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乐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陈年往事:农村代课老师

(2008-08-26 17:42:28) 下一个

乐维

一, 语文课

77年春,我插队的水宽中学的一位初中语文老师老师因为生孩子而不能上课,我从
茶场被抽调到去做代课老师。中学离茶场不远,大概4,5里路,20几分钟可以走到。
在去县城的公路旁,沿着公路再走2里路就到公社小镇。我们经常路过,刚来时还在
那里打过篮球。后来因为活太累,吃得又不好,没有多余的体力,也就不再来了。


这次去代课,对我来说是有喜又愁。喜的是,代课比干活轻松。愁的是,这初中语
文老师我能做下来吗?我们读书正值文革,几乎不教东西,除了背几句语录,什么
也没有学。只有73年邓小平主持工作时,老师认真地教过一年,学了一些东西。我
知道,那点东西连“塞牙都不够”,还能拿来教人,所以心里面完全没有信心。

离开学大概还有一个多星期,我来到了中学。刚刚安顿好,我就找语文老师们请教。
有一个杨致秉老师,四十多了,教高中语文,知识面广,经验丰富,教学效果好。
我就三番五次地向他求教,他也很耐心传授他的心得体会,让我学到不少东西。我
还买了一些介绍语法方面的书,自己先读,有问题就问。很多老师都给了我热情的
帮助,加上自己的努力,总算在开学前,在语文知识,修辞,和教学方法上有了长
足的进步,信心也大为增强。

当时四人帮倒台不久,语文课本加了一些新内容。记得第一课是散文诗“华主席身
穿绿军装”。讲的是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后穿着绿军装站在天安门广场检阅,写的
很有激情。虽然政治色彩很浓,但比起以前那些由干巴巴的口号堆砌式的文章要好
很多。我很喜欢听朗诵,小时候看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时, 就特别喜欢那里面
两位领颂人激情洋溢的朗诵。后来上中学当班长时,在自习课或老师因故不能来时,
就从报纸上选一些比较好的文章读给大家听,用以维持课堂次序。在老师的鼓励下,
我就用普通话来读,这在我们那里的学生中是很少见的。虽然大家也认为普通话读
起来好听,但没有几个人敢用普通话读文章。因为害怕读不准时,同学会笑话。而
我脸皮要厚一些,不怕笑话,同学开始笑一两次,久而久之,也就不笑我了。有时
文章好,感人,全班50几位同学鸦雀无声地听,激动之处,还有听到叹息声。所以
我对自己朗读课文比较自信。

我决定用普通话来读课文。

第一次上台,同学们看着我这个比他们才大三四岁的老师,眼神里各种表情都有:
不信任,很惊奇,看热闹,茫然,。。。。。。教室里叽叽喳喳,学生们交头接耳,
东张西望,似乎没有人在乎这个新来的年轻老师。

我有点紧张,不太敢看下面,先较短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将课文大意稍稍讲了
一下,就开始范读。我全神贯注,用普通话大声朗诵起这篇散文诗:“华主席身穿
绿军装,站在雄伟的天安门城楼上。多么威武,多么雄壮。。。。。。。”。一开
始读,我就放开了,嗓音宏亮,声情并茂。刚开始,学生们显得很惊奇的样子。吵
杂的教室马上安静下来了,大家都认真地听,显得很有兴趣。后来我领读,学生们
很顺从地大声地跟着我读。下面的课文分析也都很顺利。下课时,一些学生主动上
来告诉我,他们很喜欢我用普通话读课文,也喜欢我读的时候有激情。因为他们的
老师很少用普通话来读,读的时候也没有我放得开。

第一堂课就这样上下来了,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后来的课上起来就自信多了,尤其
学生从开始不信任,到后来明显看得出他们很愿意上我的课。自己也边干边学,多
花时间备课,多问其它老师。所有的语文老师我都请教过。我的中文语法,修辞基
本上就是这个时期自己学了一点点。

二, 出馊主意的“业余教练”

