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乐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父母功过,听孩子如何评说

(2012-05-03 08:06:16) 下一个

作者说明:

这是2007年写的两篇采访中的一篇,都曾在当地的中文报纸登载过。今天因为准备周末的中文课,想到了这篇文章,觉得给孩子们(九年级)读读会有好处。后来一想,给各位做家长的大人看看也会有些启发。所以就放上来了。

父母功过,听孩子如何评说

绝大部分的中国家长都很重视孩子的教育,尤其希望孩子考上好的大学。千方百计

地搬到好学区,让孩子上好学校。送孩子去学钢琴,小提琴,游泳,画画,SAT等等。有关如何培养孩子成才的书热卖。不少关于如何培养小孩的文章也频频见诸报端。不过几乎都是从家长们在谈经验说体会,和专家们多角度来探讨孩子教育的问题。而主要当事人,孩子本身对这些教育的反应却缺少关注和了解。我们家长们为孩子设计的教育计划,常年为孩子的教育奔波,考上了大学的孩子们自己是怎么看的?我们的孩子们对家长们所做的有什么评价?带着这个问题我最近走访了几位考上大学的中国孩子们和他们的家长。听了他们对自己的成长回顾,以及评价爸爸妈妈的功过。现在公布出来,让我们听听他们的声音。

访赵鹏 

赵鹏,男,198611月生。

924月随父母到日本千叶县柏市,就读于柏市第一小学。

989月到北京清华二附中上初中。

2000年秋随父母来美,就读于新泽西WW-P(West-Windsor Plainsboro) 北部高中。

2004年秋,考入康奈尔大学。

 

因为打太极拳,很早就认识赵鹏的妈妈胡梅。她的作品“生日贺词背后的故事”在

“多维时报”举办的“和睦家庭对孩子成长的影响”征文比赛中获二等奖。这篇文

章就是写赵鹏和爸爸妈妈的关系和他成长的一些事。知道赵鹏考上了大学,就和她

说想和她儿子谈谈。胡梅对我说:“他没有几句话是正经的,就怕他不好好跟你谈”。我说:“没有关系,只要他愿意谈,肯定会好好谈的。和你‘贫嘴’那是他和你的关系好的象征”。 

赵鹏其实是一个不爱张扬的人,也不喜欢将自己变成别人的榜样。真如胡梅在她

“生日贺词背后的故事”中所说:“有朋友让我问问他是如何做的,他以一句话

‘那家中国人又要摧残孩子呀?’回绝了我”。

还好,电话中,正在休假的赵鹏很爽快地答应和我聊聊。不知是不是因为他读过或

听说过,我曾发表过一些强调让孩子自由发展的文章,让他接受了我?

我按约定的时间,来到赵鹏家。他们正在吃饭,让我在客厅稍候。抬头刚一坐定,就见胡梅在文章中所说“生日贺词”:赵鹏给妈妈生日的大对联就贴在靠门边的墙上的家庭“文化之角”两侧。上联是:“抡拳舞剑赶不走涛涛岁月”,下联是:“施肥弄草却生出缕缕白发”。上面还有一横批:“热烈庆祝老娘XX岁华诞!”。幽默中透着对妈妈的爱,毛笔字写得也有板有眼。显然是赵鹏的杰作。我还是第一次在美国看见一个中国孩子能有这么老练的中文功底。

吃完饭,妈妈陪爸爸出去练车去了。原来,赵鹏爸爸在香港工作,一年很难来几回。现在是因为过节来与家人团聚,抽空练练车。

我和赵鹏坐到了客厅的桌子旁。瘦瘦高高的赵鹏戴一副眼镜,看上去在生人面前有

一点腼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不时还夹带点北京味,不由得对他的中文刮目相看了。

老实说,和赵鹏这样的大孩子正经谈话我还是的一次。我心里有点没有底,因为我

经常发现我和我14岁的女儿就常常“话不投机半句多”,更何况是别人家的大孩子。而他妈妈也警告我,他讲话没有几句正经的。不过,话匣子一打开,赵鹏虽不乏幽默,但是却很认真。

问:赵鹏,你现在是大学二年纪的学生了,今天想让你谈谈中学时期的你父母对你

的教育对你考大学和现在大学生活和学习的影响。先来谈谈你的中学时期爸爸妈妈

对你的教育,哪些对你帮助很大?哪些没有什么用处?

赵:在高中时,他们基本上没有怎么管吧,当然也不是什么放任自由。只是在学习

上没有怎么催。顶多就是考试考砸了骂一顿。我也不会太在意。到了大学后,根本

就没有人管。反正在高中时没有受到太多的约束,也没有太多的依赖,所以到了大

学以后感觉就是很自然。

问:除了这个以外呢?

