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新花

老:过去许多年来的原创文章
新:首次在文学城里发表
博文
(2019-02-20 13:51:00)
不同的朴槿惠形象在一次重要的国际会议上,许多国家的领导人排着队向前走来,最中间的就是中国主席习近平,在习主席旁边的就是朴槿惠。她满面春风,略带笑意,雍容华贵,举止得体,这个新上台的韩国女总统给人带来良好的感觉。不料东窗事发,亲信干政,贪污渎职等罪名在韩国上下引起一片弹劾风暴,这时的朴槿惠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她竟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6 16:07:55)
博乐遐想 我独立于博乐广场的中央、眯着眼微微移动视线,周围的树梢、房顶此起彼伏。法华塔凝重、威严,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在诉说着疁城的过去,而不远处大楼的伟岸、高峻,犹如壮士展示着未来。 横沥河、练祁河的涟漪荡漾,我的思绪穿越依依杨柳,葱葱花木,到达四五十年前的那些时光。今天,天门宾馆五楼的某个房间,当时是我的工作室。深夜,楼道里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3 17:33:58)
人生与书 从黎明到黑夜,从新年到除夕。
从翻书到看书,再从看书到写书,
总是不变的旋律。 轻轻地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
翻翻,看上几个字,
又轻轻地把它放回原处。
又拿出一本书,
再翻翻,又看上几个字,
再轻轻地,把它放回原处。 突然冒出一个亮点,赶快记下几个字,
再写写,又凑上几个字,
更多的一些字,就成一本小册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2 14:08:19)
看沙漠公路有感 明媚的花,她只展现春日的艳丽,
却不诉说冬雪下的沉沦。 奥运冠军的手,高举起闪光的金杯,
却不展露身上的伤痕。 坐着吉普车穿越沙漠的人,只看见笔直的沙漠公路,
却看不见沙漠中的鬼魂。 余全顺、彭加木……他们都是杰出的人,
他们征服过无数山川,最后却变成沙漠里的孤魂。 沙漠就是战场,生活就是拼争,
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0 19:39:29)

它像一块大幕,黑色的,无边无际,
它蒙住了我的双眼,甚至不让我呼吸,
它给予我永恒的死寂!
灯光是砍断夜幕的利刃,它无比锐利。
在宽阔的海洋里,我的思想自由地航行。
日光是烧尽夜幕的烈火,渐渐地由灰而白,
再由白而红,需要的是坚持,
它会到来的,可以在树下呼吸,
这就是胜利!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9 17:13:27)
捕鼠记 2016年11月份里不知准确的哪一天,我的房间里又跑来了一只老鼠。每当夜深人静我将入眠时却常被老鼠咬食的声音吵醒,令我十分烦恼。记得十二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观鼠”的文章记述了那次与鼠斗争的详细过程。那次我对研究老鼠的习性还有一点兴趣,这次则完全没有这种爱好。所以,我对老鼠恨之入骨欲置它于死地而后快。可是当我用棍棒打打吓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22:02:36)
观鼠 人类对鼠早已深恶痛绝、恨之入骨,见鼠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但是在人们的围追堵截,杀敌致果之下,并未销声匿迹,反而日渐增多,鼠子鼠孙更显昌隆,其中之奥秘值得探讨。最近我有机会“养”了一只老鼠得以近距离观察鼠的习性,每每有所感悟,不仅涉及鼠,而且还涉及自然与人。 一天我不经意地看到马桶底部有一只正在挣扎的老鼠,它的两支前脚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6 22:10:12)
麦冬颂 我既爱菊花之高雅清香,牡丹之富丽堂皇,也爱莲花之出淤泥而不染,更爱麦冬之平凡而刚强。 在我居住的楼房周围,除了高大的树木而外,地面全被低矮的麦冬所覆盖,绿色的一簇簇的麦冬像海浪一样,此起彼伏,十分壮观! 麦冬本是一些弱不经风的细长叶片,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当它们叶片相接连绵不断时,却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海洋”。大地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4 21:26:21)
春天
春天,像一个美丽的少女,
婀娜多姿,风度翩翩。
她的衣襟,柳丝编结,
她的面庞,鲜花铺满。
春天,像一个热情的少女,
她飞过千山万水,正向我们奔来,
快张开双臂,让春风拂面。
夏天
夏天,太阳烤熟了大地,到处是热气腾腾。
鸟儿在觅食,知了在诉说,
稻苗在生长,农民在劳作。
夏天,泥石流冲毁了村庄,
房屋在倾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02 14:59:51)
前言 诗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一代又一代的古人和今人,都一如既往的读过来了,现在为什么却要改写呢?原因有三: 第一,绝大多数诗经没有统一韵律,不便阅读和记忆; 第二,诗经中有的诗篇幅太长,初学者事实上难以系统阅读; 第三,诗经的出现正值中国诗歌发展的初期,不免凌乱和无规。 问题是,如何对诗经进行规范整理呢?为此必须借助唐诗。唐律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