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乐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童年故事:邓师母与她的老母猪

(2013-05-10 09:13:32) 下一个

乐维

上七十年代,我们与邓师傅一家是邻居。我们住杨家大院最东头那一栋的东厢房,邓师傅一家住西厢房。

邓师傅当年50岁出头,中等个头,黝黑的脸膛,在学校食堂做大师傅。邓师母也是50岁出头,家庭妇女。他们一共有五个孩子。老大儿子,老二女儿都已经成人去外地工作了。老三女儿下农村做了知青。他们都很少回家。身边是老四邓湘沅,男孩,小名叫小毛。比我小两岁。老五邓湘莲,女孩,小名叫五妹,比我小四五岁。

早年全家五个孩子,只有邓师傅一个人工作,虽然工龄长,工资级别高,但因为是工人,每月也才三十多元。那个年代东西便宜,但这点钱养活一家七口还是很困难。所以邓师母很早就在家养猪,靠卖猪仔赚钱来贴补家用。

我们住的是学校的房子,学校不许教职员饲养任何动物。但因为这里远离校园,加上邓师傅家确实困难,所以对于邓师母养猪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我们住的房子过去是芷江名人杨永清的。杨永清早年当兵,后来做到师长,带领部队参加过北伐。因为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而受到排挤,一气之下便回老家了。民国时期出任过县议员。1949年没有跟蒋介石去台湾,结果被新政府把他当土匪给枪毙了。他的房子因为靠着学校,于是就变成了学校的资产。

这是一个大宅院,原本应该有很高的围墙,后来拆掉了。院子背靠城墙,后面城墙边有一棵树几个合抱的百年老树,上面有五个分得很开的树杈,像一只手托着天。有人把这树叫做五指树。有老人说,这树可以给人辟邪挡妖,是一棵有魔力的树。院子的东面是县监狱的高墙,南面是一个大斜坡,坡下是学校食堂,再往下走是学校水房,教学楼还在更南面。西面是一个大池塘,是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安静的处所。

当时生活很清苦,但社会治安很好。周围邻里都诚实可靠,我们家从来就没有门锁。以至于到了大学,我很久都不习惯出门要锁门。一片钥匙放在口袋里,而我又喜欢蹦蹦跳跳,还参加了校田径队,钥匙不知什么时候就蹦了出去。不但自己老得去重新配钥匙,几次还把临时从室友借来的钥匙也搞丢了,曾经被室友们狠狠批评过几次。直到后来冥思苦想,想出一招:把很多费钥匙串在一起,掉在地上动静很大,而且容易找,从此再没有掉钥匙了。这是后话。

大院中间是一栋楼房,四栋平房在左右和后面。我们与邓师傅家住在最东头的平房,我们在东厢两间房,他们在西厢两间房,后面一间房子是当时刚刚结婚的易老师与唐姐住,中间是一个大堂屋,是三家共同活动的地方。

堂屋前面是一小块空地,再往前就是一块半个篮球场大小的菜地。这里地势比周围都高,在堂屋前的台阶上往南远望,可以看到下面芷江城层层叠叠的房屋和树木。春天里,百花吐艳的时候,满城春色尽收眼底。

邓师母因为常年操劳家务,有点驼背。见人总是笑眯眯的,但是话不多。我们搬去的时候,她养了一头大母猪,已经好几年了。专门给她下小猪,养到满月(两个月)卖仔猪崽给那些想养肉猪的人。

邓师母养猪与众不同。不但对她的母猪照顾无微不至,而且很有一些办法。母猪在她的训练下,从不在猪圈里拉屎拉尿。要是想拉屎拉尿了就用嘴拱猪圈门,邓师母听到了,便拿了尿桶,尿瓢,打开猪圈门,让母猪慢慢走出来。母猪出来后,后腿往下蹲,邓师母把尿瓢伸到下面接住,然后把屎尿倒入尿桶里。母猪吃食也是在外面,不在猪圈里。所以,猪圈里面很干燥,非常干净。猪圈外面邓师母随时打扫,没有猪粪便。虽然她的猪圈就靠在我们厨房门口的墙边,但我们不觉得有什么异味。

