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乐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哥们亦华(上)

(2013-10-22 16:52:10) 下一个

() 一见如故

刚一见李亦华的时候,就觉得他很友善,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他见到人总是笑眯眯的,老远就问人好。那年我们都是24岁,他长得很周正,文质彬彬的,身高一米七八。匀称的身材,健壮的体格,与他武汉体院毕业的身份很相符。脸上的笑容让人觉得他似乎永远都没有烦心的事。

 我们都是77级大学毕业以后分到湖南农学院做老师的。农学院在长沙东郊浏阳河畔,四周除了河就是农田,连校园里也有教学用的农田菜地,是一个安静的去处。

 外面分来的青年老师基本上都是学数理化,生物,体育等基础科学的,大部分都分在基础课部各个教研室。新的专业课老师基本上是农学院师资班毕业的。但不管你是哪里来的,所有青年教师都住学生二舍。位于学校一个角上,楼下西边除了一个篮球场就是灌木林。南面的学生一舍是外来短期工作,出差的老师住的。往东有学生三舍,四舍,那都是学生。再过去是学生食堂,体育场,教学楼。

 我们基础课部的人大多住三楼东面,四个人一间。我的宿舍与李亦华的宿舍是斜对面。

 可能因为都喜欢体育,我们一见如故。我们不在一个教研室,加上他家在长沙,到了周六(那个时候还是一周工作六天)他就回家了,所以我们平常见面说话的机会不多。但一见面总会聊上几句。

 他告诉我他妈妈是常德人,我妈妈也是常德人,所以我们也算是半个老乡了。他还说自己小时候家在武汉,他曾经是一个调皮大王,天不怕地不怕,总在外面闯祸。父母没有少操心。到了十几岁的时候,他与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很讲哥们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曾经因为打架斗殴被抓到少儿管教所过,让父母很失望。后来发现哥们义气靠不住,加上父母的教育,终于浪子回头,改邪归正,一心向上。在恢复高考的时候考上了武汉体育学院。因为父母回到湖南老家,他毕业后来也就来到离家很近的湖南农学院,决心好好干,不再让父母失望。

 当时正值中国从文革中走出来,国家急需人才,所以我们感到社会对的厚望,也觉得有大展宏图的机会。虽然我们很穷,但是对前途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每天晚上,我们这些年轻老师都会聚集在一起聊天。学习,考研,教学,女朋友等等无所不包。李亦华来聊得时候不多,遇到文学科技方面的话题,也不太发言。但他见多识广,人缘很好。在找女朋友方面更是捷足先登,是当时为数极少有固定女朋友的青年老师。他的女朋友当时还在武汉体育读书,没有毕业。但有空就来长沙看他。小姑娘高高条条的身材,很漂亮。在他面前安安静静的,眼睛里流露出的都是对他的崇拜。据说因为他讲义气,为人豪爽,在大学期间不但受到男生的拥戴,还很受女生们的青睐。

 (),为朋友不怕得罪人

 开学不久,一个原来北大不同系的同学,也是老乡,毕业后分到武汉,出差来长沙,住在城里的海军招待所,特意来农学院看我。刚好亦华也在,听说是武汉来的,也就热情地与我同学聊起武汉的情况。

我同学隔几天来一次,聊天,一起去食堂吃饭,然后离开。周末室友走了,偶然会住一晚。我觉得好久没有见大学同学,他能来,给我枯燥的生活增添了很多趣味。我问他,住海军招待所哪个房间,我有空进城可以找他去。他告诉我住210

 有一天我进城,路过海军招待所,就进去问登记台,问210号房间在哪里?服务员问:你找谁?我说XY(同学的名字),他查了一下登记簿,对我说“我们这里没有叫XY的”。我说,他明明告诉我的,怎么会不在这里呢?他见我一脸无辜的样子,就告诉我210怎么走,让我自己去问。

我到了210房,有两个人在,在同学不在。我就问:“XY呢?”。他们说,这里没有叫XY的。我说:“北大毕业的,在武汉工作”。他们说,是有一个北大毕业的,但他不叫XY 他教BC。我被搞糊涂了,只好离开。刚到招待所门口,看见我同学回来了。就问:“你到底住哪个房间?”,“210啊”,“怎么里面的人说没有你?”,“哦,我用了另外一个名字”。原来他用了一个假证件,这让我大惑不解。

 回来后,为把这事跟李亦华说了。他说:“这不是好兆头,你得提防一点”。还告诉我,当年他就是太哥们义气,太相信朋友,结果被一个朋友出卖了,替人家背黑锅,吃了大亏。这事最后让他醒悟,下决心金盆洗手。我觉得事情是很怪异,不过我知道这位同学在学校就是很前卫的人,穿着上,举止上,交了一些也很怪异的朋友。但还至于去干坏事,或做坑害朋友的事情。

