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乐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在美国的TA生涯 (三): 作弊事件

(2009-07-09 15:01:59) 下一个

大概是1993年,我做了两年化学TA了,从开始不敢说,不会
说,听不懂,到敢说,会说,也听得比较懂了。自信心大增,普通化学实验带起来
有点得心应手了。除了因为英文还是不太好,有时候不能一下就听懂学生的问题,
但是我一般最后对还是搞懂而把问题给解决了,感觉可以放松一下了。

但是这个学期轻松带实验没有几次,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我碰上了一些老油条学生,
他们一般是年龄比较大,高年级才选的化学课。应付老师的经验丰富。这些学生来
了一下就走了,或者根本没有来,稍稍做一下,或者完全不做实验,但实验报告却
能交上来了,当然不是抄的就是杜撰的。我还是头一回遇到如此这样的情况。可能
他们觉得一个连英语也说不好的中国助教好糊弄。怎么办?我知道学生也不容易,
我一般也不为难他们。不过我总不能让人家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我。既然来挑战了,
那我也得出招吧。我在做实验讲解时强调不能来了就为了点名,不做实验就走。但
是有些人并不听,大概是认为我有时连英文名字也叫不准,怎么知道谁中途走了呢?
我也变招,要求大家走的时候拿实验记录给我检查,我在上面签名。实验报告需要
附上有我签名的实验记录单才给分。似乎好了一段时间。不过很快我又发现有人模
仿我的签名。我拿了两份模仿签名的记录给授课的霍夫曼教授看:“他们假冒我的
签名”。霍夫曼是一个老教授,德国后裔,很有学者风度,但是个老好人,从来不
得罪人。他问我:“你能肯定他们假冒,还是怀疑他们假冒”。我说:“很可能是
假冒”。他说:“那就算了。除非你很肯定,不然他们一抵赖,你自找没趣”。看
来他不愿去捅这个马蜂窝。失去了教授的支持,那我也就只好算了。但是后来我就
改成了中文签名,美国学生不知道中文怎么写,加上我龙飞凤舞的草签,模仿起来
难度很大。终于将那些老油条学生基本制住了,我有时对小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
眼让大家过去了。学生也难,修四五门课,有实验,有论文,还想玩。只要不过分,
我也就算了。

接下来的学期,我还是带两个班。这拨学生成分更加复杂。年龄有18,也有30的。
有些人是工作了几年又才来读书的。 一个年龄大的女生H,说她在社会上工作了很
多年再来读书的。她说她曾经上过普化课,也做过化学实验,但考试没有通过。这
次再来修化学,但还是被要求做实验。她去请求免去实验课,因为她修过了。但没
有被批准,结果她只好再来做实验了,但心里很不愿意。她还问我是不是可以对她
高抬贵手,让她不做实验,就给成绩。我说,我没有这个权力,不过我可以考虑你
少做点。当时很多实验是两个人一组做,我说你可以让你的同伴多做一点。但你得
来,可以早点离开。

实验开始后,开始几次还好。但很快就出问题了,来的人越来越少。仿冒签名越来
越多。我觉得这些学生有点过分了。但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马上去报告。但
我开始点名了。情况没有好转。一天实验,H女生那个班只来了一半的人,整个实验
室空空荡荡的。我拿着学生名单,一个一个台子去点名,对哪些人没有来的有了绝
对的把握。

第二周交实验报告时,那些没有来的学生中除了一个以外,其它都交了实验报告,
当然全是假冒我的签名。我没有改他们的报告,只在上面写上“你没有做这个实验”。
然后将他们的报告交给了管实验的老师奥斯曼。奥斯曼是哈佛大学硕士毕业生,四
十多岁,个头不高,昂首挺胸,讲话抑扬顿挫,遣词造句很有讲究。不知道怎么就
没有拿下哈佛的博士,来这里做一个管实验的。他对TA不冷不热,不卑不亢,有时
觉得他像一个机器人似地对你笑。总之你感受得到他的傲气,但他又做得很得体,
你也没有什么能抱怨的。我告诉他,这些人绝对没有来做实验,但却交了实验报告,
而且假冒我的签名。这次我胸有成竹,所以说得很肯定。在美国作弊可是大事,老
奥不敢怠慢,第二天就通知作弊的学生来谈话。

过了两天,奥斯曼喊我去。告诉我,他一个一个地和他们谈了。没有一个表示这是
冤枉了他/她,或搞错了。说那个一米九的大高个,一个劲地说:“Sorry!"。奥斯
曼说这么大个还如此诚恳说"Sorry",很不容易。当时觉得老奥怪怪的,个头大错了
不用说"Sorry"?没有这个道理。现在看来这是老奥的圆滑之处,他想让我消气,不
要把事情捅了出去。因为一旦全校知道了,老奥就失去控制了。按照校规,作弊的
学生轻则这门课得零分,重则开除。而老奥或系里(我不知道老奥是不是上报系里了
)想对他们从轻发落,给人家一条生路。我当然也没有要开除他们的想法,只是要制
止他们太过分的做法。老奥还说,有一个韩国学生,见到他全身发抖,说话语无伦
次,紧张得几乎失控。奥斯曼说从来没有见过吓成这样的人。大概是朝鲜人面子观
念很重,压力巨大所致。那位H女生也深刻检讨,态度诚恳。

此事由奥斯曼负责,我基本上没有什么事。过了两天,他告诉我,对他们的处罚决
定是:此次作弊的实验记0分,问我有什么意见。这是最轻的处罚,如果整个化学实
验得0分或不通过,化学课就自然Fail了。我并不是想要开除他们,警告他们一下就
可以了。所以我表示没有意见。

接下来的实验学生们都是全勤,次序非常好,从头到尾再没有人离开,所有的学生
显得对我格外尊重。H女生特地来解释,说她太忙了,也糊涂了,谢谢我让她醒悟了,
给了改正错误的机会。我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只要你好好做,你的化学实验课不
会有问题的。她比较努力了,我也在分数上放松了一点。大部分作弊的学生的期末
化学成绩都不算差,全部通过。H女生还得了B+。最后学生在TA的评价里,对我打分
还是比较高的,一些评语也不错。因为这种评价是匿名的,他们没有压力,应该是
可信的。

真可谓是不打不相识啊!























































附:
我在美国的TA生涯(一):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708&postID=45906


我在美国的TA生涯(二):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709&postID=1054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