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随意,随意人生
博文
(2017-11-16 15:40:13)


世说谐语之宝黛再续前缘
(八)风情万种 石三姨不是“十三姨”,她姓石,排行三,在成珏与成璧生活的那个小山村里可是远近闻名。她本身是镇上某一乡干部的女儿,从小就被父亲宠爱,天不怕地不怕,是十里八乡著名的一枝花。十八岁时,正是反叛的年龄,石三姨轰轰烈烈的爱了一场,后来跟着一个穿着喇叭裤、吹着飞机头的男人去了广州,据说她与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11-13 19:04:31)


第一家"爱之病"餐馆
在袜子君英明的领导下,枫叶国的土狼屯又开创了世界第一----第一家由活跃
期HIV病人全面服务的餐馆开张了。再次证明的枫叶国的伟大与开明。
人生何处不舞台?如果好莱坞愿为各国总理评演艺奖,枫叶国的袜子君,绝
对第一,这个奖项,我会投他一票。
编者无言,唯有借笔表达自己心情。为庆祝这个餐馆的开张,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11-10 17:11:43)

《捉妖记》2之歌《天地有灵》
第一次看《捉妖记》时,是为了让女儿们喜欢上中文,没想到影片真的是很滑稽搞谐,笑完以后,里面有很多很深刻的东西,只能意会不可以言传,天师与妖,亦正亦邪,人妖只在一念间,里面的小妖王胡巴是两个女儿的最爱。《捉妖记》1里片头曲《舞底线》由吴莫愁演唱,活泼有趣,节奏欢快;插曲《精灵奇缘》由田亮一家主唱温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为什么我写《我放手了,终于远离,不再回头》?
11月5日发文《我放手了,终于远离,不再回头》,成文在数月前,因故事惨痛(从心理方面说),一直考虑是否发文,后来想已发过前半部,怎么样写文章都得有始有终,所以发了。11月6日,读了BBS上论坛网友盛夏林荫路的贴《表姐的伤痛》感叹芸的遭遇不是一家所有,如果表姐爱上文学城,看到我的文章,应该学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世说谐语之宝黛再续前缘(七)

贾家双胞胎
贾家是中国南方偏远地区一户比较殷实的家庭,至少在贾成珏眼里他与弟弟成璧的童年还是很幸福的,日子还是很丰裕的。妈妈生了这一对双胞胎兄弟以后,在家族里的地位迅速提高.奶奶在祭祀过祖先后,根据贾家的家谱“成章顺理,家道昌隆”,给这对前后来到人世没有相差十分种的双胞胎兄弟起名为贾成珏和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母亲•姐妹(二)
我放手了,终于远离,不再回头 像飞蛾扑火一样追逐着过去,而过去从来就在坦诚地告诉你:那只是过去,不要追,快点转头,人生,它很短。 芸是一个传统的人,不太喜欢太现代的东西,她认为手机只是一个通讯的工具,若作其它的用途,目的就不太单纯了。她是圈子里最后一个注册微信的人,注册的那一天,芸收到了几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7-11-04 10:47:39)

中年大叔VS中年大妈
(妈妈在客厅里正轻快地擦着地板,爸爸噌噌的从楼上下来。)
爸爸:你们谁看到我的扳手了?
妈妈:幼儿园没学好,随手乱丢东西。自己找去,不知道!
爸爸:你这人怎么回事?问一句,答十句。想做家务事,就做家务事,不想做,放下也没人求你。不就擦个地板吗?得瑟个啥。
妈妈:你更年期吧?
爸爸:有吗?只有女人才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美国有川爷,枫叶国有袜子君
这两天文学城可真是热闹,川黑川粉稀粉们都很激动热情,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满血复活”。在秋色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白宫正式公布了总统的官方肖像照片(未贴)。川爷一脸灿烂的笑容,衣领上的美国国旗领章与背后的美国国旗相呼应,微张的嘴似乎在说:“让美国再次伟大!”
本人对政治一向不感冒,但发现有些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7-10-29 10:48:45)


有情有义
前几日朋友们在微信中试着翻译英文俗语,讨论如何以最简练的文字翻译英文作品,现记录如下:
英文原文:
1.Getmarriedbefore30.
whenyou'rereallyready.
2.Retirewith$5million.
loadsofmemories.
3.Becomeanentrepreneur.
influencer.
4.Fallinlovewithsomeonebeautiful.
innerbeauty.
5.MakemyparentsproudofhowmuchIearn.
howhappyIam.
6.M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10-28 17:34:48)

我最喜欢的草根音乐创作人
我最喜欢的草根音乐创作人是被称为音乐教父的著名音乐创作人李宗盛,从年少时第一次听他的《爱的代价》,到《寂寞难耐》、《阴天》、《领悟》到最近的《山丘》,每一个听者可以从歌中听到自己的寂寞,听到自己无奈的深情,听到心底里最真切的回响。每一首歌的歌词都在拨动你的心弦。
他非出身于科班,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