 过了两天,我同学又来了。亦华过来旁敲侧击地问我同学的问题。开始还好,后来我同学感到了他充满怀疑就有点生气了,到最后有点火药味了。我赶紧把他们劝开了。同学走后,亦华还过来提醒我要提高警惕。

 后来这个同学联系到美国留学,专心学习,获得博士学位。虽然很多接触过他的人都不看好他,但他却在生物研究方面有所建树,在“Cells"发表过他的论文。在美国两所大学做过教授,几年前海归到中科院做研究员去了。

 (),威震小流氓

 五月份,学校举行田径运动会。因为我原来在大学是标枪队的,于是也报名参加教职员工组的比赛。两个项目,一是标枪,一是400米,还有4x100米接力。

标枪比赛有标准的金属枪与前面安了金属箭头的竹枪。虽然正式比赛是不能用竹标枪的,但没有经过训练的人是扔不好金属标枪的。不但扔不远,而且往往会扔成枪头朝上,枪尾先着地,按照规则这样是没有成绩的。所以一般大学比赛都允许扔竹枪。而我常年扔金属枪,所以就选了金属枪。

 过去农学院没有人会扔金属枪,所以当我将金属枪扔奋力掷出,金光闪闪的银枪飞翔在半空,落在四十多米的地方,远远超过竹枪最好成绩三十多米的小红旗,一下吸引了很多学生的目光。他们都跑来围观,一下四周都是人,包括前方标枪降落的扇形区之内也站得有人。执勤的老师学生赶快过来连劝带推,才将划线以内的人请走。但站在线边仍然是危险的,因为选手们并不能保证自己能投在扇形区内。好在对教职工比赛感兴趣的学生不多, 加上我多年的训练与比赛,有很好的控枪能力,标枪都是笔直向前,所以没有出现任何险情。

 第二天举行学生标枪比赛了,虽然没有学生会扔金属枪,但为自己系的选手助威的学生 非常多,整个标枪投掷区被围得水泄不通。标枪投掷扇形区边上到处站得是人,有人还踩在线上甚至站在线里面。为此维持秩序的老师与同学不断地请大家离开,但毫无作用。

 比赛开始后,因为学生选手大多没有经过标枪训练,不能控制出枪的方向。虽然用的是竹枪,前面的金属箭头仍然是非常危险的。标枪几次飞到线边,甚至线外,差点伤人。比赛被迫中断多次,大部分值勤的老师与同学都集中来请人远离,但情况仍然不见好转。

 我站在跑道外面看别处的比赛,突然一阵喊声,我一回头,见一支标枪刚刚落在一个站在线编同学的脚下,大概只用一尺远,有几个同学好像刚刚跳开。不一会儿,又一阵哄叫,原来是标枪飞向人群,比赛再次中断。

 更多的老师前来帮助维持秩序,但总有几个人不肯离开投掷区。我觉得迟早会出事,准备离开田径场,回宿舍休息去。刚刚走了十几米,就听身后人群中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叫喊声。望转身一看,大家都在看场中的一个地方,我被人群挡住了视线,看不见。喊声又起,很多人开始往外跑。我终于透过人缝看见了,人群围着两个人,一个是脸胀的血红,两眼露出凶光的年轻人,看上去不像学生;另外一个是亦华,很冷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位年轻人。年轻人突然嚎叫着冲向亦华,还没有等我看清楚,那人就躺在地上了。李亦华伸手去拉他起来,没有想到那人突然用脚猛踢亦华。亦华没有防备,被踢了几脚,一怒之下,用脚在那人的屁股上猛踹了几下。那人爬起来,虽然还是嗷嗷叫,但显然有点怯了。亦华说:“你敢再上,我照样把你撂在这里!”。那人叫道:“你是谁?竟敢打我?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农学院谁敢惹我,你怕是活腻了。有种的敢跟我另外找地方会会,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李亦华毫无惧色:“我叫李亦华,新来的体育老师。你到武汉大街上去打听打听,就知道我了。告诉我地方,时间,不管是你是一对一,还是来一帮人来,我都奉陪”。

那人见捡不到任何便宜,在别人的劝说下,顺台阶骂骂咧咧走了。

原来,李亦华本来不负责投掷区的比赛,但因为投掷区情况很糟,领导把他也叫到投掷区维持秩序。大部分学生还是听从劝告,往后退。少数不太动的,值勤老师和学生稍稍推他们一下,也会退一些。李亦华也来帮忙,当他见几个人站着不动时,他便一边说一边推了他们一下。没有想到,有一个人不但不动,还突然反推亦华一把,差点把他推倒。亦华本想发作,但还是耐心地请他离开投掷区。那人丝毫不动,李亦华见劝告没有用,就再来推他。那人马上反推李亦华。这次亦华有了准备,一闪身,那人就摔在地上了。他恼羞成怒,爬起来,挥拳要打亦华,结果亦华一闪一推,他又摔地上了。再后面就是我看见的那一幕了。