学校里有一位教体育的徐老师,三十多岁,高高大大。因为我喜欢打篮球,所以常
常找他借球打。有时我们就聊打球的事,慢慢就熟了。他结婚了,家里也不太远,
一个小时的路。不过他很少回家,周末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说回家没有什么意思。
当时他正在训练几个田径队员,准备参加五月份一年一度的县中学生田径运动会。
他有一个长跑队员,成绩很不错。连续两年在获得一万米亚军,所以是校队的明星
选手。他的主要精力就是放在这位队员身上。每天早晨天还没有亮,师徒俩就在操
坪上。徐老师拿着秒表,那位学生就不停地跑。小伙子一米六五左右,精瘦精瘦的,
跑得轻快,耐力很好。我一次和徐老师聊起他的爱徒来,我说他跑得很好,今年前
景怎么样。徐老师说,这些队员都是农村孩子,很能吃苦,耐力很好,途中跑也不
错。唯一的问题就是冲刺跑不行。县二中有一个姓石的选手,一米七二,七三,比
他高一截,虽然耐力比他差,但速度快,最后冲刺很强。每次都是采取跟跑战术,
保存体力,到最后一圈冲刺超越,而徐老师的学生只能眼看别人超过而没有办法。
虽然石同学过了终点线几乎累瘫倒,而徐老师的学生还面不改色,但第一名还是人
家的。徐老师一直没有找到好办法,感到很苦恼。

我在中学也参加过长跑,还拿过5000米第三名。知道长跑开始不能太快,但不能掉
队,如果跟得上,最后冲刺是决定名次的关键,我那次就是最后几十米被人超过,
不然应该是第二名。所以我很理解徐老师的苦衷。我觉得这问题很难,因为提高一
个人的速度比提高耐力更难。我喜欢体育,不但自己练,还将当年芷江中学图书馆
里的<<新体育>>杂志从创刊号看到文革前停刊为止。算得上是一个小半桶水,当然
就会晃荡。我就大胆给徐老师支了一招:让他的学生一开始就快跑,并提前冲刺,
将县城的石同学的体力拖垮。徐老师听了,觉得有道理,决定试试。

5月份他们去了县里开运动会,早晨操场一下就安静了。过了几天他们回来了,见到
徐老师,我问“怎么样?”。徐老师摇摇头说:“差一点就拿到冠军了,真可惜”。
他说那天,他的学生跑到一半时开始加速。石同学没有料到,怎么还差十来圈就跑
这么快,以为他是用变速跑来搅乱他的节奏,就没有跟。结果,没想到水宽同学根
本就没有慢下来的意思。等到石同学觉得不妙时,已经被人家甩了半个圈了。他只
好奋力追赶,虽然距离慢慢缩小,但体力消耗极大。算他幸运,快到离终点不到五
十米处终于追了上来,领先两秒钟冲过终点。跑完以后几乎晕过去了。

徐老师有点后悔自己太保守了,说如果让他的学生再早三四圈加速,石同学可能就
追不上了。虽然没有拿冠军,但他还是很感谢我的建议,给他们一个新的尝试,而
且几乎成功。

后来我在城里见过这位石同学,聊起那些比赛。他才得知是我的“馊主意”让徐老
师的学生提早冲刺。他说他真的没有想到那么早就开始加速,后来觉得几乎追不上
了,都有点想放弃了。说这是他最艰难的一次比赛。

三, 混吃喝的编外演员

秦老师,文娱老师,教唱歌。个子不高,大眼睛,络腮胡子,30左右,很健谈。他
常常问我们知青的生活,也发发牢骚。和我很谈得来,所以常常一起饭后散步。慢
慢地相互之间有点哥们味道了。那时他常带学校文宣队下队演出,一般队里都会有
荤菜招待,比起在学校食堂的清汤寡水的伙食好多了。有一次放什么假,他们要去
几个大队巡回演出。他跑来找我,说你反正没有事,和我们一起去转转。我一听直
摇头:不行不行,我一不懂乐器,二不会唱歌跳舞,我去干什么?他说,你就帮忙
拿东西就行。我还是觉得不好,什么也不懂,只是去蹭吃的,不好意思。

