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1世纪社会里,民权的概念已经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国家普及,世界上绝大部分老百姓已经不认为自己天生就低人一等,该受别人的奴役。第一:世界上没有一个“完美”的制度模式,能够适合于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个时期。人类社会,有很多不同的群体/组织,小到家庭/朋友圈,大到民族/国家,其目标、内部组成、外部自然环境、人物环境都不相同。从古至今,人们都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就已经是人山人海。负责流水席的四弟本来预计来客300-400(100个村民加上200个黄家亲戚),最多不会超过500,所以按500人两天的分量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哪知道昨晚村里有差不多2000人来吃饭,今天的人更多!附近所有村庄的人加起来,可能还没有这么多啊。 眼前坐在那几桌旁边大吃大喝的人,四弟都不认识。在喧哗声中,四弟注意到其中一个一声不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黄爱国蹑手蹑脚地走到车间,还没有进车间大门,就看到几个同组的工人迎过来,热情地跟自己打招呼。车间里挤满了人,纷纷表示对他有个爱国富商哥哥的羡慕,有人还半真半假地要黄爱国请客。连车间李主任也客客气气地请他到办公室坐,问大哥回家的安排:“黄耀祖先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华侨,李总工程师说他这次要无偿向国家捐献的新工艺,正好是我们厂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黄爱国,中午到保卫科去一趟!张科长有事找你。” 黄爱国正在车间干活,突然听到班组长的大声吼叫,立刻浑身打颤:前天刚刚做过定期的思想汇报,难道上面觉得不够深刻?又有啥子把柄给人家抓住了?赶快反省,自己这几天做过什么对不起党和政府的事。。。难道,是自己昨天喝酒,跟朋友抱怨这次厂里分房又没有自己的份,被组织上发现了?。。。胡思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Debbie两年前从联邦政府的一个管理机构跳槽到我们公司,做部门经理。她虽然不是我的顶头上司,因为工作关系,我每个月都需要参加她主持的部门会议。Debbie性格外向,精明能干,待人和善,健谈,不到几个月就得到公司上下同事的一致好评。上星期开会见到Debbie,整个人瘦了一圈,双眼凹进,走路都需要助手帮忙;会间休息时她我问起她的状况,引起她的一阵叹息。 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这次回国,有幸见到儿时邻居华姨。小时候邻里之间亲如一家,父母工作繁忙,一出差就把我交给华姨照看。华姨如今虽年已八十,却仍然口清耳聪,思维敏捷。说起家乡六十年前的“低标准”大饥荒时期,华姨还心有余悸。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华姨还是坚强地回忆出这段伤心的历史。 “一晃就是六十年了。再不把这段历史记载下来,说不定就永远没有人晓得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卓卓是我小时候邻居,有名的小调皮蛋。卓卓父母在西藏工作,所以卓卓兄妹由爷爷奶奶带大。卓卓兄妹在爷爷奶奶家,得到百般溺爱。 卓卓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回四川工作;兄妹只能离开爷爷奶奶家,与陌生的父母同住。卓卓父母勤俭持家,对兄妹二人要求严格,一心想着尽快革除兄妹二人的陋习,不免时常打骂。兄妹二人不能忍受,遂逃学、偷盗、四处赊账、离家出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惊闻噩耗,大痛;适逢故人来访,掌灯入夜,共缅旧情,是为祭。) 雪姨出生在天府之国的一个农民家庭。 五十年代,她初中毕业,尽管成绩优秀,但是因为家庭出生成分不好,村干部拒绝给她开证明报考高中,她只能回乡教扫盲识字班。 几年后,雪姨与驻边疆军区军官陈叔结婚,随即赴边疆工作。“低标准”大饥荒期间,没有雪姨带回家的钱/粮票/奶粉,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