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乐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77级校园点滴(2)包伙

(2010-10-11 13:13:07) 下一个


我住28楼,楼下边上就是三角地。有小买部,再过去一点是邮局,非常方便。而且
大饭厅也在边上。那个时候经济不好,东西不够,肉油粮食都是凭票供应。刚入学,
学校食堂是吃包伙。大概是一个月14元,发餐卷,有每天的早餐,中餐,晚餐。比
如4月3日早餐餐卷,4月8日晚餐餐卷。你到时必须用当天当时的餐卷买饭。大家吃
一样的东西,一般一个菜。偶然有两种菜,你选一种。不是天天有肉吃,隔几天中
餐会是荤菜。而晚餐都是素菜,晚餐吃得最多的是醋溜包菜。

当时有粗粮,细粮之分。粗粮票只能买棒子面粥,窝窝头,高粱米饭。细粮票可以
买面食,米饭。早餐基本上是馒头或窝头,棒子面粥就咸萝卜。那个时候因为长期
没有吃饱,尤其我这做过知青的,觉得能吃饱就好了。

开饭时大师傅用一个大勺舀菜,你能得多少取决与他手抖动的幅度。舀上来,手一
抖,再倒入你碗里。抖的幅度大,留在勺子里的就少;抖得幅度小,留下的就多。
每次吃肉的时候,大家都希望大师傅的手别太抖,但越是吃肉他们的手就好像越抖。
我们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很多本来进了勺子的肉,又掉回大菜盆。有细心的同学报告
说,有些师傅见到漂亮的女生,手就不抖了。害得她们常常吃不完,又不好意思送
人,最好只好将剩下的倒进了垃圾桶。听得我们这些馋肉的男生觉得怪可惜的。

一般我们都会买一个饭盒袋装搪瓷盆和勺子,放进书包里。这样下了课就直接去饭
厅,不必再饥肠辘辘去宿舍拿饭盆。有些人嫌带着饭盆麻烦,就将饭盆放在饭厅边
上的饭盆架上,吃饭的时候去拿就行了。但是因为大饭厅常常是开着门的,不少人
的饭盆没有多久就不见了。尤其是那些漂亮的新饭盆,丢得特别快。而那些旧的,
脏的,破的倒很久没有人偷。大家认为这饭盆不是学生偷的,应该是校内的一些不
学好的子弟甚至住在学校附近的校外人员偷的。

吃一堑长一智。有些人买了新饭盆,就往地上扔,摔掉几处搪瓷,看上去就是很破
的了。放在饭厅里的架子上,还真没有人偷。后来放在饭架上基本都是一个比一个
破的饭盆。

有些人买好了饭回宿舍吃,也有很多人就坐在饭厅桌子边吃。一般喜欢找同学或熟
人一起吃,边吃边聊天。学习,生活,校内,校外,国际,国内。记得当年朗平她
们女排辉煌的时候,有关键比赛的时候,饭厅里常常有同学将自己的收音机调到很
大音量,让其他同学也能听到实况转播。

偶尔吃饺子,北方同学很高兴。我这个南方来的一开始却不适应。第一次吃饺子,
两个师傅在窗口,交了餐卷,饭盆送进窗口,一个师傅一大勺水饺扣进盆里,另一
个马上就一勺醋浇在上面。我们老家很少吃水饺,要吃也是放些酱油,没有放醋的。
我开始根本吃不惯浇了醋的水饺,如同吃药。后来学乖了,买水饺时,盆还没有递,
就先说不要醋。师傅奇怪地看着我,那样子好像在说:“吃饺子还有不要醋的?”。
不过后来慢慢地我也习惯吃醋了,变成了吃水饺必须要有醋了。

伙食很差,但我还“不幸”被选入校田径队。除了学习,每天还要训练,吃得又不
好,所以难免面黄肌瘦,有气无力的。过了半个学期,体育组开始给训练的队员补
助。开始好像每天三四毛钱。那时钱值钱,五毛钱可以在小南门外的“长征”饭馆
炒一个宫保鸡丁或辣子肉丁。我有时觉得醋溜包菜吃腻了,就去长征点一个炒肉的
菜,小补一下。

来北京之前,妈妈给我做了伴有腊肉丁,腊鱼丁的油辣椒,有7,8斤重,装在塑料
袋里。因为伙食不好,我就常常带上到饭厅吃。北京很干燥,吃了辣椒容易上火,
很不舒服。我不能多吃,稍稍吃一点。

腊味的香气吸引了其他同学,纷纷过来尝油辣椒。同学大部分是北方人,南方的除
了一个江西的同学能吃辣,江苏,广东,福建的同学都是不吃辣椒的。他们从辣椒
中挑出腊肉,腊鱼,抖掉辣椒吃。上面沾的辣椒还是辣得他们张嘴伸舌头,直呼受
不了。但下次还会来挑腊肉腊鱼吃。等到所有的腊肉腊鱼都被挑出来吃掉了,剩下
的只有辣椒了,大家就不来。结果只有我一个人满满吃辣椒,两年也没有吃完。最
后自己也不想吃了,就送给一对清华老师老乡夫妇。其实他们也不太能吃辣椒了,
最后不知道他们是自己吃完了,还是送人了。

包伙的好处就是简单,你没有什么选择。吃也是它,不吃也是它。想多吃也不能买。
你不吃,餐卷是不能退的。这可能是因为前几年只有工农兵学员,大学还停留在过
去的军队管理的模式里。新来的学生对包伙意见很大,一个学期还没有完,就改成
了饭票制了。买多买少自己决定,食堂的选择也多起来了。等到第二学期,学生食
堂也开始多起来了,从开始的一个大饭厅,到后来有了从学一,学二,学三食堂,
后来又加了学四食堂。学生可以在任何一个食堂买饭吃。菜的花样,肉菜也逐渐地
增加了。而校队队员的补助也长到五毛一天了,而且还可以买教工食堂的饭票,虽
然稍微贵一点,但质量更好一些。如果想多吃,你可以多买。你不想吃,不买也没
有问题。

可以买饭票了,但粗粮票还是买不了细粮。像我这样肚量大的男生细粮票总不够吃。
虽然用粗粮票买棒子面粥很好喝,但窝窝头就比较难下咽了,高粱米比窝窝头好吃
些,但还是比买饭,面食差。我们有时就得吃些窝窝头。有些肚量小的女生粮票有
多,她们会把吃不完的捐出来,给饭量大的男生。不过,捐出的大多是粗粮票,细
粮票不多。不过随着年龄增长,饭量会逐年下降,加上后来肉食增加了,满满细粮
票也就够用了,粗粮票一般用来买棒子面粥。

毕业以后就很少喝棒子面粥了,还真的有点想喝,尤其是热的棒子面粥,喝起来是
享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乐维 回复 悄悄话 去美国店买。

我也熬过两次,是不如原来好吃。可能是没有原来饿了。
BlueOcean2009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国店里买了几次玉米面和玉米小茬子,熬了几次面粥和玉米小茬子粥,味道还行,但还是没有当年的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