后来听人说,这个人是农学院子弟,社会上的混混,以心狠手辣敢打架闻名,是农学院的地头蛇,谁都不怕。老师学生都怕他,拿他没有办法。那天正是因为他带头无视劝告,站在投掷区内不走,几个小混混随从也不跟着不退,带动一些学生学样,才让执勤的老师学生没有办法清退投掷区的人。没有想到遇到李亦华,用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就让他头一次在农学院遭遇惨败,丢尽了面子。

 他走后,其他人自然都老老实实退到安全区,标枪比赛最终得以顺利完成。

 () 暗流汹涌,本色不改

 事过之后,有人劝告李亦华小心那个人的报复。李亦华淡淡一笑:“不怕,我当年在武汉打生死架比这厉害多了”。

 我第一次见识亦华的功夫和胆量,觉得他很像武侠小说里的英雄。一身功夫,正气凛然,不惧邪恶。

 亦华在农学院一下变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了。小混混们也知道了有这么一位青年老师,不费力气,借力打力就把他们的头给收拾了。很多人都说,没有亦华制住那家伙,标枪比赛一定会出事。但也有人说,老师打人,这可是犯错误的事情。

 我们的日子还是老样子,吃饭,上课,聊天,散步。但有传言,体育教研室开始开会讨论李亦华打人的事。说是小混混家里告到学校,要求学校处理李亦华。看上去亦华还是老样子,但稍微留意一点,便可以发现他变得有点沉默寡言了。

 随着传闻越来越多,我们这些年轻老师也都开始议论。大家都认为亦华是英雄,批评他是助长邪恶势力。你们那些正人君子在一个小流面前束手无策,没有亦华,那天一定会出大事。所以任何批评或整他都是不公平的。我们对体育教研室的另外两个新分来的77级的年轻老师说,你们可不能昧着良心去批评李亦华。他们两人虽然表示他们绝对不会的。但以后再问情况的时候,他们总是三缄其口,不愿透露半点信息。而亦华也不愿意提这事。

我们觉得,学校应该考虑当时的情况,不会对亦华有什么处分的,甚至连批评都可能没有。其他年轻老师也都这么看。

 我们年轻老师住的二舍因为是学生宿舍,所以离学生食堂很近,只有100多米。走过去三分钟。而教工食堂在教工宿舍那边,至少两里多路,走过去十几分钟。所以我们有些人就买了学生食堂的餐票,有时到学生食堂买饭。学生食堂的菜比教工食堂给得多,而且味道也很好。

一天中午,我去学生食堂买饭。排在最里面的一排,前面是一个漂亮的女生。过了几分钟,轮到这个女生了。卖饭的师傅是个矮壮的年轻人,长得一脸横肉。当女生把饭盆给他,说要买什么菜后,他不是去给她舀菜,而是一脸淫笑,说你长得好漂亮,你得说喜欢我,不然不卖给你。女生脸胀得通红,气得说:“我不买了,你把我饭盆还给我”。他嘻皮笑脸,把饭盆伸给她,等她要接的时候,有突然回抽。见到女生气得苦,他仍然不卖给她。磨蹭了半天,才卖给了她。轮到我的时候,忍不住说他:你别这样欺负人家女生。他一听就大叫起来:“你想管我!”,转身拿起一把菜刀,在桌子上一拍,对我吼道:“不想活了是不是?”。餐厅的学生都往我这边看。

 我当时有点愣了,不知应该怎么办。突然,一只手把我的饭盆拿过去,往前一伸说:“师傅,别生气! 请卖饭”。我一看,原来是亦华。他肯定排在很后面,因为我没有看见他,也根本不知道他来买饭。这时他突然跑到前面来,显然是来帮我解围的。他没有看我,眼睛直直地看着那个年轻人,脸上带笑,但口气不软。

 那个人手里还拿着菜刀,看到亦华,迟疑了一下,慢慢地放下了菜刀。亦华仍然笑眯眯的说:“师傅,他是我朋友,给我个面子,请卖饭!”。那人紧绷的横肉终于松弛了下来,没有说什么,给我买了饭菜。

我知道,这家伙认出亦华是那天把农学院最蛮横的地头蛇打爬下的人,知道不是对手,才软了下来。

 我后来对他表示感谢,他轻描淡写地说:“小事一桩,应该做的”。但我知道他是冒了巨大风险的。倒不是他怕那个流氓师傅,因为放倒那个小混混的事正在受到调查,真的又和这个小流氓打起来,肯定会火上加油。搞不好,就可能毁了自己的前途。

 “哥们亦华(下)” 连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7639/201310/19023.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静等下集。兄弟我也是77级干体育的,为人十分谦和,但是躲不开被迫打架的时候也有几回。带国家铁人三项队时,为保护队员,手持一钢制打气筒,面对10几个混混,呵呵。这几天忙,放假时兴许把些旧事写写。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