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大宗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孙立军是王力军第二吗?

(2020-04-20 12:58:30) 下一个

孙立军是王力军第二吗?

--大宗师

这几个月以来,抗疫是第一大首要任务,现在疫情大概已过最高峰,再有一到两个月时间,希望疫情能够基本结束。病毒这东西,从历史上来看,来的快,去得也快,其原因一是彻底隔离使其丧失新的宿主从而继续大规模传播难以为继,二是据说病毒有休眠机制,一般来讲病毒不会一直这么活跃,闹腾一段时间就会休息休息,但以后可能还会再来,所以下个阶段发明特效药或疫苗最为关键,发明者绝对有得诺贝尔医学大奖的可能性。毋庸置疑,疫情对世界政治、经济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但对于普通百姓的生活,短期内影响固然十分严重,而长期恐怕没有有些人估计的那么巨大,蹩脚有限的网上生活当真能代替人们日常的丰富多彩的一切的精神、文化、物质需要吗?我严重怀疑,以人的本性,估计不久人们就会将其淡忘,不留痕迹。现在就谈疫情对社会、经济、民生的各方面的影响恐怕还太早了些,事情还在变化,等疫情完全结束,才能看得更清楚些。

处在疫情风暴中心的中国,事情的发展已告一大段落:12月底一月初,疫情在武汉发作,但当地政府仍然以维稳、维护春节快乐气氛为由,没有立即采取措施,即使世卫来实地查看,也是为当地政府背书,同意疫情可防可控;但不久疫情爆发,当地政府无奈封城,可当时仍然有相当多的所谓专家不认为这是“热核当量的”疫情,不至于危害全球,直至欧洲被疫情完全打垮,北美沦陷,现在看来当时对于疫情“热核当量”的描述,一点都不为过!疫情是怎么发生的,来源何处,市面上有很多说法,相当多的指向武毒所,这里面的故事有多少可信性没人知道,但看看些事实,看看事情的脉络,还是有些意思的。武毒所的相当多的具有相当相关性的病毒医学发现,几年前就发表在世界医学刊物上了;疫情爆发后武毒所立即被防化部队接管,同时习出台实验室生物安全法;不久网络特别是微信上出现大量美军在武汉军运会放毒的传闻,这些迹象,不得不让人们三思:这里面是不是有些内在的联系?!同时,中国政治舞台上极不平静,任志强的一篇批评习领导防疫的打习微信大字报石破天惊,随后前常委俞正声在二月批评胡舒立《财新网》对武汉疫情报道的政治倾向,并点名王岐山乃是《财新网》的后台的信件流传出来,紧接着,就在昨日,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被拿下!联想到郭文贵爆料,海航的一系列事件,这些事情似乎都有内在联系!

有种说法,孙立军就是王立军第二,习利用反腐整肃官僚体系,安插自己的人马,但几乎所有的官员都贪腐,人人屁股上都有屎,他们一方面怕习抓他们的小辫子,而另一方面也容易被习逼得狗急跳墙,互联网时代狗急跳墙的方法太多了,门槛又都很低,往外面发点什么秘密情报、造点什么人的谣太容易了。王力军被纪委逼得狗急跳墙,逃到美领馆递送薄熙来的黑材料,孙立军没准儿也是察觉到习对他要下手了,于是狗急跳墙往美国发送了习的黑材料,很有可能是关于疫情、武毒所的绝密情报,试图拼个鱼死网破!看来习成也反腐,败也反腐。

由于中国政治惯于黑箱炒作,人们往往会过于迷信台下秘密政治交易,迷信阴谋论,总有人深信有人在背后下一盘大棋,前面都是烟幕,我看没那么玄,人不是机器,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喜好、爱憎、利益,人一多,事情就变得无限的复杂、扑朔迷离,极其不确定,根本无法控制,阴谋操作起来成本会无限的高,结果往往是人算不如天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看还是要看事实,以事实为基础,依靠常理来判断,老外说:If it looks like a duck, swim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then it probably is a duck.这大概是比较靠谱的看待社会、政治、军事、经济的思维方法。

王岐山几年前,在其如日中天最火爆之时,被迫黯然退出政治舞台之后,王岐山的原始政治资源姚依林家族便被浮出了水面,随后王岐山、姚依林家族的经济帝国海航的问题暴露于天下,后来海航则发生了一系列触目惊心的事件,直到最新的由前常委俞正声公开点破王岐山与胡舒立《财新网》的关系,及与王岐山有众多交集的任志强、孙立军的狗急跳墙,在我看来,王岐山与习近平恐怕很快就要图穷匕首现,要政治摊牌了!有些人说,王岐山和习近平关系好得很,习修宪都把王拉了进去,主席副主席双双终身制,外面传的这些都是烟幕,他们在下一局大棋。我说当年伟大领袖和亲密战友副统帅也写进宪法了,可最后怎么样,伟大领袖和亲密战友副统帅相互往死里整,一个折戟沉沙死与非命,另一个也半残,不久就归天,老婆女儿侄子学生等全进了监狱,伟大革命实践也就嘎然而止。这年头人们都说要防火、防盗、防闺蜜,说的什么?说的就是要防亲密战友,王岐山与习近平要死掐,我一点都不奇怪。中国的事情就是个死结,死循环,不断重复。毛联手林整官僚,最后一拍两散,到粉碎四人帮为止用了10年;习联手王整官僚,最后一拍两散,也差不多用了10年,我们现在正在目睹习王周期的最后生死阶段,希望将来中国能走出死循环,不再重复这些无聊的勾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