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种猪场曾经出过事故,是由于饲养员的疏忽大意,两头成年种公猪在猪舍外相遇了,这是养猪场绝对不可以出现情况,因为两头公猪互相撕打起来。必然会造成两败俱伤,造成残疾而失去种用价值。而且公猪的价格也都非常的昂贵。当时正碰上场长吕维州在种猪舍外边散步,当我看到两种猪相遇时,我立即就喊“快来人哪!帮我拿隔板来!”这时,场长笑了,他说一句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自从搬到了金岭寺之后,认识了几位火车站里的朋友,其中比较接触多的算是火车司机老郭了,老郭是个老司机了,老伴早年去逝,只有他带着自己的姑娘度日。老郭是热心肠人,对朋友是有求必应,因为他经常跑赤峰线儿,很多人都托他从赤峰往北票买猪肉、牛肉。快过年了,我找老郭给稍点猪肉,我买了“一角猪”大约50斤左右;时间不长,老郭打电话告诉我肉买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74年的春节后,黑城子公社发生了一件大事,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二月中旬,全国的教育工作会议在“朝农”召开,当时任国家教育部部长迟群、辽宁省委副书记的中央委员毛远新、辽宁省副省长中央委员刘胜田等人都赶到了“朝阳农学院”即“朝阳农大”。在会前的“准备会上”,“朝农”校长徐明首先汇报了关于此次会议的筹备情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后来县里又来了新的任务,上级号召要实现“一人一猪,一亩一猪”,由于黑城子公社在养猪方面基础比较差,受到了县里的多次批评,现在上边抓“菌肥”的劲头有点放松了,公社党委决定让我抓养猪,并且委任为公社养猪场的场长,说思想话我愿意搞我的本行,因为这是我的专业,是我真正的用武之地。公社猪场建在公社水库边上,距公社所在地有四、五里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菌肥确实是一项新生事物,是利用固氮微生物增加土壤的氮肥,从而达到增产的目的。当时推行的菌肥大体上有两种,一种是代号“5406”固体氮菌;另一种是代号“920”是赤霉素,属于刺激作物生长的刺激素,通过强化生长,促进作物产量提高。为了抓好这项新生事物,县里专门成立了二、三十人规模的研究所,称为“新生事物研究所”,为在全县推广此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参加斗批改工作就是到生产队蹲点,与群众一起搞大批判,抓阶级斗争,动员群众抓革命促生产,这是当时的中心任务。和我一起包队的还有两位,一位是海军转业的文化教官林树权,此人在文化大革命中与我相同,也受到了触及,他还是我们一派的头头呢!此人能说善写,对农村工作也比较熟悉,他长我6岁,可比我老练多了;再一位是原县政府工业局干部,外号“铁嘴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再过一个月就是春节了,春节是农民最重要的节日,为了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五七大军总部要求各连队要组织群众性的文艺活动,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要以连为单位安排有文艺特长的同志去组织知识青年、生产队的青年一起搞个文艺演出,要求节目自编自演,要有较强的思想性。连长找来了几个骨干开会,具体落实总部提出的任务。我是后参加会的,据说是在开会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三部:风雪“五七”路,启步从头越初冬,西伯利亚寒流提前袭来,给这座辽西的煤都—北票县县城带来了严冬的气息。呼啸的西北风夹杂着雪粒,这种雪粒当地人称它为“米身子”,是雪花凝聚而成,就像小米粒一样抽打在人们的脸上,如同针扎一样火辣辣的;举目远望一片苍茫。往日里这座山城的风光变得天昏地暗了,即或是在深冬这样的天气也是不多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大学四年的最后半年是实习课,6个月的时间要实习六门课的实习任务,全班共分6个组,我是第一组。第一组在学院的所属牧场实习一个月;聿喆分在第六组,第一轮去了沈阳市兽医站。第一实习组共有5人,分别在学院的猪场、鸡场、奶牛场、兽医院、马场和种马站轮流实习。每个实习点大约在25-28天左右。在学院实习的5个人有集中也有分散;我和张奎生同学第一实习点是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64年10月,我们已经是大四的学生了,学院传来了强烈的信息,文艺活动要讲政治,要突出政治思想教育,并且部署了要在“一二、九”学生运动纪念活动中,搞一次大型的文艺宣传活动。这次活动是由学院党委亲自抓,而且学院要大力支持这次政治性活动。根据院党委的部署,牧医系也认真地研究了以什么样的演出形式迎接、庆祝“一二、九”纪念日,最后决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