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罗

(2007-01-13 22:47:47) 下一个


老罗,国籍:美国 ; 种族:高加索。本不姓罗,但如果依姓来叫,就叫“老克”,不好听,象克格勃。因名叫罗伯特,故人称老罗,仿佛看到憨厚朴实的邻居大叔,很是符合他的形象。

话说老罗,年方四十才娶妻,娶了个四川人做老婆。之前对中国的认识仅限于电视报道,政府新闻。老婆之前也觉得美国佬就是些牛高马大的多毛老怪,从未与他们交过朋友。至于为什么井水犯了河水,阳关道接上了独木桥,至今谁也搞不明白。

老罗人到中年突然接受新的一轮文化熏陶,不大不小,却有一番乘冲浪帆船般的冲击。

(一)老罗吃中餐

老婆如一般川妹子般,内藏彪悍之气。要过日子,首先要在饮食上给他来个下马威,吃得惯就吃,吃不惯拉倒,正好各起各的灶头,自己还省了一半做饭时间,嘻嘻。小算盘打好了,于是安排某天做了一桌红彤彤的地道川菜叫老罗品尝,同时还招呼了几位朋友一起来。开饭了,只见老罗回锅肉,凉拌猪耳朵,青椒肉丝.......左扫右荡,不亦乐乎,好几次把筷子悬在空中打转,不知下一筷子往哪儿下手。看得大家瞠目结舌,都不好意思跟他抢!老婆转天一想,是不是辣得不够狠,看我的,遂做一顿麻辣火锅,没想到这次更失败,“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么好吃的食物”。真是撞了鬼了,老婆眼前一黑,心知大事不好,已经看到以后煮饭婆的命运了。

两顿川味下来,老罗以为中餐就是辣,要放辣椒,嗯,什么都放,还要多放。菜不用多说,连吃米饭时老干妈豆豉辣椒酱也必不可少。有天见到一朋友吃蒸鸡蛋,问“你放辣椒了吗?”, “没有”,“那就不好吃 ! ”,“啊???”

朋友均认为老罗是四川魂投了美国胎。还有佐证,老罗吃了几顿川菜,意犹未尽,因当时不能和老婆时刻团聚,凡事还得自力更生,于是买了本英文川菜菜谱拿回英国去钻研,居然整了两个菜出来:凉拌黄瓜和辣子鸡丁,地道川菜面相,据他说,味道奇好,技惊四座。不过他很有良心,赶快向老婆邀功:“老婆,人家问,我都说是老婆教的, Credit 都给你了哈,记着以后多做点菜还我情”。

老婆就此当了煮饭婆。怨谁呢?谁叫自己吃不惯西餐,而人家老罗就喜欢吃中餐呢。但心里总有不甘,问老罗“你说你一周可以几天吃中餐呀?想不想吃点其它的换换品味呀?”,心想只要想吃其它的,就趁机叫他自己做。老罗回答:“五天”,老婆心想五天也行,比七天强,就说:“好,我做五天,另外两天你做西餐”,老罗一看上了套了,赶紧说:“老婆老婆,我刚才说错了,其实我一周可以吃六天中餐。剩下一天我们去下馆子!”。


(二)老罗和亲朋好友

老罗以前从来没跟中国人打过交道,这下子通过老婆一下子结识了好多的中国人朋友,乐坏了,觉得个个都好,跟老婆嘀咕着这个善良,那个聪明,还有那个那个有趣。经常叫老婆记得给这个打电话,给那个发邮件,吁长问短,比对他自己的朋友还上心。而且绝不叫朋友的英文名字,宁愿舌头绕几转地去发那些对他来说千难万难的中文。然而,朋友却感动:不容易啊,有这份心。就凭这个成功收买了不少朋友的心,弄得老婆还得小心翼翼,夫妻吵了架都找不到人评理 ----- 人心都向着他呀。

结婚的时候,老婆带老公回了一趟老家,老罗这下子可开了眼界了,没想到成都是如此繁华热闹,美食是如此之多,亲朋好友是如此热情,风景是如此之美 ( 尤其是去了九寨沟黄龙以后 ) ,一改以前模模糊糊的想象中的中国印象,觉得中国比听说的好得多嘛。还说非常惊讶没人监视他,也没人抓他去监狱。老婆大惊,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一直担心美国大兵会被中国大兵在大街上就被抓进大狱。想到老罗居然不顾生命危险跟老婆到了中国,老婆感动,继而大悟:这不就象是传说中的爱情么?!

