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部落

海外陪读爸爸妈妈在旅途中的聚集地
博文
(2020-07-04 09:03:45)

作者:Stanley 一次公司里的意外事件,我冲动的辞了职........离开工作了很多年的单位,心里很空虚,山寨已经决定做完手上的单子正式结束了。 我生来就是劳碌命,一天不上班,宅在家里会全身不舒服,所以我还是像往常一样,一早出门,去山寨看看,因为山寨工场已经在结尾了,也没多大的事需要我理,我只是在那里消磨时间,需要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Stanley 三个“臭皮匠”把一家山寨工场开了出来。人生第一回自己出来做生意,本来只以为投了一点点钱进去而已,开始运作之后才发现做生意真的不简单,我的搭档以前是样板房的管理,所以对车间管理不熟,样板房是一件样板一个师傅搞定,成衣生产却是流水线分科作业,所以每一个位置都需要配齐工人,虽然是山寨,但一样需要五脏齐备...... 开始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作者:Stanley 我向沈女士提出想参与技术方面的的要求。沈女士居然没有拒绝我的请求,而且很快的给了我一个机会,交於我一件女装真丝上衣样板,让我把这一款的制造单写出来;真是万事起头难啊,我花了大半天时间凑乎完成了第一张制造规格单,战战兢兢的交回沈女士,虽然需要她帮我修改了一些用词,但居然大致上还是令她满意了...... 从此开始,我就开始协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Stanley 我在香港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试用期三个月后,跟太子女沈女士展开了一次谈话。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觉得太子女沈女士绝对是我到香港之后遇到的第一个“贵人”。 她在上海出生,小时候跟父亲移居香港后,完成了中学课程,留学美国,学成回港,帮父亲打理生意,老板有十个子女,有两个留在美国接单,其余八个大部分都在厂里帮助爸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作者:Stanley上篇提要:父亲的钱让人骗走了,我从国内到香港还不到两年,可谓在香港的第一个梦想破碎了,粤语还没学到家,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租人家的房子,虽然接近30岁的我,却翅膀还没硬,硬要飞出去,要撑起一头家......... 工作的厂烧了,父亲与我都没了一份工,香港人经常说“马死落地行”,没有了收入,只能出去找工作。坦白说,我没有一份特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Stanley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夜晚,我与朋友在旺角看完一场电影,吃完夜宵,回到家里已经是十二点了,打开家门,发现平时早睡的父母都还坐在客厅里,而且脸色凝重,似乎是在等我回家,告诉我些什么...... 原来我与父亲一起工作的xx织造厂晚上被火烧掉了,父亲告诉我,虽然没能进入现场,但隔开一条马路也能见到火焰非常高,估计两层服装厂已经毁在这场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作者:Stanley1976年的罗湖海关 今天的罗湖海关,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每次经过海关时,海关工作人员的严肃中带微笑的工作态度,让我在离开时都会在玻璃窗前的服务调查器上,按下服务最好的那个按钮,但我永远也忘不了四十年前过关的一段经历........... 一九七六年八月,我携带着申请了很久的香港通行证经深圳海关去香港与父母团聚,七六年八月,四人帮还没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作者:Stanley 中国文革后,我报名去了安徽插队落户,在农村呆了两年,在当地的县剧团干了五年,1976年我被批准去了香港,那年我已经26岁了........ 小时候见过爸爸的印象已经很淡漠了,今天我再见到爸爸时,他头顶的头发已经全脱光了,他已经62岁了;还记得到香港的那天是我妈妈亲自去广州把我接回来的,因为在深圳海关耽搁了时间(另文)我们一直到傍晚才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作者:Stanley 1948年底,母亲怀了我没多久,国民党兵败如山倒,很多老兵就跟着老蒋一起去了台湾,我父亲也等不及我出生,就跑了去香港........ 所以我的最初童年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即使要看看爸爸的照片,也是要偷偷的拿出来看,因为他留在家里的照片是穿着国民党军服的....... 还好我读书时与同学关系十分好,妈妈与邻居关系也十分和睦,所以基本上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作者:四海旅途 广场和公园等广阔的空地一直是繁杂城市中吸引人的绿洲。它们是社交或沉迷于单独阅读和晒日光浴的地方。现在,这样的地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是自由的代名词,给人以放松和在本国禁闭中喘息的感觉。疫情时代,随着社会疏离成为人们的生活常态,在大型户外空间度过时光对人们的身心健康有很多好处。 哥本哈根Superkilen Superkeli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