裡,這個當地人還在火爐邊幹活

 

用沙子翻炒玉米,第一次看到这样煮玉米的方式

 

所有的羊都是瘦瘦的,嚴重营养不良的感觉

 

当汽车遭遇到羊群。。。

 

當海拔越來越高時,公路旁开始出现积冰,气温也渐渐凉快下来,我吐出一口长气,快被炙热的高温烤糊了,这样凉爽的空气怎一个爽字了得?!当地人更有创意,他们在冰层里挖出一个个的方格,然后把饮料放在里面,这个天然的大冰箱,绿色环保,很是新颖别致!

天热冰箱

 

巴基斯坦人特别喜欢自拍,到处看见高舉手機仰頭微笑、自娛自樂的人群;他们對遊客充滿好奇,很熱衷和游客合影,經常會成群結隊、主動上前打招呼和遊客拍照,而且乐此不疲,拍个没完没了!这不,在吃饭的空档,有好幾票當地人上前要求和我們合影。队友们好些人已经在巴基斯坦混了好几个礼拜了,合影拍怕了,纷纷把我推出;这一通合影下来,笑得脸颊僵硬,皱纹都添了好几条!方知这明星真不是人干的活兒!:)

与巴铁们的合影

 

被多人多次要求合影,很有明星的赶脚 :)

 

沒完沒了的合影

 

云乐还混了顶当地人的帽子

 

巴基斯坦的椰子,看着挺可爱的,果汁不甜,口感一般

 

马路边看到中国的救灾物资

 

北部山區裡看到的泥坯房子

 

我们的司机,老爷子前一天可能沒有睡好,這天脾气暴燥,一路不停按着喇叭,而且把音乐开得震耳欲聋,可怜我飞了一天一夜没怎么睡觉;加上沿路的高温燥熱之苦,白天在車上基本无眠。

 

小巴引擎过热,咆哮颤抖着爬不了这个坡。大家赶紧下车,男同学们帮着推车

 

我们步行跟随

 

我们的小巴很有些车龄,一到上坡就開始怒吼咆哮,我一路老是担心它随时都要罢工!好在雖然痛苦掙扎,卻順利挺過最高的埡口;接下來是长长的下坡路,小巴再度欢奔起来,很快到达司机的老家,一个路边上不太起眼的小村庄。很多男人坐在一棵大树下乘凉,旁邊是潺潺的溪流。看到我们的车停下来,大人小孩都围了上来,又是一波快乐地创作、自拍、合影,热闹非凡。

大树下面好乘凉

 

伊斯兰教信徒特有的大胡子

 

各种创作各种拍

 

拿枪的是警察,说是保护我们,感觉他在搭顺风车。:) 不管怎样,看到冲锋枪,还是有点心惊的。

 

好一大张凉榻

 

过了这个村庄,随着海拔的下降,高温再度袭来;好容易盼来了日落,可是热浪丝毫不减。到了小镇Chilas办过关手续时,我們像是踏入了一个巨大的桑拿房,车上热,车下更热,湿热的焚风呼啸而来,热气铺天盖地,像一條濕熱的大棉被把我緊緊裹住,熱得我透不過氣來!好容易盼着手续办完,來到一個據說有空調的旅馆,进入房间,那个看上去象20年代製造的古董空调让我的心凉了半截,打开开关,果然是屋外一模一樣的热风,沒有一絲涼意;去楼下餐厅随便扒了几口饭,洗了個冷水澡,睡在溫熱的床單上,12小时的时差加上悶熱、高溫潮濕的天氣,两天两夜没睡的我,虽然早已筋疲力竭,虽然已是深更半夜,却無法入睡,我瞪着酸涩的眼睛,看着天花板数羊;当清晨四点多当宣礼塔上第一聲声嘶力竭的祷告声传来时,每個毛孔都在冒汗的我整夜無眠!早上起床后,感觉口里有異,对着镜子一看,一整天的高温煎熬和長途奔波,让平时很少口疮的我一下长出4-5个溃疡,遍布口腔各个角落,痛得我吃不下东西,巴基斯坦就这样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日落Chilas,熱得苦不堪言

 

第二天清晨,气温略低,我们吃了早餐,上车继续向Skardu前进。出了小镇Chilas,就看到一条泥水河蜿蜒向前,两岸都是黃灰色的灘塗,荒涼無比。刚出开出没多远,小巴的引擎过热冒烟,老爺子在路中央緊急停车,檢查一看是水箱盖子脱落,水箱漏水,需要立即修理,老爺子马上搭车奔回小镇买水箱盖子。這時太阳已经升起老高,路上无处遮阴,驕陽似火,曬得頭皮發燙;我们無懼危險,躲在车后乘凉;好在导游小马很快找到一個好心人,車上有幾個空位,正好塞下我們幾個,去前方的一个茶室避暑等候,留下兩人看车和行李。

難得一見的加油站 :)

 

喀喇昆仑的泥沙河和荒山

 

难兄难弟和难姐难妹们

 

