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作为哥哥

(2023-10-27 18:12:31) 下一个

自从妹妹病了,我再也没有真正开心快乐过,包括再次进入省城上学,还有出国留学。
没有了爸爸,作为哥哥,我没有保护好妹妹。
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可怜的妹妹,不久要离开我们。
其实,这几年正是我天翻地覆的前进,可一想到妹妹,我的心情就一落千丈。
毕业后,到县一中教书英文,刚刚十八岁的我,刚来这里时,我非常不喜欢这里,非常的惆怅,心事重重,一直想逃离这里,是县团委书记,后来的县文教局的崔局长,在我出国留学的前一年, 他到了省委. 他和他太太宋老师,经常指点我,教育我,提醒我,每当他们吃什么好的,有客人, 总是把我叫去,改善我的生活,同时,要我多多接触他们所接触到的领导们,以便这些人,将来也可以帮帮我。
当我1986年,写信告诉崔局长,说我已经被美国的大学录取,十月二十八日刚刚收到美国大学邮寄来的录取信件,他立即给, 我刚刚报到二十四天的市电大的党委李书记,市教委会的高主任,以及公安局的赵局长,写信并打电话,希望他们帮助我,出国留学。我是十月四日,才刚刚调动到这个市,不到二十四天,就提出申请留学,当时电大的教务处主任,就气愤的说,不办。当时崔局长亲自,电话详细解释说明了,我的一些经历以及特殊情况,那位李主任,道歉说,实在是不知道这些,误会误会,并说她一定会帮助我出国留学。

我和我教的高中学生, 在省城大学图书馆前,1984年,我被推荐保送,进入省城上学读书,与我教的高中学生”红“,“峰”,和“龙”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到大学报到。成了师生的大学同学, 也是我壮志凌云的时刻。


1984年,正要放寒假,回家过年的时候,我突然一天夜晚,接连几次大口大口地, 口吐鲜血,同学们惊讶担心害怕, 急忙地把我送到了,省城第三医院, 并一直在急诊室里陪伴我一整夜,担心我可能会死去。. 这是第一次,我没有回家过年,整整在医院里躺了两个月. 这时刚刚出院不久,心情十分低落,身体非常的虚弱,我来到了慈禧曾经洗脚的池塘散步解闷儿, 盘算着自己将来如何。非常感谢那里的医生护士,还有省城大学的医务人员,他们愣是,把我这个被判断为活不了几天的人,给治理的生龙活虎。

1984年冬天,我的恩人美国老师,给我们上第一堂课,用她的一次性照相机,给同学们拍照,作为她教我们英文的学生证,拍照第一张,她笑着说,太严肃了,要笑一笑,第二张拍照后,她笑着拍拍我的肩说,我笑起来,好可爱,好英俊。


1986年十二月,我拿着我美国恩人老师,给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人员的信件,希望他们协助我来美国留学的信件,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签证. 大使馆签证的工作人员问我,我是怎么认识我的恩人美国老师的; 为什么大学本科毕业了, 还要去美国读大学本科; 为什么到美国学习政治学。
我说恩人美国老师,教我英文一个星期认识的; 因为是从英文本科,转学政治学,所以从政治学专科开始; 我觉得美国的政治系统,可能对我国(中国)有可借鉴之处,所以我想读美国的政治系.就这样,不到五分钟,他就给我通过了。
这是得到签证后,我立即直接从北京, 去省会去感激恩人崔局长,又在回来的路上,去感激省城大学帮助我,出国的英文系的马主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noworry 回复 悄悄话 yes,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reading.
昼夜思想 回复 悄悄话 无忧一路遇贵人,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