赵:有一点不太好的是没有太鼓励我去参加活动。各种CLUB参加比较少。他们主要是带我去中文学校。我基本上是被逼着去的。刚开始对义工没有兴趣,做了三年,觉得做义工也不错。所以适当管一点还是可以的。去鼓励去做一点事。

问:没有参加俱乐部,是不是影响你在大学时很快成为活跃分子。

赵:后来我逐渐也改变了。参加CLUB越来越多。

问:如果父母当时鼓励你一些,可能会跟好一些 

赵:对。

问:你提到高中时,父母没有怎么管,主要让你自己做决定。养成了你独立自主的

精神。对你从适应大学生活有没有帮助?

赵:刚开始上大学,有的同学还不能把大学当成自己家的感觉。而我觉得大学生活

幸福得就像天堂一样。

问:从家庭生活到大学生活的过渡你没有什么不适应 

赵:有些人自己给自己加压力。我认识一些从国内来的同学,他们习惯了有压力的

生活。自己给自己选很多课,参加很多活动,把自己累得有点精神恍惚。其实没有

必要。

问:你谈到你做义工开始不愿意,后来觉得也挺好。能不能谈谈哪些方面对你有帮

助? 

赵:可以和人交流。在做义工时,人与人没有利益冲突,所以人对你都比较好。看

到自己对别人的服务,会得到人家的好评,人家会感谢你。你会认识到,给人予以

帮助的好处。

问:上大学以后,你觉得与中学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赵: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人管了。除了没有人管以外,就是大家都按兴趣参加各种

CLUB,中学可能顶多几十个,但大学可能有上百个各种各样的Club。有各种各样的课程,还有教授专家来讲课。 

还有一下有几千上万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聚集在一起。而中学一般都是一个学区

的人,基本上是比较封闭的。而大学可以认识各种各样的人。比如,我的室友就是

埃塞沃比亚来的,我的对门是孟加拉来的,还有一个是南美洲来的。

问:你曾经在日本,中国,美国都生活过,是不是你的这种经历使你在与不同背景

的同学在一起时,交流起来容易沟通一些。

赵:对。容易包容一些。 

问:你有没有发现其他中国孩子,比如说,直接从中国来的孩子,他们是不是有些

不一样?

赵:他们容易和中国学生在一起,比较封闭,不太愿意和美国同学交流。

问:是不是因为他们英文不太好?

赵:有的是有些怕自己的口音,有些自卑或胆怯。但有的英文非常棒。这些人和美

国人打交道要自信一些。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喜欢在自己的团体里边。

问:中国家长大多对SAT看得很重。你觉得SAT分数在录取时占的比重有多大?

赵:很大。如果州立学校,每年招两万人,那么占的比重就非常大。它不可能来看

每个人的背景。但对于私立学校,高中成绩,参加各种活动,义工,领导才能等更

被学校看重。SAT只要考得不赖就可以了。但是SAT考得很好,其他都是空白的话,也可能不会被录取。 

问:中国家长普遍对孩子学钢琴,小提琴特别热情。

赵:我也纳闷。

问:学钢琴,小提琴对孩子的成长到底有多大帮助?对上大学有大多帮助?

赵:对成长来说,学音乐,不管学什么都差不多。学钢琴,或学一些冷门,如竖琴,大号,管风琴。反正培养你对音乐的兴趣。我现在在大学一个合唱团。唱歌也就自然而然地对所有的音乐感兴趣。比较喜欢去听各种各样的音乐。

问:你小时候学过钢琴,小提琴?

赵:没有。

问:为什么没有?是条件不够,还是爸爸妈妈认为不一定要学?

赵:他们从来没有提起过。我的同学也没有学。当时我在日本。日本孩子搞体育活

动多一些。在国内初中也没有什么人学,学校不会搞,只有课外班。

问:在美国的中国同学学钢琴,小提琴的特别多。

赵:好像是。

问:你觉得他们学了钢琴,小提琴后对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赵:好处还是很多。人更丰富一些。如果你在比赛中得过奖,应该对考大学有帮助。不过,这么多人学钢琴,小提琴好像没有什么必要。不知是他们真喜欢,还是钢琴,小提琴得奖容易 

问:你参加体育运动吗?

赵:我没有参加校队。但是比较喜欢在周末和同学一起打打球,比较爽快。大学队

都是比较专业了。 

问:一个学生的体育好,或是画画好,还是音乐好,大学会看得更重一些。 

赵:那中国人来说,当然是体育好。因为中国人大多数是学习好,钢琴好,小提琴

好,体育不太好。很少听到过,有中国人拿过什么奖。虽然他们不搞种族歧视,但

是一看你的名字,就会知道你不行。我没有看到那个中国孩子体育特别棒。但感觉,如果体育好会对考大学会很有帮助。

问:大学强调领导才能,你是怎么锻炼你的领导才能的?