茶室里,有一张区域地图,正好有K2BC部分,听着队友们讲解徒步路线,第一次有了个直观的了解。K2徒步从Askole开始,途径Jhola, Paiju, Khoburtse, Urdukas, Goro II, 到达Concordia,Concordia是一个很重要的营地,去附近好几个8000米高峰的大本营都需要经过那里。我们在Concordia休整,接著向北去K2的大本营;然后再退回Concordia休整一夜之后,就向南到Ali营地,休整一个下午,当夜12点继续向南,翻过5586米Gondogoro La垭口,到达Khuispang营地,再一路向南到Saicho過夜,最后到达徒步到终点Hushey。找到一张地图,标示了所有的营地和其地理位置,蓝线是行车线路;黄线是徒步线路。

K2BC徒步路线图

 
研究完地图,我们坐下喝可乐、聊天,路上也沒Wi-Fi信號,手機也刷不了。好在不久小巴修好赶来,我们继续赶路。这条喀喇昆仑公路全长1224公里,北起中国新疆的喀什,南到巴基斯坦的塔科特,由中巴共同建造。这条公路因为地质情况复杂,在修路的过程中,前后622人死亡,其中122人是中国人,有88人葬在巴基斯坦的北方重镇吉尔吉特(Gilgit)。可惜的是,我在Gilgit住了两天,不知道有这个墓园,不然一定前往瞻仰一番。
我们的小巴经过水箱漏水事件,再一次奔跑在公路上
 
公路旁象征中巴友谊的纪念碑
 
喀喇昆仑荒凉无比,到处是散落在山体上的大小石头。途中我们路过一个景点,是三大著名的山脉在这里交汇,Sharif 指点着东西南北,告诉我們三个山脉的名字和走向:Karakoram, Himalaya & Hindukush。
这是喀喇昆仑最经典的景色 - 荒凉冷寂、巨石遍布
 
公路、白云、云影
 
三山交汇处,我来个气吞山河、拥抱大地的姿势 :)
 
K2BC小分队合影,7名队友加中文向导小马
 
过了三山交汇处不久,我们就离开喀喇昆仑公路,转去了一条通往Skardu的羊肠小道。司机老爷子经过一晚的休息,脾气温和很多,不超车时基本没有按过喇叭。这天的音乐也温柔不少,终于让我在顛簸的车上断断续续睡了好几個短觉。这一路过去,我们依然遭遇高溫,加上坑洼不平的土路,还有多处修路、等待通行;山体塌方,山道崎嶇难行,从Chilas到Skardu,距離虽然比前一天近不少,可路上花掉的时间却更多,一直走到天色全黑才到。
这种木头桥挺吓人的,看着随时要散架的样子,一次只能一辆车上桥。
 
路不比车宽多少,一边就是万丈悬崖。。。
 
喀喇昆仑山脉的荒山恶岭
 
前方修路,一大排车等在那里,这个时候我们一般都会下车搞创作。:)
 
一票人蹲在一块大石头上,很有意思
 
在山路上飞扬的尘土中,日落悄悄降临
 
到達Skardu,因為海拔比較高的原因,氣溫沒有那麼炎熱難耐了。三天來的僕僕風塵,連著幾天徹夜無眠,都讓我疲憊不堪,臉色灰暗,對啥都提不起興趣。晚飯後,小馬宣布,明天我們在Skardu修整一天,她會帶我們參觀一下這個城市,給大家時間補充裝備,並讓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後天一早出發前往徒步的起點: Askole

 

吃完饭,梳洗完畢,我的腦袋剛剛挨到枕頭邊,就立即跌入黑甜的夢鄉,這沈沈的睡眠一直延續到第二天的早晨。早饭后,我们出門,同伴們扫街拍照;我有好几件事情要办:买兩條徒步裤子;徒步後不能再花兩天兩夜坐車回伊斯蘭堡,我現在得買好飛往伊斯蘭堡的机票;还得趁着不停電有Wi-Fi时,把伊斯兰堡的旅館定好。上午看了一个K2博物馆,這個博物館是義大利政府為紀念義大利隊首次登頂K2的50周年而建,裡面有很多珍貴的照片和說明;下午游览了一个古堡。在古堡里,我首次和两个巴基斯坦籍向导Sharif & Zakir單獨聊了會兒,谈了K2的行程,谈到我携带的摄影设备比较多,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交谈中,感觉两个向导都是热心靠谱之人,之后在12天的徒步旅程,这个初步的印象得到进一步证实;如果有朋友需要,强烈推荐他们!

