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乐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童年故事:肖老师和王大个

(2019-11-13 14:22:24) 下一个

肖仙荷老师是我小学时期的文娱课老师,当时三十出头,中等个头,不胖不瘦,一头短发,很精干。我见过她的名字,有写成肖先河,或肖仙荷的。我觉得肖先河是文革时为了表明革命而改的,肖仙荷更像女性的名字,可能是她的真名。

学校文革以前叫荷花池小学,文革开始后改为红卫小学,位于芷江城最北边。它的一面是老城墙,往外一望就是农田和丘陵。春天可以听见天里的青蛙叫。

沿着小北街往北走,跨过一口大池塘的小桥后就进了红卫小学。进大门后往左走几十米有一口小池塘,过去长满了荷花,荷花池小学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也有人认为是因为学校前面的那口也长满荷花大池塘而得名荷花池,可能吧。反正学校门口,学校里面都有荷花池。

文革开始改名红卫小学后池塘没有人管,荷花渐渐稀疏。

进了校门,径直往前走,上几级台阶,就到了一个天井坪。正面是一座很高的古庙宇,其他三面是木房子,靠校门那边是教室,左右两边是老师的宿舍。

肖老师住在天井坪右边中间的一间房里,孩子还很小。

当时语文课只学毛主席语录,算术课还教一些东西。体育课还有,但音乐,画画课都不上了。所以肖老师没有教过我。

体育比赛没有了,每个学校有一支文娱宣传队,全称是“毛泽东思想文娱宣传队”,经常排练舞蹈,表演唱,都是红歌。红卫小学文宣队由肖老师负责,就是领队兼教练,虽然没有这样的正式称呼。

没有了运动队,文宣队就是学校的脸面。作为文宣队主管老师,肖老师非常努力,很有魄力和能力。各个学校管文宣队的老师都这样,才能胜任。我们所在的红卫小学与城南小学是县城的两所小学,也是全县小学中最高水平的文宣队,每年小学汇演,都是这两所小学的文宣队争第一。当文宣队赢得汇演,给学校争得荣誉,肖老师就是头号功臣,有荣誉也有压力。

文宣队队员女生居多,都是长相漂亮,能歌善舞的同学。早晨经常要到学校练习,练形体姿态,练唱歌舞蹈。有时下午放学以后也要排练,都是肖老师带着练。

肖老师孩子还很小,文革很长一段时间,请保姆算剥削。所以肖老师不敢请保姆,一边自己带孩子,一边带文宣队。肖老师在天井坪训练文宣队,一来地方宽敞,二来就在门口,方便照顾小孩。

我那时木纳,拘谨,腼腆,没有半点文娱细胞。不会唱歌,更不会跳舞。自己身体瘦弱,一心想把身体锻炼好,所以喜欢打球,跑步,游泳,锻炼身体。从没有想过要进文宣队,也没有那个天赋。早就认识肖老师,见面打打招呼。

大概五年级的时候,肖老师有次主动跟我提起,要排一个舞蹈,需要一个舞旗的男战士,说我很合适演这个角色。我表示我没有文娱细胞,也不想去文宣队。肖老师提过几次后,见我真的没有兴趣,就来没有再提。这事就过去了。

1969年下半年,文革进入相对稳定时期。因为珍宝岛事件,中苏关系很紧张。毛主席说:“深挖洞,广积粮,不争霸”,各地开始挖防空洞。芷江也组织各单位沿着南北街挖了一年,各个单位都分了任务,我们老师也参加了,但我们太小,没有参加。最后挖出一条一公里多长,三米多深,四五米宽的防空洞。肖老师的文宣队有时去工地演出,慰问挖防空洞的人们。

不久开始修建湘黔,枝柳铁路。这次是国家组织的大工程,湘黔铁路是东西向,东起长沙,西至贵阳。枝柳铁路是南北向,北起枝江,南达柳州。两天铁路在芷江东边三十几公里的怀化交叉,是所谓的三线建设的一部分。当时所谓的一线是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沿海大城市,二线是长沙,南昌,合肥,这样的内陆中等城市,三线是湘西,贵州,云南,四川这样远离沿海,内陆平原,交通方便的山区小集镇。当时国家想把主要的军工企业搬到三线,以防美帝苏修的突然打击。

湘黔,枝柳铁路是一条没有铁道兵参与,全部由沿线的农民修建的两条铁路。来芷江参加铁路建设的民工来自当年邵阳地区的新邵,邵东,涟源,新化等县。他们借住在芷江老百姓的家,就是房顶屋檐下,或堂屋里。我们学校也腾出教室让民工住。民工住的条件极差,睡的是地铺,自带粮食,自己做饭。吃得不好,而且天天出大汗,洗澡很难。

虽然是民工,但还是按照铁道兵那样的建制管理。比照县,公社,大队,改称湘黔铁路铁建兵团xx团(县),xx营(公社),xx连(大队)。有自己的红旗,插在工地上。没有军装,没有部队的待遇。

