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坚峰

邹坚峰,男,1960生于江苏无锡,77级,1982年毕业于南京气象学院,同年在北京从事气象图书编辑,87年获南京大学理学硕士。95年移民至新西兰。现归信基督教。
博文
(2019-08-15 04:19:23)

我曾经收集许多烟盒,不是为了收藏,是拿去和别的孩子玩输赢。 输赢的玩法有多种,精彩纷呈,也不知是哪些天才发明家想出来的。我们把烟盒折成“棺材板”,“豆腐干”,伏在地上摔和拍,或折成纸标,向前投掷,常常弄得灰头土脸,两手皴裂。我们把烟盒叠成纸标,单手举起,挺胸往前冲出数步,在脚丫触线之前,身体前倾奋力一投,那身姿如同奥林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8-07 03:59:32)
老浦是国营江南轮船货运公司的驾驶员。老浦当驾驶员的时候,社会还处在这样一个年代,人们在大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国营的样字——国营幸福食品店、国营惠民烟酒批发站、国营向阳物资回收中心……老浦工作的地方正是这些“国营”之中的一个,属于极普通的单位。 老浦还有一张极为普通的中年男人的国字形方脸,脸色酱红,那是常年在水上飘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学时代,我参加过的最早的社会活动是上街维护交通秩序。大约在三年级或者是四年级的时候,学校里组织同学上街监管交通,监管的内容是行人要走人行道、骑自行车不准带人两项。凡在新开河小学毕业的我这一年级的同学都上过街,我们沿中山南路两边一字排开,半里地一个点,三五成群,手持铁皮喇叭,对着过往行人喊:毛主席教导我们,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4 03:57:04)
无锡城南有一所新开河小学,我从那里毕业。我在的时候小学不叫这个名,叫长征小学。从1968年入学到1973年毕业,我在那里读了五年书。四十年后的一天,我路过那里,想再进去看看,但被门房拦在外面,我看到,牌子已经换了,变成了一所中学的分校。从那时起我失去了母校。我曾看到过一本新开河小学的百年校庆画册,小学始建于上世纪初,比共和国历史还长,原名圣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过去的日子,街巷里常有各样的匠人游走。他们穿着破旧,口音浓重,肩挑手推谋生的行头,帮城里人家剃头磨刀爆米花,靠手艺活着,与街巷市井小民组成一个共生体,彼此依存,恰如城市的一组世象景观。匠人在你家弄堂里走过,发出一声吆喝,引起你的注意。那声音喊的是甚,没有人能听懂,有的只是一声长调,拖着怪怪的“噢”的尾音。每一种叫声都以特定的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7-10 04:24:12)
说是那几天,其实到底是几天我也真说不清了,或者是一个很长的时间?今天特地查了百度,吃我一惊,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号林彪出逃摔机的事,直到两年后党的十大会议上周总理才首次正式对外发布。事发之后,密不通告,任凭百姓传言猜测,待到文件逐级下达之前,已是人皆知之。那些年,这样的事经常发生,越是大事弄得越神秘,越不让百姓知道,比如九大的召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7-03 04:14:45)
李先生家有一块波斯地毯,是从东边的跑马场地摊上买来的。以往李先生和李太太去跑马场只是买菜,那次买完了菜还顺带着捎回一块波斯地毯。 地毯比桌面稍宽大一些,出土文物一般陈旧,铺在地上,中间波浪状曲起,边角磨损的地方,露出了里面的麻线纤维组织。 按理说,李先生是不会买这样一块地毯回来的,那一次他们去跑马场,拖着装满菜果的两轮拉杆回家,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7 03:49:37)
奇怪的梦之一我做梦被一匹狼追赶,如一头可怜的猎物在天地之间逃命。我逃到树林深处,又躲在水缸里,最后变成一条鱼沉在水底不动,狼卻总是能发现我。我的每一個奔逃计谋总在它的判断之内,它预先埋伏在我要出現的地方,等我入套。狼的智慧胜我一筹。醒来后我想,这是一匹什么狼呢,它從何而來又回哪里去?它是我梦造的嗎?梦中的“我”是自己,梦中的狼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9 04:03:03)
糖果纸。我收藏糖果纸是跟我小姨学的,小姨比我哥只大几岁,初中之后就读无锡师范,学校放假时常来我家。那时的小姨还是一少女,收藏不少糖果纸,夹在书里,一页一张,平平整整,温馨美丽。于是我的糖果纸也夹在书里,那本书叫王杰日记。待最后一页也夹满了,书变的鼓鼓涨涨,并飘散浓郁的果味芳香。小的时候,糖果是我们主要的零食,大人用糖果哄孩子,亲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2 04:36:45)
沙巷4号门里有一口井,在后院天井里。井口有一青石围栏,栏圈被井绳拉磨出一道道凹痕。井水深不见底,伸头望里能照见自己的脸。梅雨季节街面浸水,干旱时河床见底,然此井一如既往静静的,不涨也不枯。4号门的居民家家户户来这口井打水,在井边洗菜洗衣,冲刷墩布,平日里大家忙着上班,彼此不照面,井台于是成了邻里见面说事交流信息的中心。水井拉近了大家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