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博文
(2019-05-25 13:40:15)
魏格捧着鲜花进入病房,父亲扶起母亲靠在床头。魏格把鲜花放在母亲的床沿,鲜花的清香溢满整个病房。
魏母的怨气似乎已经消去,显现的只是能量耗尽后的疲态,就像一只球被扎了一个眼,她再精神饱满不起来。母亲裂开干燥的嘴唇朝着魏格笑笑。
魏格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床边,身体前倾双手握着母亲的手。
魏母:“这鲜花真香,没想到好不容易来趟加拿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尼加拉瓜瀑布和女孩坦诚地聊完天,魏格在第一时间向海伦通报了情况。海伦最担心的问题算是顺利排除,她暂时松了一口气。但她还是心怀不安,丑媳妇终要见公婆,她知道更艰巨的困难还在后面。
女孩压根没谈恋爱的意思,魏格心中雀跃,以为警报解除,他询问海伦要不要晚上过来和他父母一起吃顿饭。
对于魏格的父母,海伦没有深入接触。但在机场的那一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3 13:16:13)
海伦坐在屋外的阳台上,院子里的核桃树已经有好多绿色的果子,那是野生的核桃没有人摘下来食用。以前的屋主栽在那里只是为了遮住阳光和能味道不刺鼻的香味。她摘下一颗,觉得自己就是那外皮,坚硬能冒出点鲜香,季节一过就会发黑腐烂。
几只土鼠在栅栏上玩耍,大一点的,小一点的,嘴啄爬在栅栏上的葡萄枝上的紫葡萄,眼睛机警地盯着海伦看。海伦知道只要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2 14:08:35)

距离上次回国已经三年,现在魏格移了民,他希望这次能在多伦多见到父母,一家三口在北美团聚。魏格发邀请函申请父母来多伦多探亲旅游。他征求海伦的意见。
“我想要我父母来多伦多,什么时侯最好?”
“多伦多的秋色最美,气温不冷不热,有姹紫嫣红的枫叶,有壮观的三文鱼回流。也可以参加旅游团去加东几日游,吃龙虾赏海景。”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1 12:55:04)
教堂里遇到的不快对魏格并没有影响,其实魏格也不知道在教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不明白海伦为什么不和遇见的人打招呼便带他匆忙地离开。
海伦不想给魏格压力,她没办法张开嘴向魏格抱怨教堂里的那些人嚼舌头。反正以后她也不会再带魏格去那家教会,和魏格说了反倒凸显她们之间确实存在差距。那些差距都是外人的想象,是井底的青蛙本来就只能把无边无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0 12:02:06)
海伦明白,一个强壮有精力的男人和一位有姿色的女人独处在一起,再加上酒精的刺激,难免不会擦枪走火。如果魏格要求与海伦一夜情,海伦会以为在情理之中,不会觉得吃惊与意外。海伦不认同这样的生活方式,她不会答应,但她会委婉地推脱不让魏格感到难堪。如果魏格提出与海伦同居,海伦也不会有这么沉重的压力,她不会爽快地同意,但她会考虑,也许最后会答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9 11:16:56)
海伦下午一个人去交通法庭替被警察开超速罚单的人出庭。
在加拿大,如果警察给开车超速、闯红灯、不系安全带、在停牌前未停车的人开罚单。罚单的背面有三个选项,其一是七日内老老实实交上罚款,其二是十五日内老老实实交上罚款,最后一项是在十五日内到指定地点申请上庭排期,然后几个月后会收到排期通知信,信中告知上庭地点和日期。如果对罚单认罪交罚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8 10:04:23)
有开发商看中海伦旧家的地皮,要把海伦家的房子推倒重新再建几套镇屋。原来帮海伦买房的地产经纪得到消息劝海伦抓住机会把房子卖了。
经纪对海伦说:“房地产的走势谁也说不准,今天房价走高,说不定明天就走低。如果不卖,过了多少年也许再也碰不上。俗话说得好,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海伦赶走了约翰,公司一多半的案子也随着约翰消失得无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7 13:58:07)
胡倩不在的时侯,劳拉拉着姐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要和姐姐谈谈胡倩的事。
“姐,有一件事我不能不和你说。”
“什么事搞得神兮兮的这么诡秘。”
“不是什么大事,你听了也没必要着急上火。”
“什么事你要拐这么大个弯子,只要不跳火坑,我就没有火。”
“姐,胡倩她——”劳拉停顿会,看看海伦的反应。
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海伦的父亲在国内时身体硬朗,没想到来多伦多看两个女儿他却享受一次免费医疗住进重症监护室还在心脏搭了桥,如果在中国这一定得花不少钱。老父亲庆幸自己这次住院都由保险公司买单,没给女儿们增加金钱上的负担,但看着海伦和劳拉每日为自己忙前忙后地操劳脸儿憔悴,老父亲也过意不去。老夫妻俩在国内的时候没帮到女儿们,可也从没给儿女们添过麻烦,没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