夏天的时候,猪圈里很热,她就把母猪放出来,把门口台阶上的水泥地泼上水,让母猪躺下,不时在母猪身上浇水,还用刷子清洗猪身,用扇子给母猪扇凉。为了怕蚊虫叮咬,她会在母猪身边点上两支蚊烟香驱赶蚊子。看见猪的皮肤上有蚊虫叮的红肿处,她还会在上面涂上红药水。母猪这个时候一动不动,尽情地享受着邓师母的服务。

她常常操着双峰土话对母猪说话:出来,过去,躺下,回去! 母猪好像能听懂她的话,总是乖乖地按照她的指令做。有时候,母猪做错了,她也会骂:“你这个畜生,怎么这么急,我还没有对准,你就拉,看都拉在地上了!”。

邓师母虽然没有读过书,但她知道母猪怀孕的时候需要补钙,不然小猪就长不好。她补钙的方法很原始。就是去买一些骨头,煮在猪食里,让母猪啃。

家贫出孝子。因为家里困难,邓家的小孩都很体谅父母的辛苦,总是帮助邓师母做事。邓师母养猪基本不买饲料。猪草都是自己与小毛,五妹去打(采)。屋子后面有一块小自留地,除了种菜,还会种点天小米这样的猪饲料。但大多数猪饲料是从菜地边,池塘边,路边采回来的猪草。猪草打回来,在一个大澡盆里放一块砧板,将猪草剁烂,拌上买来的米糠,有时候放点剩饭,在大锅里煮熟了喂猪。这些事也常常是小毛和五妹帮助做的。母猪怀孕的时候,她会多加一些粮食,米糠,麦麸等有营养的精饲料,增加营养。

除了养猪,邓师母会做几个醋萝卜坛子,将自留地种的长豆角,刀把豆,茭头,萝卜片,生姜片放入,泡一段时间,拿出来吃,又脆又酸,很好吃。有时候我去她家,她会从坛子里夹上一点放在小碗里给我解解馋。

每年夏天,她还做双峰辣酱。买来红色朝天尖椒剁碎,加煮熟的小麦和黄豆,混合之后在烈日下暴晒,每天需要搅拌几次,晚上收回。每天晒辣酱的时候,老远就可以闻到辣酱的香味。晒上一个多月,然后放入坛子里腌起来,吃得时候舀几勺出来吃。香浓的辣酱是最好的开味菜。常常也送我们一瓶尝尝。

邓师母还做许多其他加工菜。比如剁辣椒,干豆角,腌茄子,庵菜(梅干菜)等。做出来后总会给我们一些尝尝。那年月食品奇缺,很少吃到肉。这些邓师母自制的小菜成了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吃的食物,也是最回味无穷的记忆。

邓师母养的母猪很争气,每年给邓师母生两窝小猪,每窝10-12只不等。这母猪有十二个乳头,一般最多生十二只小猪。小猪刚生下,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眼睛都睁不开,但个个都会用嘴巴拱母猪肚皮,找到乳头,贪婪地吸允。看着一排十一二只皮肤光鲜,肉乎乎的小猪仔依偎在母猪边吃奶,邓师母脸上总洋溢着慈祥的笑容。

有两次,母猪生了十三只小猪。如果放任不管的话,最弱的那一只小猪因为总争不到乳头,最终会饿死。邓师母每天亲自上阵,将一个吃奶吃得正欢的小猪从母猪奶头上拉下来,把这只最弱的小猪放上去吃奶。下次她又让别的小猪少吃一点。有时候,她把小猪放出来玩。吃奶的时候,先将最弱的小猪放回猪圈吃奶,等它吃饱了,再让别的小猪去吃奶。所以她的小猪个个都长得很好,个头差别不大。

每到天气好的时候,邓师母就放小猪出来在堂屋门口的小坪上晒太阳,玩耍。小猪干干净净的,粉红的嫩皮肤很好看,它们到处拱,相互打架,非常讨人喜欢。每到这时,小院更显得生机勃勃。