老罗很喜欢老婆家人,每逢老婆要给父母寄钱时,老罗就提出把数字再往上加些,弄得老婆不好意思,就心甘情愿地继续给他当煮饭婆。

(三)老罗学中文

老罗第一次深刻体会到学中文的重要性是在成都看老婆的家人朋友。大家相聚时看见老婆说得眉飞色舞,他在旁边干瞪眼听着,不知道说些啥,着急呀!在外面吃饭时还好说,筷子都忙不过来。吃饱了,还可以四处打望美女,你们冲壳子冲上天我也不管。但他找不着事干的时候就着急了,特别是想到万一哪天老婆有了秘密男朋友,在电话上当他面flirt他都不知道,那还了得?!如此一想,动力有了!老罗要开始学中文了!

老罗第一次见大舅子,老婆教他:“哥哥!”,老罗马上就学:“狗狗!”,“哥 ------- 哥 -------- ”,“狗 ------ 狗 ------- ”,如此三番,哥哥一旁受不了了:“不用学了!,我不当狗狗!”。

在九寨沟旅游,看见壮美的瀑布,老婆忍不住马上现场教学:“瀑布, Pu------Bu! ”,老罗眉开眼笑,终于碰见一个好学的单词了:“ Oh , Poo---Boo, 不就是象 Poo----Poo 嘛”。此后,想说瀑布时先想到 PooPoo 这儿,再拐个弯到 PooBoo 那儿,切!

在北京长城上旅游拍照留念,老婆数:“一,二,三 ! ”,咔嚓!老罗高声学:“鸭 ----- 鹅 ----- 杀!”路人无不捧腹,老婆无地自容。

几次三番,老婆好为人师的积极性饱受打击,荡然无存,但人家老罗还可以自学成才呀。在成都第一次见识麻将,老罗感兴趣啦 ,太感兴趣啦,好玩不说凭棒棒手的手气还可以赢银子。简单培训了一下,在有高参在旁的情况下,他老先生披挂上阵,因为时间紧迫,来不及把所有麻将术语教会,有的靠他自己去领悟。麻将桌上,大家难免“碰”来“碰”去的,这时舅舅打出一个六条,忽传来一高声的拐了弯的字正腔不圆的“碰 ~~~~~ ”,一瞧居然是老罗!众人大笑,再无心打牌,最后都输给老罗啦。

(四)日常琐碎

老罗欺负老婆英语不够麻溜,有时候会设点小陷阱。老婆说“ I’m thirsty”, 老罗赶紧过来握住老婆的手:“ I’m Robert, nice to meet you, thirsty”, 如此类推,老婆于是成了 Miss hungry, Miss tired, Miss angry, Miss happy 等百变老太君。

老婆说“ I’m going to get some water to drink”, 老罗把老婆叫住“ Hey….”, 等老婆驻足回头凝神倾听有什么召唤时,老罗说“ Why don’t you get some water to drink? ”,老婆:“%¥#%#·$......”,反应过来的时候,看老罗早是一脸坏笑。此招试几次,老婆中招几次,那个恨啊。

老婆批评老罗有时候做事没耐心,老罗立即高声反驳:“看看我等了多少年才等到你,四十年哪!你还说我没耐心?!”

老罗浪漫。恋爱时相隔两地,卡片情话如雪花般漫天飞舞,但很不幸,大部分时候都是肉包子打狗。老婆不大解风情,又懒,但偶而兴之所致,或良心发现,就会把老罗的情话添油加醋,自己再搜肠刮肚,打个包,给他猛砸回去,反正不是母语情话,说起来好像与自己不相干,再肉麻也不脸红。这下砸得老罗晕头转向,感动得一塌糊涂,说:“亲爱的,你说不知道我的甜言蜜语是从哪儿来的,我现在明白了,是从你那儿学的啊”。

两人终于相聚,情话不用写了,但存货还多,老罗就把甜言蜜语时时挂在嘴边释放。老婆开始还听得美滋滋的,没过多久开始觉得不对劲,总觉得他说甜言蜜语的时候有规律可循。经过细密观察,认真统计,结果总算出来了:95%的“I love you!”都是在老罗看到老婆在厨房里给他烹美食,或是他在餐桌上正享受那美食的时候说的!呔!套用古训一句:“天下没有白听的甜言蜜语!”

浪漫也有动人的时刻。2006 末迎新年的时刻,午夜敲响十二点,老罗突然变戏法一样开了一瓶香槟,拥着老婆一阵吻,和老婆喝交杯酒。然后赶快拉着老婆去吻他们的宝贝儿子,看着儿子甜美的睡颜,两个人脸上笑开了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为人父 回复 悄悄话 写的活灵活现,幽默风趣!
飞渡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写得好!老罗真是你命中注定的人。
灌木 回复 悄悄话 老罗太可爱了
子夏浮云 回复 悄悄话 真精彩!幽默十足!
kathyzhang73 回复 悄悄话 绘声绘色!
苹果和橘子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写得真好.继续.....
mae 回复 悄悄话 oH...i enjoy reading your blog. He is such a cutie...:-)))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