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2-11 00:23:06)

新西兰人不多,却很热心。 下午刚到基督城(Christchurch)。出去走走,傍晚7点钟街上几乎空无一人。这里已经是初夏,但天上还是愁云惨淡,冷雨凄凄。后来发现这里天气虽冷,人却很热心。 看到一辆古老的城市观光车,想去坐一坐,上车一看空无一人。 司机很认真负责,说如果我们明天早上来,买了票,可以用一天。现在买的票只能用一个多小时,因为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2-05 17:49:13)

在澳洲中部有一个地方叫悠路路(Uluru),那里有一块巨石叫阿亚石(AyersRock)。说是巨石,其实是一座山。整座山都是由铁红色的砂石构成,光光的,一草不长。 山下住着一个澳洲的原始民族,叫爱纳孤(Anangu)。据考证这个民族已经在这山下生活了近3万年。在白人进入澳洲以前这里一直是他们的故土。直到1967年他们都被白人任意驱赶宰杀,现在只剩2-3千人。 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5 16:51:59)

昨天住在澳洲爱里斯温泉(AliceSprings)的希尔顿酒店,尝了一盆世上稀有的香肉拼盘。盆里有用黑胡椒烤的袋鼠肉,烟熏的沙袋鼠肉,骆驼肉与棕榈树坚果做的香肠和鸸鹋肉做的汉堡包。 袋鼠肉吃起来介于鸡肉与牛肉之间,耐咬,比鹿肉更有津。沙袋鼠(Wallaby)或称小袋鼠,与袋鼠同种,只是个子小了点。烟熏沙袋鼠肉口感纯厚,肉质鲜嫩,略带酸微。骆驼肉与棕榈树坚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中国读书,从大学生到研究生,一个宿舍里住几个人,青一色,男的或女的,都是学校分好的。 到美国读书,学校不管住宿。留学生自己找房子住。多数都与人合住,称为室友。男的可以找男的,女的可以找女的,也可以男女同住。学校不会管,老师不会管,警察也不会管,更不会有人说你作风不正,乱搞男女关系。 有利有弊。也有人因此闹了大笑话。 我到的那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11-21 08:57:33)
我是医生,我相信我的绝大多数同道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去治病救人。 但是也有害群之马。 前不久,我去参加美国疼痛年会,遇到了阔别多年的老朋友大伟医生。我们以前曾经一起在波士顿的麻省总医院做Fellow。毕业后他一直在做学术,现在是美国某大学疼痛科主任,经常在世界各地开会讲学。 聊天时,他给我讲了这样一段故事。 他说前不久他去世界某地开会,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美国有没有好人,众说不一。 美国新闻自由,媒体又喜欢报导负面的东西。打开电视,天天都有杀人放火的消息。好像是世界末日,美国似乎没有一个好的地方,也没有一个好人。 读小学的时候,遇上文革。老师也说美国没有好人,那里暗无天日,人人唯利是图,帝国主义大厦摇摇欲坠。后来改革开放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有很多人想要去美国。 有一天我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第一天到美国,第一次上高速,就遇到了暴风雪...... 早上9点多我在克里夫兰机场降落。拿到行李,转过身就看见了老同学叶锋。他比我提前六个月来美国,在克里夫兰的一所大学做研究。他走后不久,我也联系到了克里夫兰郊区的一所大学读博士。在国内,我们同一所大学毕业,后来又一起留校工作。老朋友了,我来美国当然是他来接我。 异国他乡能见到老同学真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李小刚当年被学校开除,今天却成了局长。 在国内有人说,上大学的不如不上的,读研的不如不读研的,读完大学的不如被开除的。 很有道理。 前些天回国内参加同学会,遇到了阔别30多年的老同学,李小刚。这老兄当年在大学谈恋爱,搞得昏天黑地,女朋友受不了他的强烈进攻,最后跳江自杀。他因此被学校开除。 不可思议,30多年后,他却成了我市的一个局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10-26 14:34:30)
都说上海大妈会精打细算,会过日子。这次发现她们不仅自己会过日子,还会教别人怎么精打细算过小日子,管你听不听。 故事是这样的。 十月中旬,我带着一家八口去游长江,重庆。主要是带年近八十的岳母去玩,顺便拉上小姨子和小舅子两家。人多,热闹,开心。 从宜昌坐三峡游轮,网上打的广告是美国维多利亚号,全套美国式管理。我以为吃的一定像刚刚宣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在重庆玩了两天,感觉不错,很辛辣,够味。 重庆的火锅最地道,辣!麻辣,干辣,鲜辣,火辣。就像重庆的辣妹子,辣,辣,辣。再加上重庆人最爱吃的肥肠,毛肚,那味道就像是重庆的历史,让人吃了还想吃,读了还想读。 重庆的夜景也不错,可以与香港纽约媲美。江北岸,洪崖洞,朝天门都是游人忘返之地。可惜黑夜里游客们看不见美景之下长江上汹涌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