长到一个月,她会请劁猪匠来将小公猪的睾丸割去,小母猪的卵巢切除,因为这些猪都是用来做肉猪卖的。喂养到两个月,每只小猪长到大约16-20斤时,就有很多人来买猪仔。那年月不兴登广告,但邓师母的小猪崽是远近出了名的好,所以不用广告,早早就有预定了,晚了的人还买不到。价格是一块钱一斤(当年的猪肉价格是七毛四分一斤)。那个时候,卖活猪的人,常常为了多卖钱,卖之前把猪喂的过饱,以便多卖钱。但我从来没有见邓师母这么做过。

一年20只小猪大概可以卖400元钱。因为成本不高,纯利润不会低于300元。相当与当年的一个熟练工人一年的工资。一个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靠养猪就可以赚这么多,相当了不起。

邓师母话不多,除了吆喝母猪。听见最多的就是用浓郁的双峰话喊儿子:“毛伢子啊!回家吃饭了”。见到我一般只是笑一笑,很少说话,好像从来都不关注我。十六岁那年,我已经长很高了。有一天,我听见她对我妈妈说:“你家乐维越长越好看了,是个小伙子了!”。

邓师傅对孩子很关爱,生怕他们出事。夏天从来不许他们去河边游泳。我当时天天带着弟弟们去游泳,有时候还有别的小孩跟着,俨然一个孩子王。每天吃完晚饭,我们吆喝着去河边,小毛也很想去,但邓师傅坚决不让。邓师傅自己不会游泳,也从来不去,所以小毛就根本没有机会去河边游泳。随着小毛年龄越来越大,他与邓师傅因为下河游泳的矛盾就越来越厉害。看到父子俩闹得越来越僵,邓师母说话了:“我看乐维这孩子很可靠,跟着他不会有事的”。邓师傅想了几天,最终同意让小毛跟我去游泳。从此小毛吃了晚饭高高兴兴跟着我去河边游泳了。第二年,五妹也可以被允许去游泳了。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邓师母养猪赚钱,将五个孩子都养大了。自己的背也驼了,母猪也慢慢老了。我下农村的时候,她请人将母猪杀了,然后养了两年不那么劳神费力的肉猪。等小毛,五妹考上了中专以后,她就没有再养猪了。

我78年考上大学离开芷江,小毛当年考上了卫校,五妹第二年也考上了幼儿师范。我们家也搬走了,从此再没有见到过邓师母。

2006年回国,得知小毛不在芷江工作,邓师傅早已过世,邓师母身体不好。我请了很多老师朋友来吃饭,也请了五妹,她当时已经是芷江幼儿园园长了。因为人多,没有机会谈话。

2009年再次回国,我特意去了一趟幼儿园,见到五妹和与她同住的邓师母。邓师母已经接近九十岁了,看上去红光满面,精神很好,可以自己走路。我喊她:“邓师母你好!”,她笑笑,自言自语地说什么,好像不是对我说,眼睛也没有看我。五妹对她说:“乐维来看你来了,你还记得乐维吗?”。邓师母只是笑,没有回答,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万里晴空。

五妹对我说,她妈妈这几年得了老年痴呆症,不是很严重,但过去的人和事都记不得了。邓师母看上去一点也不像痴呆症,显然五妹把妈妈照顾得很好。

劳累了一辈子的邓师母也该有这样的福气。


后来听五妹说,她妈妈过了两年就去世了,走得很安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乐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剑吼西风的评论:
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剑吼西风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师母和母猪同在标题不好。
乐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高桥松饼的评论:
很高兴你这么高度评价。
乐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夏圓的评论:
谢谢夏姑娘。
到你家园看了看,了不得,很多好吃的,馋得不行。
高桥松饼 回复 悄悄话 这是我最喜欢的风格的文字,谢谢你与我们分享。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朴实无华,充满生活气息。顶!
乐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yanlan的评论:
谢谢ccn, late60's, 颐和园,yanlan鼓励!
yanlan 回复 悄悄话 平凡而伟大的妈妈!
谢谢分享!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这位母亲令人肃然起敬。
late60's 回复 悄悄话 很朴实,让人回味。
西门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ccn的评论:

ccn兄形象威武,西门小弟吓。。。
ccn 回复 悄悄话 好人一生平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