赵:在参加义工时,老师安排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去负责做些什么事。这些可以在

自传中写上。 

问:主要是通过义工提供一些机会。 

赵:学校的话,做学生领袖的竞争很厉害。在中学我只是Club的成员。而在大学我现在是数学俱乐部的主席。

问:别人投你的票,是因为你的数学好,还是因为你的人际关系好?

赵:一般不会看你的成绩好不好,还是看你的沟通能力。

问:你小时候,是腼腆还是大方? 

赵:小时候没有意识到害怕。到了中学才感到害怕,害羞。

问:你觉得中国的教育和美国的教育相比,各有什么优缺点?

赵:中国教育管得太严。老师天天给学生训话,我们很怕老师。当然教的内容比美

国的要扎实一些。学生只是在学,思维不是太活跃。在美国,千奇百怪。老师也比

较古怪。可老师不会当众羞辱你。老师会鼓励你去参加各种各样的义工,走向社会。我比较讨厌中国的教育,只教不育。 

问:你对日本的教育感觉呢?

赵:日本的小学吗,非常快乐。 

问:日本是不是比较接近美国? 

赵:日本有接近美国的,也有接近中国的。日本是一个很独特的教育体系。日本和

美国和中国完全不一样。日本有一个“年功”系列,如果你年长些,你就是前辈。

初一的学生,对初二的学生要服从。他们有集体观念。和中国不一样,气氛要活跃

一些,压力不是特别大。

问:一般十几岁的青少年和爸爸妈妈的矛盾比较大。好像你和你爸爸妈妈沟通比较

好。  

赵:也是时好时不好吧。他们不是特别严,我对他们说话比较随便。有时他们让我

去洗碗,打扫什么的,我懒得去做,就会吵起来。不过吵一架,瞪瞪眼,两天不说

话而已。也没有把它当成太大的事。

问:有没有一个例子,和爸爸妈妈矛盾闹得很僵。 

赵:我刚刚来的时候,喜欢玩电脑。他们要管。我经常会跟他们吵架。但是现在好

像不管了。

问:你现在学什么专业?

赵:数学。

问:你为什么要学数学?

赵:主要是来劲。觉得学数学好玩。

问:你想学数学是现在决定的还是上中学时决定的? 

赵:上大学以后最终决定的。但上高中时,兴趣就往这方面偏。主要是遇到了很好

的老师。我高中的最后两年,哪些老师都非常非常棒。他们很懂激起学生的兴趣。

等到大学以后可以选课去探索一下各种各样的学科。 

问:大学老师都非常棒,但你为什么选数学呢? 

赵:因为其他的课,都是大课,很少有和老师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数学班比较小,

提问题不会有拘束。老师鼓励学生到他的办公室去问问题,看他怎么做数学,而且

他非常享受数学。我也去过物理老师那里,但发现他只关心他的研究。老师的影响

非常大。 

问:虽然你在中国上学的时间不多,但你的中文很好,我认为相当于中国高中毕业

生中成绩比较好的那种水平。你是怎么学的呢? 

赵:家里一直说中文。在日本时我喜欢说日语,但他们逼着学中文。小时候逼也没

有什么逆反心里。他们从中国买了一些教材,我从来没有看。他们给我带来了一些

录音带,有孙敬修先生的故事和刘宝瑞的相声。我特别爱听这些。感觉我从相声学

到的中文最多。 

问:所以你现在讲话比较幽默,是不是受相声的影响?

赵:是这样。后来上中学时,他们将我送回国,上了两年中学。中学时期对人生影

响非常大。在一个中文的环境中,当时中文突飞猛进。初二时,我们读金庸小说,

把金庸小说全部读完了,花了一年时间。这个非常非常好。读金庸小说前,作文满

40分,我的作文从来没有得过高于32分的。读了金庸以后,一下得了37分。金庸小说对我写作帮助太大了。 

问:你现在写的一些东西都有金庸书上的味道。

赵:是的。我感到有兴趣,都一些好玩的东西。 

问:你现在读中文没有问题了。你喜欢读哪些东西?

赵:当然金庸。现在我就在听评书“三狭剑”。还有历史的,比较感兴趣。

问:你爸爸妈妈也喜欢这些。

赵:妈妈喜欢写作。爸爸喜欢历史。妈妈在日本写过几十篇在当地的中文报上发表。但在美国很少投稿。

问:还有一个问题。现在中国父母都想孩子进名牌大学。你觉得进名牌大学和不进

名牌大学有什么不同? 

赵:差别还是很大。名牌大学整个环境不一样,同学素质好,也有心理上的因素。 

问:有没有同学因为没考上名牌大学,现在见面有些抬不起头或不好意思?