一天肖老师突然找到我,说想让我演一个节目,不是跳舞,是快板剧,不难演。我听了摇头,说我不会演戏,不同意。于是肖老师找到我妈妈,让妈妈做我的工作。妈妈劝我去演,但我仍然不同意。除了自己觉得不擅长演戏,也不愿意和娇气的女孩子泡在一起,觉得她们很难打交道,还是球场上打球比较痛快。

肖老师这次没有放弃,仍然来找我妈妈。我很纳闷,问妈妈为什么肖老师怎么非要我演?妈妈说,肖老师想让我演一个大个子铁建战士。我虽然瘦弱,但头大,脸大,个头比较高,穿上衣服也看不见细胳膊,在肖老师眼里就是最好的人选。妈妈也极力让我去演,我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

这是一个反映铁路建设的快板剧,有点像小品,只是台词基本上是按照快板念。三个人物:连长,排长,战士王大个。剧情是连队有三只瓢箕(湘西一带竹制担土的工具,普通话叫箢箕),分别是大瓢,中瓢,小瓢。一个连才三副瓢箕显然不符合实际,但戏不可能太真实。

三个人为了争大瓢而产生了冲突。战士王大个靠着早起早拿到了大瓢,但排长后来略施小计把大瓢骗走。但连长智谋更高一筹,最后把大瓢从排长手里骗走。结果最后王大个得到的小瓢,一个大个子无奈地挑着一副与其身材不相符的小瓢,狼狈,滑稽,很搞笑。

肖老师让我演王大个,杨宇同学演排长,艾红英同学演连长。

我演王大个第一个出场,上台第一段台词记得是这样的:
“清早起得早,一心要大瓢。硬是机会好,顺手就拿到”。这也是我唯一还记得的太词。

台词都是朗朗上口的快板词,肖老师在台下用鼓槌敲鼓边,敲出快板节奏,我们在台上就按快板节奏念。

第一次排戏,上台以后不知道手往哪里放,眼往哪里看。尤其剧情中我与连长艾红英有一段谈心,坐的很近。她是女生,长得很漂亮,应该是学校的最漂亮的(当时没有校花一说,因为那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我们那时男女生是不说话的,我很紧张,低着头看地上。肖老师多次让我把头抬起来,看着“连长”艾红英。我头是抬起来了,但眼睛仍然不敢直视她。肖老师不知道是没有看出来,还是看出来了没有再管。我就这样蒙混过关了。

戏排得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出去演出。

在当年没有电视,电影也只有《地道战》,《南征北战》,和样板戏的年代,文娱生活极其贫乏。偶尔有文宣队的演出,那就是老百姓最大的娱乐活动了。文宣队基本上只唱红歌,形式就是表演唱,舞蹈。但老百姓仍然踊跃前来观看。

第一次在芷江县礼堂演出。那天800人的礼堂几乎满坐。我从未上过台,一上台看见台下黑压压一片人头,心里很慌张。只好平视前方,不敢往下看,以免心慌。肖老师在台下提醒我,在关键时候给我提词。而艾红英,杨宇都是老资格文宣队员,久经沙场。他们的镇静也让我慢慢平静下来,最后有惊无险地演下来了。

我们这种小品式的快板剧文革以后就没有过,剧情跌宕起伏,滑稽有趣。两位同学有表演功底,表演到位。我的生涩,笨拙,腼腆,本是致命缺点,但可能刚好符合王大个老实憨厚,不善言辞的特性。所以观众反应很热烈,节目很受欢迎。

肖老师在充斥红歌红舞的舞台上,演一出带点滑稽,有点搞笑的快板剧是有政治风险的。而大胆启用我这个完全没有经验的菜鸟也是险棋,因为很可能就演砸了。但竟然成功了。不得不佩服肖老师的胆魄,眼力,和排演能力。

从此肖老师带着我们参加各种演出,光在县礼堂就演出过多次,还在学校天井坪的台子上给住在附近的民工演出。因为当年实在是没有文娱生活,我们这样业余中都算低水平的节目,每次台下都挤满了观众。很快芷江城里的居民,和住在芷江城附近的铁路民工大部分都看过我们的节目,有些人还看过多次。

有时候我走在芷江街上,会有人对着我大喊:“王大个!“。不知不觉有点出名了。

这个节目我们大概演了一年多,直到湘黔枝柳铁路路基工程大致完成,民工陆续回乡后才停止。而我们也很快小学毕业,进入刚刚复课的芷江中学学习。

从此我很少再见到肖老师。中学毕业后插队,然后考大学,工作,出国以后,更没有再见过她。

几年以后,肖老师还排演过这个快板剧。有些人想起了我这个原版“王大个”,跑来告诉我。

大概十年前,我回老家想请各位老师,想起了肖老师。打听她的情况,被告知:肖老师早已退休离开芷江,去她孩子那里去了。还说,肖老师得了面瘫,现在不愿见人。

那么好的人,怎么得了面瘫?肖老师非常好强,总是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大家,当然不愿以面瘫见人,我很理解,只好不打搅她了。

肖老师住的房子还在,现在算是文庙-一个国家文物保护单位。

我去文庙看过。我们曾经演出过的台子不见了,肖老师不见了,人去屋空,留下的是一些难忘的回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