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前阵子参加了一场婚礼。新娘子满头满身的黄金饰品,戒指戴满每个手指,有些手指上甚至戴了不止一个。手腕各戴了数个黄金手镯还不够,脖子上还挂着几十个。跟下图差不多。展现彩礼的时候更夸张,车钥匙、房产证、现金,轮番上阵。拿一个东西出来,就引起一片高呼,让人感觉新人在此刻到达了人生巅峰。因为婚礼主家是熟人,我看到这种排场自然免不了惊讶。事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阵子参加了一场婚礼。新娘子满头满身的黄金饰品,戒指戴满每个手指,有些手指上甚至戴了不止一个。手腕各戴了数个黄金手镯还不够,脖子上还挂着几十个。跟下图差不多。展现彩礼的时候更夸张,车钥匙、房产证、现金,轮番上阵。拿一个东西出来,就引起一片高呼,让人感觉新人在此刻到达了人生巅峰。因为婚礼主家是熟人,我看到这种排场自然免不了惊讶。事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01 17:51:32)

有头驴费尽心机,终于爬上了屋顶。在人们的围观中,它得意地手舞足蹈,跳起舞来,结果把屋顶的瓦片全踩碎了。主人从地里干活回来,发现了驴子在屋顶上的闹剧后,他立刻爬上屋顶,把驴子赶了下来,并用一根粗棍子狠狠地打了它一顿。“为什么打我?昨天我发现猴子也是这样跳的。你却非常高兴,好像这样给了你许多欢乐似的。”驴子委屈地说。“蠢货,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要感谢香港和台湾,他们庇护了中华的文化,把这个民族美好的习性留了下来,让很多根子里的东西免于浩劫。纵然他们也有着这样那样的诟病。而我们,纵然我们有了丽兹卡尔顿和半岛酒店,有了gucci和lv,我们的县长太太也许比他们最大的官员还要富有,我们随便一个大片的制作成本就够他们拍二三十部电影,我们的世博会和奥运会他们永远办不起,但走在台湾的街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7 08:30:10)

哲学家和教育家罗素曾经说,人类生来只是无知而不是愚蠢,愚蠢乃后天教育所致。有知识者的愚蠢证明愚蠢确实是后天教育所致。樊建川先生写了一条历史回忆:1967年,抽公鸡血,注射到自己体内,据说很是增长精神。有邻居打了鸡血,向我母亲宣讲好处,妈妈表面应附,关门讲了自己观点:人输血都要检测血型,对了型号才能输,鸡血整到人体内,怕是不得行哟。于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晚上,在回家路上,在一棵树下,站着一对年轻的小情侣。当我走过他们身边时,听到了女生清晰但铿锵有力的质问:我就问你,抛开今天这些事不说,你的这个臭毛病到底能不能改?听女声说完这句话,我也就走远了,走的过程中,不自觉的笑了。我不知道男生是怎么回答的,也不知他们有没有结婚,不过我倒是可以帮那个男生回答女生的问题:不能。这个不能,并不是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倪吉贞是宋庆龄的舅舅倪锡纯的女儿,宋庆龄与她有着很深的感情。由于政治立场不同,宋庆龄和娘家宋家、夫家孙家的亲属都断绝了联系,几十年没有来往,所以她很看重与外婆倪家亲属的关系,对这位表妹,更是情深。倪吉贞解放前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英语很好,也很有教养。1927年她的表姐宋美龄和蒋介石在上海举行婚礼时,特别邀请她作为伴娘。蒋介石与宋美龄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端午节前后,在艾草的清香中,一个诗人的名字让好多人提起,时不时还能听到为他世人皆醉他独醒的叹息。几千年如水一样流走了,作为中国第一个留下名字的诗人,他有幸跟个节日捆绑在了一起,自然就活在了雄黄酒的味道里,艾草的清香中。网上有个笑话,老师问小学生,你们最喜欢古代哪个诗人?有个小男孩说,屈原。老师很惊讶说,你这么小,就能读懂他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电影“非诚勿扰”中孙红雷有句台词说的很好:婚姻怎么选都是错的,长久的婚姻就是将错就错。“非诚勿扰”的剧本出自王朔,王朔的婚姻虽然乱七八糟,但对婚姻的感悟依旧十分灵敏。徐志摩结过两次婚,却都不幸福。初婚的张幼仪老实持家,却不为他所喜欢,土气是他对前妻的定义,对于他这样一个思想新潮,追求浪漫,又缺乏责任感的公子哥来说,张幼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致力于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研究的学者,似乎对1949与1957这两个年份格外关注。这也难怪,对20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这两个年份意味着人生的重要抉择。1949年,对许多人而言,意味着“走、还是不走”的问题;而1957年,对那些留在大陆的知识分子而言,则意味着“说、还是不说”的问题。这里谈谈1949年前后知识分子的选择。从这些选择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