赵:他们是不是不好意思,我看不出来。 

问:你感觉的不是很明显。

赵:主要是心态要正。我就觉得我没有哈佛梦。象有些同学虽然进了康奈尔,但是

因为没有进入哈佛,而耿耿于怀。 

问:你报了哈佛吗?

赵:报了。当时报哈佛,没有把它放在心里面。感觉就像跟买彩票差不多。我的第

一志愿是普林斯顿。没有进普林斯顿比较失望。不过也没有把这事特别放在心上。

我到十一年级才考虑大学。有些人从刚上高中就开始为上大学操心。 

问:当时你觉得你上那所大学的可能性最大? 

赵:康奈尔吧。

问:康奈尔是你的第几志愿?

赵:第五。当时是按照大学排名报的。普林斯顿为第一志愿。现在到了康奈尔,我

觉得康奈尔是最好的大学。 

问:你对自己的什么性格特性感到最自豪? 

赵:比较想得开。不会给自己很大的压力。不太在意得失。 

问:对中国家长们有什么希望?

赵:希望多给孩子鼓励,顺其发展,不要给过多的压力,不要拔苗助长。

 

后记:

谈话记录整理好以后,我让赵鹏和他父母看看有什么差错或补充。妈妈胡梅提到,

赵鹏在上大学前的夏天,在一个留美孩子的夏令营“英华在北京”当了一个月的辅

导员,并在网上写夏令营日记给孩子们在美国的父母看。她还给了我赵鹏用中文写

的一些文章的复印件。有赵鹏谈他回中国上两年中学的体会“我回国两年以来的体

会”,有2001夏与爸爸去澳大利亚旅游观感,发表在当年日本当地的中文月报“柏叶之窗”上。赵鹏介绍他在悉尼,墨尔本时的所见所闻。细致详尽的景物描写,生动准确的文字,将澳大利亚的如诗如画的美景展现在读者面前。尤其使人感到惊奇的是他的一张写给父母的借款“保证书”,文笔简练,幽默风趣。现抄录如下:

保证书

今吾欲购一笔记本电脑,望父母出资三分之二。

如若买到,吾将保证于二周之内荣获商家青睐,得到打工机会;

并预先交纳吾之买份,美元四百七拾整外加日元一万整;拟定通过打工等方式,

日后悉数赎回。赎金不加利息。

尚若今后,惹得老母发怒,笔记本电脑可交公,自由处置。

 

                                                                                                            保证人:赵鹏

                                                                                     (加盖自制的圆形“赵鹏”专用章)

                                                见证人:爷爷,奶奶(钢笔书写)  OO三年六月三十日

 

这就是赵鹏,不失年轻人的风趣,也深知如何“融资筹款”,但又不做完全的“伸

手派”。看到这样“保证书”,当父母的能不“借钱”给他? 

胡梅后来与我说起,对于赵鹏,她还是操了不少心。小时候赵鹏有一只眼睛不好,

很难看清东西。但是发现时已经都六岁了,医生都认为没有什么希望了,而且那只

眼很可能会失明。但胡梅坚持治疗,慢慢将赵鹏的眼睛改善了。所以那时就没有送

他去学什么。因为主要精力就放在了治眼睛上了。后来上中学,赵鹏迷上电脑,天

天玩电脑,连书包都扔在家门口。妈妈讲他也不听。真让胡梅为他担心。对于上各

种俱乐部,胡梅一直就鼓励赵鹏去参加。但当时赵鹏并不很积极,不是很想去。倒

是现在有些醒悟了。她其实并没有像赵鹏所说的那样“考试考砸了”而骂过赵鹏,

因为赵鹏几乎就没有考砸过。可能有时见有小错什么的问一下,或提醒一下。大概

因为连这样的提醒也少,所以赵鹏就当批评了。面对妈妈的抱怨,赵鹏也就笑笑。

从他的言谈话语中,看得出他心里是感激父母对他的关心和帮助的。而父母虽然对

孩子比较宽松,但还是时时刻刻地关注孩子的成长。

赵鹏就这样从中国到日本再到美国,一路走进了康奈尔。也让父母操了不少心,但

是一个自自然然,快快乐乐的阳光男孩成长起来了。有了自己的理想,有了新的朋

友,开始了新的生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乐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Nightrose的评论:

你说的是竞技体育(Sports),他说的是体育运动(physical exercises)。两者有些关系,但区别很大。前者只需要尖子选手,以竞赛为目的;后者是全民参与的体育锻炼,以健身为目的。所以毛泽东说“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而不是说“发展体育运动,增加奥运金牌”。
如非洲一些小国,每次都可以拿下许多的奥运长跑金银牌。但他们国家的体育运动却很不普及。欧洲很多小国,老百姓喜欢体育运动,但在奥运会可能一块金牌也拿不到。
Nightrose 回复 悄悄话 真奇怪。中国是奥运会上的金牌大国,中国孩子却给美国人印象"体育不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