秦老师却三番五次请我去,让我很难推辞了。我就绞尽脑汁想,我能做点什么呢?
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两个小丑节目。一个是一个人拿着一个大碟子上台,将碟子两面
都展现给观众,让另外一位帮衬演员将碟子用一块红布盖上。右手向空中一抓,然
后打开手掌向盖着的碟子一甩,好像从空中抓来了什么。这时帮衬演员慢慢拉动红
布向上提,然后慢慢下落,再拉开时,一朵大红纸花出现在碟子上。盖上红布,手
向碟子一抓,然后朝空中一扔。红布一提再拉开时,花不见了,只有空碟子了。原
来,这是先将一个有白色底板大叠纸红花对折,一半贴在碟子上,另外一半如果打
开就是一朵花,如果合上,就只见半边白底,和另外半边碟面一样,看上去就是一
个空碟子。最后帮衬的演员故意恶作剧式地拉快一点,让观众看见在红布下面正在
翻花的过程,主演生气了,跑去追打帮衬演员。喜剧效果很好。另外一个节目是由
主演拿一个草帽,一个手绢上场,将草帽两面都给观众看,然后帽顶朝下,帽口朝
上地放在一张小桌子上,用手绢将其盖上。也是用手在空中一抓,手往草帽那里一
甩。提起手绢,对折后,一头高,一头低地对准草帽口,一个鸡蛋大小的白球慢慢
从手绢滚出,掉入草帽里。然后,盖上手绢,再用手在草帽上一抓,往空中一扔,
提起手绢,一头高一头低,半天却没有白球掉出来。如此反复,直到看傻了眼的帮
衬演员,突然醒悟。在主演离开抓空气时,偷偷地将手绢调了一个180度。结果,当
主演一提手绢,一条线穿着的白球还没有等主演折手绢,白球就从手绢里掉了出来。
帮衬演员做著鬼脸,主演一看大怒,追赶着去打帮衬演员。原来,手绢上的一边系
上一根白线,线的另外一头系着乒乓球。将手绢对折,将系着线的那一头先提,乒
乓球就会贴这手绢,吊在手绢下方,观众则看不到。然后慢慢将有球的那一头提高,
无球的一头放低,这球就回慢慢地滚出来了。如果提手绢时错了边,将没有系线的
那一头先提,则球就会吊在手绢外面而露馅。这也是一个让人捧腹的小节目。

我向秦老师介绍了这两个小丑戏,说是不是可以来试演一下。他听后,举双手赞成。
我就去找了草帽,碟子,折纸,手绢,做好了道具。然后和秦老师排练了几次,我
做主演,他做帮衬。觉得效果还可以,我就答应一起去了。

那年月,节目大多是表演唱,舞蹈,独唱,根本没有这种小丑节目,因为太不严肃
了。反正天高皇帝远,没有人管,我们就拿了演了。农民到觉得很新鲜,很喜欢,
演出时台下总是笑声一片,掌声也很热烈。有一次,场地很小,有些观众就坐到台
侧,甚至到后台上来了。结果常常还没有到“露馅”的时候,就有看出来,大声喊
起来了。结果“笑果”更好。

虽然无偿演出,但农民招待得不错。想法买肉做给我们吃,菜的花样也多。因为我
也演了节目,就心安理得地混吃混喝了。

后来我们参加知青汇演,我们还专门请秦老师给我们来京胡伴奏。只是那一次在知
青牧场,没有什么好吃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乐维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月亮!
这就是我们经历过的事。有苦,有累,也有甜。
月亮_ 回复 悄悄话 好象看到了那个年代发生在大哥哥,大姐姐身上的故事.
乐维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的鼓励。
这些都是独立的文章,所以无所谓下文。如果说还有没有类似的文章?还没有去想,也可能有。但现在没有时间写。将来可能会写一些。
yangmei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这些小短文。还有下文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