带来的黑巧克力和M&M豆,因为路上的高温,都化成一攤爛泥

 

這天趕巧是我的生日。凌晨,萬籟俱寂,我從睡夢中醒來,默祝自己徒步安全,顺利到达大本营,平安翻过垭口

 

旅馆墙外鲜艳的花朵

 

可爱的孩子们

 

我收集了一些大胡子的當地人的照片

 

博物馆外远眺群山

 

古堡里,一对颜值超高的父子 :)

 

Skardu的一个古堡,現在已是一片废墟

 

晚飯後,和小夥伴們吃了蛋糕慶生

 

7月4號,我们换乘越野車Land Cruiser的FJ40,启程去K2BC的起始点,一个叫Askole的小村庄。从Skardu到Askole,只有130公路;如果是高速,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可这里需要五个多小时。一路上的行驶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其山路之蜿蜒曲折,陡峭險峻、令人难以想象!坐在车上的我一直感觉危机四伏,手心冒汗!如果說前一天的山路有點吓人,那這儿就是嚇死人的節奏!除了山路極窄不说,这里弯道多而且急,经常一个转弯过去,接下來是一个很大的陡坡,转过去的那瞬间,司机完全看不到前方的路,而且前轮可能已经跑出路面在空转,路牙下就是高高的悬崖,再往下就是激流險灘、湍急奔騰的印度河,等着吞噬一切。就这样,司机照样把车开得飞快,小马说,他们个个都是赛车的好手,能在这种路上把一部Land Cruiser开得如此虎虎生风,安全平稳,这技术真讓人甘拜下風!我做为有25年驾龄的老司机,估计再练上25年,也沒膽量在这条路上开车。即使这样,有一段路实在太窄,需要大家都下车步行,司机将空车慢慢开过去。

大戈壁滩上,画着巴基斯坦的国旗

 

我们的挑夫坐了一辆越野车

 

途中的一个村庄,开过笔直的小树林

 

FJ40,生產於1970年代,這麼老的車齡,保养得相当不错。

 

车灯上的装饰画

 

午餐在路边的一个小餐馆,小伙子在做Chapati,一种无油干烤面饼,环境很脏,没办法讲究食品卫生

 

小村庄的姑娘们很害羞,看到我们的镜头,都低头跑开

 

路上背柴火的当地人

 

过了这座桥,地势开始狭窄陡峭起来。对面岩壁上的洞窟,据说是开采宝石的矿坑。

 

前方的路指向何方?

 

山路就比车身略宽,路基十分松散,让人好不担忧!

 

这里转弯时,前轮有一半跑出路外,在空中停留了半秒,大家忍不住一阵惊呼

 

路下方是湍急的印度河

 

这段太窄,大家都下车步行

 

SUV小心翼翼地开过来

 

过这座桥时,桥面不负重荷,剧烈地摆动起来,一度以为这个木桥分分钟要断了

 

下午4点多,我们安全抵達Askole。进小镇前右手边的山坡上,有一栋红色屋顶的房子,小馬介紹說是一个美国人捐赠建设的,他是小说“三杯茶”的作者,Three Cups of Tea,小馬强烈推荐。三杯茶的意思是:第一杯茶,只是刚见面的陌生人;第二杯茶,已经成为好朋友,第三杯茶时,就是生死與共的好朋友。回美国后,我在Amazon上找到这本书,有时间得要好好读读。

村子外有大片的庄稼,仔细看是豌豆叶,碧绿的颜色,让人看着垂涎欲
 
小马他们认识的当地熟人,跳上我们的车跟我们一起去营地
 
营地前围着好些人,这天入住了好几个徒步的队伍
 
来应聘挑夫的当地人
 

我们队伍的五顶North Face的高山帐,在營地裡一字排开

 
今天是第一天住帐篷,完全没有手机信号和Wi-Fi,收拾完毕后,队友们去附近的一个半山腰看风景;我因为几天来长途跋涉,感觉疲劳,加上有点小雨,我决定留守營地,在帐篷里休息。睡了一觉钻出帐篷,拿出无人机,试飞了一下,从空中俯瞰Askole,很快我身边围了十幾個各队的挑夫,他们七嘴八舌、大呼小叫,很欢乐的场面。K2大本营的徒步生活就此拉开,我们开始了与世隔绝的12天野外生活。

我们的餐帐,是我們隊伍的中軍大帳,我們除了走路,睡覺,其他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這裏。

 

我们的厨师

 

挑夫們給我們殺雞做飯

 

在空中看我们的营地,我就是那个小红人

 

Askole的空中俯瞰图

 

未完待續。。。

 

*** 想了解2013年在巴基斯坦发生的登山客被杀的惨剧的朋友們,可以參考這篇紀念文章: 杨春风,你的生命本应属于雪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mengx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乐学乐游' 的评论 : 问好!好久不见。
annazhao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太好了, 我一般不看游记的人都特别注册了账号就是为了追帖, 期待下一篇
mengx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 應該是崑崙山吧?
mengx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oBucks!' 的评论 : 照片還沒來得及放。 :)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佩服,女侠。突然想起梁羽生的一篇武侠小说里一群大侠徒步登上了昆仑山还是珠峰了,里面有一个女侠。时日太久,想不起小说和女侠的名字了。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没图?雪山谁没见过?
乐学乐游 回复 悄悄话 这个难度好高!很久没有看见美女发文了,问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