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2-08章诒和他是不倦的风,始终呼啸着说邵燕祥©章诒和/文一九八〇年,右派身分获得彻底改正的艾青,把他恢复创作后的第一本诗集叫做《归来的歌》。归来!不止艾青归来,还有许许多多的诗人、作家归来。不止右派分子归来,胡风分子也归来,历史反革命也归来,现行反革命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Original2018-01-20枫叶君说起民国学术界,吴宓的名字是绕不过去的。他是著名文学评论家、西洋文学家,诗人,红学研究权威,中国比较文学研究的奠基人,一代国学大师,所著《外国文学史》、《文学与人生》、《吴宓日记》、《红楼梦之文学价值》等,具有很高的学术研究价值。吴宓是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许多大名鼎鼎的学者、作家,如钱钟书、季羡林、王力、曹禺、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触目惊心:夹边沟右派的千种死法2017-11-15大卫工作室1编注:夹边沟不是夹皮沟,夹皮沟在东北,在二人转和赵本山的小品里。夹边沟则在甘肃,少有人知,1958年前后有数千名右派被发往夹边沟农场劳动改造。两三年期间,大半数人仅剩一把骨头,埋在了农场外的荒野。作家杨显惠,1946年生于兰州,1965年上山下乡,1988年入天津作协专职写作。他跟踪采访夹边沟幸存右派多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三節雲貴保省委回京反文革 3-10“敢死縱隊”大戰雲貴 1966年9月初,我們工物系9位幹部子女,打著“清華大學紅衛兵南下敢死縱隊”的旗號,赴雲貴保衛其省委,因為哥們徐沙的父親(原二野幹部)建國初曾在那裡擔任省領導。 我們到達雲南後,立即與省委書記閻紅彥上將、昆明軍區司令秦基偉中將取得聯繫。雲南支持省委的群眾擬成立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三章 老紅衛兵頭頭的反思 ——清華文革风浪四年 (1966~1970年) 第一節反校黨委,保工作組 1966年5月16日的《中共中央通知》,宣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正式開始,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天然接班人——我們幹部子弟都興高采烈、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準備全身心投入這場興無滅資和防修反修的偉大戰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序:變?遠未成功,後?更需努?李銳閻淮的回憶錄放在案頭。我認識作者已經35個春秋了,不可謂不熟悉。?輩為打江??下汗?功勞,其??注定與?多數同齡?有不同的童年。如聽過真實的槍聲,有幼兒園阿姨的呵護,受?院?化的熏陶。“紅?代”的?份在出?時即被賦予,他們的前途已被黨安排好了。作者從幹部?弟?學經由幹部?弟雲集的北京101中,到清華?學機要系,沿著預定的軌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3白桦妙无言本文引自公众号:假装在民国因言获罪,因忠言获罪。在客观上,摧毁了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的诚信。1938年,日本侵略军的铁蹄正在从华北向中原袭来,八岁的我跟着父母客居在武汉。音乐家冼星海正在江上发动救亡歌咏运动,大江两岸人山人海,齐声高唱同一首歌《中国不会亡》。——我相信!秋天,故乡沦陷,父亲被日本侵略军活埋,这就宿命地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Original2018-01-11孙海帆1967年2月1日,离这年的除夕夜还有七天。凌晨3点左右,一辆救护车呼啸着驶入位于上海长宁区愚园路749弄的区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急匆匆地从车上抬下三副脏兮兮的担架送到急诊室,在冰冷的夜里,担架上的两女一男身体已经全都僵硬而且气息全无。死者身份很快被确认。头发塌在地下,面容清秀的女子叫顾圣婴,当时30岁,是中国著名的钢琴家,另外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位于广东汕头澄海区塔山风景区的文革博物馆,是中国唯一以反思文化大革命为主题的纪念场所,但如今,博物馆内所有的石刻资料,包括石碑、牌坊、遇难者碑文、历史展览等资料被水泥覆盖。广场上名曰“塔园魂”的巨大石碑,也被巨幅海报遮盖,所有涉及文革的元素几乎消失殆尽。博物馆创办人、前汕头副市长彭启安对媒体称,去年5月,他己将塔园交给塔山所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4 20:04:42)

中国艺术家祝福大家新年快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