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箱子的故事

留学生,第一代移民的点点滴滴
博文

韦德是我刚刚来瑞典读书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普通话说得比我还溜的外国人。他是从美国来的博士后,是一个爱尔兰后裔。韦德有一个台湾的太太。我们成为朋友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中文说得好,而是因为我们都喜欢同一个歌星:卡伦·卡朋特(KarenAnneCarpenter,1950年3月2日-1983年2月4日). 说到卡伦·卡朋特,现在我正在听着她的歌曲,瞬间回到那个年代。。。晚饭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在瑞典认识了很多Peter,不过不是皇家级别的,所以我们只用皮特来翻译这个名字吧。我们公司最多的时候有30多个皮特。最好笑的一回是我出差前匆匆忙忙拿着新的一盒名片就出门,到日本给客户,看见客户犹犹豫豫的看看名片又看看我,”Peter....san,?皮特。。。君?“。。。我赶快再拿出一张名片看看,哎呀,公司人事处的小姑娘把我的名片和我们技术总监的名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国内有个电影叫《卡拉是条狗》,虽然没有看过,但是看到这个名字让我想起老同学,我的好朋友卡拉。 那时候我们的办公室和实验室在一栋小楼里,卡拉坐在我对面。是我刚刚来瑞典读书时候的的闺蜜。一栋小楼里只有我们2个女学生。都是外国来的,师从同一个教授。俗话说3个女人一台戏,遇到像我们这样爱说话的,每天叽叽喳喳,2个就足够了。楼里其他学生和老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1-24 18:28:49)

好不容易一家人聚一下吃餐饭,选的还是专门吃肉的餐厅。这家餐厅有他们自己的农场,就在斯德哥尔摩附近,这个专门的烤肉餐厅,肉都是大盘大盘的。大盘烤肉里面的香肠都是店家自己灌的,香猪烤肉,牛排也有几种,牛肉分别是挂了4周,9周,12周的。牛肉挂在温度湿度严格控制的环境中一段时间后,做出来的牛排入口即化。不过要让牛肉挂在柜子中差不多3个月(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芬兰来的尤加是和我一起去安装机器的战友。 尤加一看就是一个和善的人。个子不高,还不到一米七的样子。其实他有点儿像蒙古那边的人。敦敦实实的,圆圆的脑袋,脸上的轮廓被好多肉肉遮盖住了,一笑左右2个深深的酒窝(长在男孩子的脸上有点浪费了,哈哈)。尤加有一个胖胖的肚子。头发不多,现在已经是地方包围中央也就是头顶完全没有只有边上有一点儿的发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这里我写另外一个好朋友。他原来是LG系里的学生,是幼年时跟着他的爸爸妈妈在好多年前来瑞典的移民。也是因为两伊战争,瑞典收了不少那边的人。他是从黎巴嫩出来的,他的爸爸妈妈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带出来就逃到瑞典了。 这个好朋友叫法米。有卷卷的黑头发和大大的黑眼睛,挠腮胡子。个子不太高,只有一米七多一点,很壮。像所有中东地区来的人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那个时候还小,在国内看过一个电影叫《茜茜公主》(Sissi),是一个奥地利的爱情电影,由罗密·施奈德(RomySchneider)、卡尔海因茨-伯姆主演,这部影片讲述了活泼可爱的茜茜公主和奥地利弗朗茨皇帝两人一见钟情,并且不畏严苛的皇太后去追求真爱的故事。这个电影引进中国翻译上演是1988年,那个时候在国内欧洲影片放映得还不是那么多。所以这个1955年就拍摄的电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上次儿子一时兴起,周末回家来占领妈妈的厨房,说由他们兄妹来做晚饭,想学习做新的饭菜。。。 2个人在网上收出几个菜谱,列了单子出门把材料特别是佐料一一买齐,回家洗,切,伴,煮,炒,煎,再做蘸水,忙了好一阵子,厨房里一片狼藉。。不过精神可嘉,味道很不错。(儿女进厨房要鼓励!) 兄妹2个找的方子是用金枪鱼(也叫吞拿鱼)的罐头肉来做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8-01-19 16:54:37)

大家知道,斋饭就是庙里的饭。 我的故乡有一座高高的山,山上有一座香火鼎盛的庙。每天香客熙熙攘攘,很是热闹。大庙的围墙外面有一家非常有名的素菜馆。食客如云,每次去的时候,总是坐得满满当当的。素菜馆的“熊掌豆腐”,“叫化鸡”,还有新鲜豆花,加上那个让人唇齿留香的蘸水,好令人思念哦。那个蘸水是放在一个小小的粗陶土碗里端出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今天斯德哥尔摩一片白茫茫。2018年第一场大雪终于停留在地上。打着石膏的右手还是隐隐作痛。左手的一指禅慢慢的在键盘上戳。看着窗外冰雪覆盖的院子,突然一个念头浮上心头,觉得好奇怪。。。为什么我不再是一个潜水员。潜水这么这么多年,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我浮出水面。。。 是儿子帮助我注册了文学城和给我起了这个网上的名字。的确是我的孩子们让我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