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8-12 12:27:00)
性感浪漫的窗户 我们那时住的平房很简陋,红砖和土坯共同堆砌成的那种,房子不是很高,简直就是其貌不扬,但是风吹不进,落雨不漏,倒也冬暖夏凉尽职尽责地庇护着我们。 夏天里,家家户户敞开窗子,听得见邻家锅碗瓢盆碰撞的声响,还有夫妻吵架和母亲骂孩子的吵闹。有一次隔壁家的妈妈骂她的小儿子是小王八羔子,那儿子就回嘴说:“妈,那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8-07 12:11:13)
韭菜盒子进行曲 我认识的人,无论男女老少,来自西洋、东洋和南洋,信仰基督、佛祖还是真主,没有不喜欢韭菜盒子的。 韭菜盒子的馅料大概每个家庭都有各自不同的内容,在我们家,这个配方大概是从姥姥那里得来的,虽然说不上是祖传秘方,但是吃过的人各个赞不绝口,意犹未尽地惦记着下一回。 即是韭菜盒子,韭菜必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辅料有鸡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8-06-05 13:04:09)
情绪管理-青柠爆米花切青柠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指,不知怎的,心里委屈起来。虽经百般解劝,就是不得要领,依然唠唠叨叨不依不饶,说的无非是你看见我切青柠为什么不来帮忙?人家说真没看见,又质问难道没有看见我在厨房?这样智商为负数的话在平常是不大说的,今天就小河流水哗啦啦地淌了出来,鬼晓得为了什么。娜娜跑来偎在我的身旁,瞪着大眼睛发呆,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6-01 12:54:46)
再说说爱情 我在2017年07月05日发表过一篇博客文章,叫做《说说爱情》,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2620/201707/4086.html。开篇就提到三毛说过:“爱情是禅,不能说,不能说,一说就错。”而三毛是我最爱的两位女作家之一,另外一个是萧红。可是爱归爱,我还是犯了三毛的禁忌,又要说说爱情。 之所以敢于冒着风险说爱情,是因为我和三毛不同,我是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8-05-30 12:34:58)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一大清早,王寡妇的儿子就死了,王寡妇是看水井的。王寡妇的丈夫两年前死的,她带着女儿和儿子过日子。看水井的收入不多,丈夫肺结核多年看病又欠了饥荒,所以她那当着连长老婆的大姑姐救济着她们。大姑姐不是省油的灯,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弟弟是被王寡妇克死的,要不是看在弟弟留下的两个孩子的份上,她恨不得王寡妇立马嘎嘣死了。说是这样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05-22 12:57:10)
我亲爱的东北---右舍 流水斑驳了光阴,岁月清晰着记忆,那些曾经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人们,那些在滚滚转动的时代车轮里摸爬滚打过的人们,有些成了这个是时代的弄潮儿,而更多的已经被时代的洪流冲刷殆尽。没有人想起他们,更没有人为他们树碑立传,只想用我这微不足道的文字,为他们在这个世界里留下一笔,作为他们曾经存在过的见证。 那个住在这一排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8-05-16 13:05:44)
这是我2004年写的一篇文章。因为最近有太多关于东北人的负面消息,我只想说,东北有很多有血有肉,可亲可爱的人。虽然从血统上讲,我不是真正的东北人,但是东北养育了我,我爱那片土地,爱那里的人们,尽管他们并不完美。我亲爱的东北---左邻早上,天飘着清雪,我躺在炕上,温暖,懒洋洋地看着窗外。窗外是我们家的院子,冬天了,空阔无聊。我看天,天空漠平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童年的温柔-鸡兔同笼乎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上算数课,学到四则运算法,老师总会拿出各种鸡兔同笼的题目来难为孩子们。题目是这样的:“鸡有两只脚,兔子有四只脚,一只笼子里有XX个头,XX只脚。笼子里有几只兔子,几只鸡?”尽管我现在木讷,年幼时却还聪慧,应对这样的问题比起我那个工农兵上讲台的老师还更加思路敏捷,所以常常被老师叫到前面在黑板上书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5-09 13:18:50)

非电子游戏 看见亲戚朋友家的小孩子,很多还不大会走路和说话,已经会用胖胖的小手在手机和平板上戳戳点点,甚至还会在屏幕上滑动手指来转换画面,一双可爱的眼睛紧紧地盯住屏幕,小脸蛋儿的表情或惊或喜,或双眉紧锁,或咬紧牙关,整个小人儿的情绪随之变幻莫测。此时如果有人想把手机从孩子的手里拿走,一场疾风暴雨式的痛哭就在所难免了。 再大一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8-04-28 12:59:06)
时光留声机 七十年的的中国,生活中没有太年多的车马喧嚣,朗朗乾坤之下多是自然的声响。春夏秋冬在大自然的声音里默默地交替,日月星辰、风雨雷电是他们的见证。春雷滚滚,夏雨沙沙,秋风瑟瑟,冬雪潇潇,这些声音来来去去,像男孩子们长高,女孩子们变美,被忽略了,已经不能真切地记得。而今还回荡在耳边的,是那些日复一日重叠在一起由电波传来的声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