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生活的真谛,挖掘心灵的隐秘

以文会友,无论你在哪里,哪怕是天涯海角,也会成为知音
博文
(2018-08-19 06:58:40)
我的朋友丁长海具有理想主义色彩。他在离婚以后,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在美国,中国人委实不多,可也不是绝对没有,单身的女性也不少,可丁长海就是找不到合适的,条件好的他高攀不上,条件差的他又看不上眼。他是一个平常人,长相、收入和工作都平常,可到了爱情上,他却不想平常,想找一个条件好的人。 这天,他在国内一个交友网站上认识了一个女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8-08 08:27:39)
我和老魏相识的时候,我三十出头,他四十有五。在我的心里面,他已经是一个干爹老头了。他的相貌远看和近看不同:远看是一个干爹老头,而且是一个萎靡不整的干爹老头,好像刚刚倒了霉;近看是一个斯文的知识分子,一个谦谦君子,说话轻言细语,十分顾及对方的脸面。他的经历我十分惊讶,因为我所认识的人都是来读书的,有的读中学,有的读大学,有的读研究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2018-07-30 11:10:08)
去年回国,住在亲戚家里,亲戚养了一条狗,叫欢欢,我经常逗,带它出去遛。欢欢虽可爱,有时也会发怒,冷不丁咬人。这天我逗它,把它惹烦了,咬了我一口,出了一点血。亲戚们紧张起来,叫我赶紧去注射狂犬病疫苗。我虽学医,几十年过去,所学的东西都忘干净了。看着亲戚们紧张的神色,我在网上搜索,结果发现狂犬病确实吓人,患上必死,而且死前还会像狗一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25 08:48:55)
在我的一生中,一直有一个恐怖,那就是我的同事。还在国内的时候,这个恐怖就存在。那时我一看到工作没能力,或者是工作吊儿郎当的人吹牛拍马,或者给领导送礼,心里就恐怖,因为我知道这些人尽管非常令人讨厌,可却能得到领导的赏识和很多的好处:轻松的工作,提薪提职等等。他们有可能成为我的头,对我指手画脚。他们越是在上级面前唯唯诺诺,越是爱在下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苗长江和田自刚是发小,自三四岁就住在一个院子里,从小在一块玩耍,小学读的是同一个班,中学读的是同一个班,后来两人上了不同的大学,不过一直联系着。两人的关系是友谊第一,妒忌第二;心里既存着好感,又互相攀比。和别人谈到对方的时候,两人既想贬低对方,生怕人们高看了对方,可遇到对方的时候,心里又特别高兴,他乡遇故知一般。两人“生在新中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7-13 08:59:19)
世界上有很多名牌大学,哈弗大学、耶鲁大学、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都是久负盛名的名牌大学。可是,世界上再好的大学,也不敢保证每一个学生都能成才。这些大学确实人才济济,培养了很多世界一流的人物,可是,也培养了一些庸才,而且,毕业生还有因为犯罪而锒铛入狱的。哈弗大学如此,耶鲁大学如此,剑桥大学也如此。世界上没有一所尽善尽美的大学,培养的学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朋友是一个高科技人才,他很孝顺,在美国买了房子之后,把父母亲接到了美国,不久为他们办了绿卡,让他们成为了美国的永久居民。两老口有点挑剔,有时看儿媳不顺眼,婆媳之间就出现了点裂隙,便申请了老年公寓,还真申请到了,地点就在中央公园的旁边,从此也就在美国有了自己的“窝”,喜不自禁。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经朋友介绍,到长岛一个生产化妆品盒子的公司上班。公司并不生产化妆品,生产的是包装化妆品的盒子,主要是美国的化妆品。我们去检查这些包装盒是不是合格。说是到工厂去上班,其实我们的老板是一个中国人,他把这个工厂的检验活承包了下来,雇我们去干。工厂给他多少钱我们不知道,不过他开给我们的工资相当低。同事像走马灯似的,不停地在换。一次来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6-29 08:57:48)
我到纽约市福利局去为亲戚办事,有几个人在等待,办事员几乎都是黑人,大多为中年女性,身体或偏胖,或肥硕。还没轮到我,一个工作台的电话响了起来,旁边的中年黑人女性拿起电话,没说两句,就看着我问:“你能说中国话吗?”我说“能”。她叫我过去,然后把电话交给我,说道:“你问问她有什么事。”我接过电话说道:“你有什么事吗?&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